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蘇貞昌錯了 紓困不能雨露均霑

主筆室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為避免群聚感染,大陸超過80個城市實施封城或半封城、封閉式管理,不但對消費市場造成打擊,工廠因工人未能順利回到工作崗位,經濟活動受到雙重打擊。特別是全球矚目的指標工廠,如蘋果的主要代工廠富士康,未能通過地方政府核准復工,外界憂心蘋果供應鍵「斷鏈」。疫情的經濟衝擊波向外加速擴散,台灣也受到牽連。

根據經濟部調查,消費、旅遊、電子零組件、工具機、汽車零組件等產業是重災區,行政院針對受災產業及農產品出口,提出600億元紓困特別預算,但在不確定疫情威脅下,政府補助究竟能產生多大效益,並不會有確切的答案,企業和個人恐怕還是得自己擬妥承受「衝擊波」的準備。

新冠肺炎對大陸經濟的衝擊將超過SARS,因封閉式管理,民間消費全面萎縮,大都會街頭、賣場、觀光點全部冷清清,內需消費產業受到重創,單零售、餐飲在春節7天中的損失,估計超過2兆台幣。復工的延後又把衝擊波導向製造業。疫情未來發展不明,現在仍難確定對經濟的影響,但市場預估,少則讓經濟成長率減少1個百分點,多則到3個百分點。

外界以17年前大陸SARS疫情造成GDP降低1個百分點,作為推估新冠疫情影響的基準,但17年前大陸經濟規模僅占全球比重5%左右,現在高達16%,而且大陸產業已深度融入全球供應鏈,與世界各國互動密切,新冠肺炎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也會更深、更強。日本最新估計,有6成企業會受影響,最嚴重時經濟成長率會減損1個百分點,日本都如此,台灣當然更嚴重。

新冠肺炎台灣經濟的重災區,主要是航空、旅館、旅行社、遊覽車等交通運輸業者,及餐飲、百貨、夜市等圍繞觀光產業建立起來的產業鏈。台灣每年赴大陸旅遊的觀光客超過400萬人,大陸來台觀光人數則有100多萬,新冠肺炎形同完全斬斷兩岸觀光往來,相關產業的淒慘可想而知。甚至國人在島內的觀光,同樣也大幅減少,不少民眾採「非必要不到人多公共場所」的自保策略,不僅旅館住房率剩3成,餐飲業營收也大幅滑落,觀光業損失預估在千億元以上。

即使表面未受衝擊的製造業,同樣也要承受代價。從整體面看,大陸市場占台灣出口的4成,大陸經濟成長率每減少1個百分點,台灣經濟成長也要掉0.29個百分點;從產業面看,陸媒指首季大陸手機銷量跌5成,台灣是重要的代工與零組件供應商,這些企業都會受衝擊;至於未來萬一出現「斷鏈」,或如蘋果這類主要品牌出貨不順,台灣產業都會進一步受創。

因此,今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因新冠肺炎下修的機率極高,若干重災區產業的蕭條景象已經出現,行政院會周四通過的600億元紓困振興措施,內容包羅萬象,包括紓困、協助業者融資周轉,還有部分用來提升觀光品質、推動優質觀光計畫,堪稱面面俱到,但換句話說就是沒有重點,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政府是否該對產業紓困,社會一直有不同的看法;支持者認為政府有責任協助產業與業者度過難關,否則企業倒閉、失業增加,必然引發社會問題;反對者則認為市場經濟原本就必須淘汰經營績效差者,每次的不景氣或難關,都是考驗、也是經濟體系「汰弱留強」的機會。

產業遇難,從政治上來看,政府不能「毫無作為」,提出紓困方案、振興計畫有其必要;但要審慎為之,可以協助企業度難關,例如低利融資、協調展延貸款等,但絕不能淪為拿納稅人的錢去補企業虧損的洞;即使是融資,也應該有銀行對信用與風險作把關。

此外,紓困對象應該聚焦主要受創又嚴重的產業,不該漫無邊際的擴大解釋,例如把一堆零售、餐飲納入是否合宜,值得討論,蘇揆那句「雨露均霑」的思維並不正確。

尤其觀光產業,政府應更著力在提升旅遊觀光品質上;疫情總會結束,觀光業終究會迎來復甦,如果在此之前多投資在觀光品質的提升上,更有助於產業長期的發展。蔡政府上台之後,一而再、再而三提出各種紓困、補貼政策,卻無法挽救產業的下滑趨勢,可見紓困、補貼只能救急,提升產業體質才是救窮,才是政府該做的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