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管中天不管綠媒?NCC雙標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針對中天電視台換照舉行聽證會後,中天展現誠意,主動向NCC提出5項改善內控機制的措施,應足以改善新聞品質。現在外界關切的是,NCC是否早已做出政治判決,中天再怎麼提改善措施,也抵擋不了被宰割的命運?

中天電視台提出改善措施,是針對聽證會有關強化內控機制的質疑,措施包括落實公司治理、避免外界干預新聞自主,增設2~4名具傳播、法學專業的董事,增設第3名編審、設立觀眾申訴委員會、強化落實倫理委員會決議機制、規畫1年50堂教育訓練課程。站在一個民營媒體的立場,這已經是努力向NCC表達改善內控機制的積極誠意,希望NCC能放下成見與定見,公平地審酌中天換照事項。

違反依法行政原則

中天換照案之所以引發矚目,也得到輿論學界的普遍聲援,是因為其中牽涉到了言論自由、人民資產權與經營自由,而這些是台灣民主的立足根本。NCC之所以引發爭議,是因為違反了公務員依法行政的原則,把監管頻道的權力無限擴大,對媒體做了過多且於法無據的干預,有如給自己的權力開了一張空白授權支票,對媒體任意且選擇性地指手畫腳。

首先,NCC過度干預了媒體的新聞內容。例如指責中天報導特定人物比例過高,請問這違反了哪一條法律?又有哪條法律授權NCC可以決定新聞內容、對象、比例?其他綠友友電視台對韓國瑜的對手偏愛有加,算算比例大哥別笑二哥,怎麼NCC就不當一回事?有哪條法律規定媒體要依什麼比例報導哪些新聞?又為什麼只盯著中天,卻放過其他綠媒?

沒有法律依據,沒有標準,沒有公平,在這種狀況下對中天做出的裁判,憑什麼令人信服?電視台新聞內容的選擇、觀點的呈現,像報紙的頭條或社論一樣,都是媒體應該享有的言論自由,只要不是做假,沒有違法,就不應受到公權力的干預。媒體可以有不同的政治傾向,觀眾則可以自由選台,這是言論空間的百花齊放,NCC無權管控民眾的選擇權。

其次,NCC過度干預了編輯台的運作,同樣也是於法無據,沒有明確標準,而且毫無公平性。主管機關的管理必須每一步都有法律依據,不能給自己空白授權管天管地,且管理須一體適用,不能有差別歧視。但如今NCC儼然成了電視台的太上皇,新聞怎麼編採、審核全部要管,要求中天設獨立審查人,但其條件、工作、功能都沒有清楚的設定,且只針對中天有此要求,一個主管機關可以如此刁難特定媒體嗎?法律授權在哪裡?

伸手干預媒體經營

NCC也過度干預了媒體的經營與人事,且和前兩項一樣的於法無據、沒有明確標準又不公平。電視台變更董監事需要NCC許可,審查的標準是什麼?TVBS的董事長審查了1年多還沒下文,讓這麼大的一家電視台1年沒有董事長,如果TVBS因此影響營運,是不是可以申請國賠了?TVBS是一家民營電視台,不是拿政府預算的公視,NCC強硬介入及阻撓其董監事的人事,根本是濫權。

坊間傳言綠營想安插董事到中天,果若如此,將是赤裸裸地把行政權插入民營媒體的經營,莫非是想重演民進黨政府對國民黨黨產和水利會的強取豪奪?這是一個自由經濟民主國家會出現的事嗎?民營公司的治理與財產權享有法律的保障,政治力卻借NCC的手控制、干預媒體,介入經營層人事,分明是擴權。

中天是民營媒體,對外要爭取收視率,對內也要向股東負責。中天的新聞內容,一方面符合經營者的基本理念,一方面也由編採審各環節同仁溝通合議,這中間會進行綿密的上下與橫向各層次的交換意見,其他媒體亦復如是,沒有把老闆關在門外不准聞問的。

黃國昌拿著幾張截圖指旺中媒體集團擁有者介入新聞,但要一個經營者完全不參與他要承擔盈虧並向股東負責的企業,未免與現實脫節,且其他媒體也同樣如此運作,綠媒大亨的「海派」甚至在民進黨內呼風喚雨,綠媒成為挺綠大聲公,黃國昌批評過嗎?

黃國昌挾怨報復是個人道德素養的問題,雖惡質但危害有限;而公權力為惡,成為了干預媒體的政治工具,這樣的惡不可縱容,否則台灣民主將淪為一潭政治惡鬥的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