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罷韓理由一條比一條荒謬

主筆室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政治史上,同一人要連續3年打全國矚目、競爭激烈的選戰,韓國瑜可能是第一人。2018年九合一大選,他掀起韓流輾壓對手15萬票當選高雄市長,接著2020總統大選輸給對手蔡英文265萬票,基地高雄都輸掉48萬票,緊接著就要面對綠營提出的罷免案,而且政治風向對他不利。

3個罷韓團體:「Wecare高雄」、「台灣基進」和「公民割草行動」共列舉五大罷韓理由,第一,不該帶職參選,建立責任政治原則;第二和第三點針對高雄市政;第四要避免境外勢力滲透;第五則是避免「韓式歧視言論」傷害台灣與高雄市的國際形象。這些理由並不充分,一旦成立將對台灣社會與高雄市政帶來負面影響。

首先,帶職參選並非罕見,韓的競爭對手陳其邁就以現職立委身分參選高雄市長,還因而被批評荒廢立委職務,民間團體「公民廟口」2018年列舉「立委選縣市長翹班排行榜」,前4名都是民進黨,陳其邁名列其中,2020立委選舉,綠營議員帶職參選更不在少數。倘若帶職參選足以構成罷免理由,台灣可能會陷入罷免與補選的惡性循環中。

韓國瑜就任不久便投入另一場選舉,確實少見,但帶職參選合理性的判斷基準,不應放在第一任或第二任?若否定韓國瑜參選2020的正當性,就等同鼓勵第二任吃碗內看碗外。如果帶職參選真的破壞責任政治,罷韓團體該做的不是罷韓,而是向立法院民進黨團請願,要求修正《選罷法》,禁止帶職參選,否則就只是拿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人設事,掩蓋意識形態與政治目的。

罷韓團體聲稱沒有政黨色彩,但發起人尹立曾在陳菊時代任文化局長,2018高雄市長選舉時鮮明反韓,韓剛當選高雄市長尚未就職,就開始密集、嚴詞批評韓國瑜。罷韓行動募集款項與物資,與前綠委余宛如創辦的生態綠咖啡有關,罷韓連署贈送的口罩也來自綠委趙天麟。民進黨中央表面置身事外,宣稱尊重高雄市民的選擇,實質是綠營幕後策動無誤。

其次,所謂市政因素也並不充分。事實上,罷韓話題首次出現在2019年2月;4月綠委劉世芳在立院質詢首次提到罷韓議題;罷韓行動是在6月左右發起,無論何者都是韓上任不久的事。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認定韓未履行政見、搞砸高雄市政,如此嚴苛的標準舉世罕見。要知道,2019年的預算還是陳菊市府所編,韓市府真正編列預算履行政見,是從今年開始,是否履行政見應從今年開始論斷。

許多罷韓支持者所言的高雄市政問題,從時點來看,其實都是陳菊所留。諷刺的是,蔡總統在選舉時不斷提及,馬政府遺留的「爛攤子」,她一個任期不足以解決,需要兩個任期才夠。罷韓支持者卻以韓6個月內沒有解決民進黨20年留下的弊病為理由,要求罷免他,如此雙重標準令人無言。

第三,以防範境外滲透、捍衛國家主權為由罷免地方首長,更是荒謬。韓國瑜在選戰中多次表達捍衛中華民國、反對「一國兩制」的決心,與大陸官員見面,所談都是經貿往來議題,並未逾越《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蔡政府已完成國安五法和《反滲透法》立法程序,若有損害國家主權之處,受到的懲罰絕非政治上的罷免,而是法律上的制裁,相信他不至於愚蠢到故意踏上法網。

至於歧視言論傷害台灣形象,用在評論綠委蔡易餘歧視陸配的言論,只是剛好而已,但至今未見蔡易餘道歉,更未見任何罷免行動,又是雙重標準。

罷韓行動正當性不足,更像是政治追殺,為反而反。當罷免成為政治操作,罷韓就只會讓台灣陷入政治紛擾,激化政黨惡鬥。如今的台灣已承受不起這樣的後果。

2020大選結束時,勝選的蔡英文和敗選的韓國瑜不約而同呼籲團結,選後面對不確定的國際與兩岸風險,台灣的生存發展與壯大,才是眼前最重要的問題。作為國家元首,蔡總統若願意呼籲朝野和解,自能收到風行草偃之功,有助國家團結。

至於韓國瑜,如果要避免罷免成功,就必須加倍努力拚市政,履行2018年對高雄市民的承諾,為高雄人民帶來安穩的生活,絕不要涉入政治爭議,尤其不可以和國民黨主席選舉沾上絲毫關係。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