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防疫險壽險業不想賠 投降輸一半合理嗎?

隨著本土疫情近期升溫,現如今單日確診數屢創新高,也導致多家產壽險業者,陸續停售相關保單,讓防疫保單產生不少爭議,產險業面臨極大的財務壓力,據報載,產險公會內部討論,若居家照護「無症狀或輕症未用藥者」,防疫險的住院日額不用給付,馬上引起投保民眾不滿;但這項政策卻隨即被金管會打臉,金管會主委黃天牧近日提醒保險業,財務赤字可以改善,但信任赤字難以彌補,請保險業以建立長期信賴關係為出發點,採數位健康證明代替診斷書,目前國內有五家產險業者,已同意數位健康證明作為診斷證明書的替代文件。

過去,金融銀行業者才被人詬病景氣差時,收傘緊縮放款,想不到連台灣人最愛買的保單,都可以這麼做,而近兩年因害怕疫情若再擴散,民眾為轉嫁風險,具隔離保障的防疫保單最受歡迎,也讓去年一間產險公司推出「花五百元賠十萬元」的防疫保單最熱銷,只要收到隔離通知書就理賠十萬,但隨著台灣疫情升溫,確診、隔離人數逐步增加,保單加計佣獎金、業務員管道銷售與人事等附加費用,儘管當初賣出四百萬張天量,但這間公司最終仍以虧損收場。

事實上,國內產險業出現賠錢保單相當罕見,因為都經公司內部精算過,但如今我國防疫政策,既然是走向與病毒共存的模式,防疫保單所累積的風險容納量,似乎已超乎原先預期,使各家公司只能趕緊停賣,否則單是一個疫情,恐對公司財務壓力造成龐大虧損的負擔;但身為產業業者,要推出這樣的商品,就必須要有完整的精算,才能推出。

以過去英國健康或旅遊險加保病毒防疫險為例,早在二○二○年推出就假設民眾可能故意讓自己染疫,而要求理賠的可能性,從而限制理賠對象只限於中重症住院患者,或因自身健康因素無法接種而染病者,這裡也可看出保險業者的投機想法,讓發放許可讓業者販賣這種將近是賭局保單的經管政府應也難辭其咎

而保險本意,是將個人或企業無法承受的經濟風險轉移,以降低破產的可能性,並非在災禍或不幸中獲取不義之財,更何況是全球死亡已超過數百萬的百年難得一見大流行病,冀望此次讓產險業者,及金管會保險局都能從中獲得寶貴的教訓,政府除應擔負起審查保險業者的責任,別讓一般消費者的權益受損,也絕不能讓防疫保險保單,變成產業公司「投降輸一半」的爛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