社論/民進黨沒烏鴉,國民黨沒鳳凰

主筆室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我國民主化20年,政黨輪替3次,民主成就傲人。根據自由之家2019年排名,台灣在滿分100分中取得93分,列世界第25名,亞洲排名第2。但這些「民主成就」的背後,卻是愈來愈不受節制的行政權與萎縮的立法權,言論自由受到行政、司法權層層威脅,強大的國家宣傳機器讓社會充斥「厲害了,我的黨!」氛圍。

惡性競爭長年比爛

外表光鮮亮麗的民主,背後卻是不成熟的政治文化:不問是非,只問黨派立場與意識形態;只有遵從跟風,不思大是大非和捨我其誰的胸懷。民主的體制卻沒有相襯的民主文化,成為當前政治運作最大的困境。為何台灣無法建立就事論事、勇於承擔的政治文化呢?跟國、民兩大黨惡性競爭,陷入只比爛、不比好的循環有關。

要從國民黨追究起,作為百年老黨,在台灣一黨獨大40年,黨的威權與醬缸文化深植台灣,即使轉型為選舉政黨,舊文化、老習氣卻如DNA般纏繞不去。黨人習慣簇擁強人,聽從指示、服從領導,不習慣溝通思辨與承擔,一旦強人消失,就像繼承龐大遺產的富二代,只顧著爭吵分家產,不思承擔重責、擴大家業。當外部壓力出現,只死守縮水的財產求自保,看到利,搶破頭;見到責,只推卸,沒人懂得開天闢地,如今落得家徒四壁、人去樓空的淒涼景象。

國民黨的鳳凰涅槃,必須大破大立,改變過去威權的政黨文化,走上法治而非人治、合議制而非獨任制的運作。只有面對社會,正視綠基本盤已大於藍,不能企圖繼續吃已失效的兩岸牌、經濟牌老本苟延殘喘,更不能期待韓流式的奇蹟,要拋棄富二代心態,重塑國民黨政黨文化,透過議題連結與社會接軌,才能與民進黨爭天下。遺憾的是,國民黨這次黨主席改選,未見可登涅槃的鳳凰。

至於從街頭黨外打天下起家,從無到有的民進黨,沒有國民黨家大業大、醬缸僚氣的威權文化,白手起家闖出一片天,不可能當個乖乖牌,形塑出民進黨反權威、勇於承擔的政黨文化,遇到艱難的挑戰,更傾向當帶頭的承擔者,先拚再說。草莽之氣免不了衝突與鬥爭,但鬥歸鬥,卻有革命情感與共同目標相互連結,爭奪之際更懂得攜手下山打群架、搶地盤,不像國民黨自命清高,內鬥內行,外鬥怕髒了手。

小黨搶票取而代之

不過隨著民進黨壓倒性勝選,不但將繼續完全執政4年,甚至許多人認定長期執政的苗頭已經浮現,漸漸出現類似國民黨的威權文化,黨的意志高於個人的意志,不論是非,黨說了算。舉例來說,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硬推的《國土計畫法》修法,倘若通過,國土計畫的時程將可能無限期延宕,導致過去如農地工廠叢生的問題繼續放縱。

然而如今綠營,卻只有一位長年扮演烏鴉的林淑芬委員聲嘶力竭疾呼反對,蚍蜉撼樹。林在上一屆立委任期中,堅持個人良知,因而多次遭到民進黨團黨紀處分和罰款。失去「烏鴉」的民進黨不就和國民黨是一丘之貉嗎?

把時間拉長,民進黨一言堂的案例不勝枚舉,詹順貴深澳電廠環評事件、《勞基法》髮夾彎、鐵籠公投等,都是民進黨自打臉,放棄過去的立場與價值,聽黨的指揮,跟著黨走。更荒謬的是,民進黨以環保社會運動起家,如今環保署卻一再犧牲環境,屈就經濟部立場。踏過民主前輩淚痕與汗跡取得權力,前程似錦的民進黨政治領袖們,會跟著前輩們的路反權威,堅持獨立思辨、勇於承擔,還是會服從領導、成為黨的橡皮圖章呢?人類歷史跡痕斑斑,絕對權力造就絕對腐敗,民進黨必須守住過往自以為傲的政黨文化,不能走上威權服從的一言堂之路,否則只會落得國民黨般的下場,也將讓台灣的民主困境更加嚴重。

台灣的政黨政治,長年惡性鬥爭、相互比爛,一個政黨爛,反成為另一個政黨不求好的理由,兩個政黨互比誰比較不爛,沒人願意比好,傷害的將是台灣人民。2016和2020兩次選舉顯示小黨有一定的生存空間,時代力量可以搶綠票、台灣民眾黨可以搶藍票,未來藍綠格局或許不會改變,然而國、民兩黨再繼續比爛不比好,就可能會失去藍綠代表權。愛台灣,就要比好,不能比爛。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