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RCEP敲響高雄二次革命前奏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簽署,東亞地區包括大陸、東協及美國盟友日本、澳洲、紐西蘭等國都加入簽署,台灣與北韓成為東亞唯二被排除的國家,民進黨政府極力淡化其衝擊,企圖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話術和無關緊要的利多掩飾,卻無法改變台灣淪為亞太「經貿孤兒」的命運。

未能加入RCEP對資通訊產業並無影響,但對標準化程度較高、加值程度較低的傳統製造業,如鋼鐵、石化、紡織、機械等,將造成重大衝擊;這些傳產原已深受「東協+1」(指中國、日本、南韓、紐、澳等國)自貿協定在2010年前後生效的衝擊,或將生產線外移,或停滯萎縮,導致近年出口占比大減,今後在RCEP更大的衝擊之下,必將擴大外移或乾脆關門,而服務產業(如金融、電商、專業服務)也將因這15國不對台灣開放市場,而失去國際競爭力。傳統製造業與服務業提供的就業機會遠高於高科技製造業,展望未來,低薪困境與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將更加惡化。

民進黨施政無能的樣板

台灣未來還能發展的,大概只剩資通訊和電子零件業。表面上股市因熱錢不斷湧入而頻創新高、平均薪資也有微幅上漲,但都集中在高科技業,傳產和服務業薪資停滯、提供就業機會減少,所得分配更加惡化。面對這些可怕的事實,蔡政府似乎不想看,更不想面對,認為只要有1450網軍大內宣和足夠的利多釋放,就能夠延續政權,民眾切身相關的經濟問題不重要,「勞工是心中最軟的一塊」也只是選舉語言,騙取選票的工具。

蔡政府財經部門的顢頇不亞於扁政府,經濟部長王美花說:「若要接受『九二共識、一國兩制」才能加入RCEP,國人可以接受嗎?」馬政府沒有接受一國兩制,大陸卻願意和台灣簽署ECFA,也默許台灣和新加坡、紐西蘭簽署自貿協定,顯已默認馬政府的「一中各表」主張。蔡政府在意識形態作祟下,不接受「由中國走向世界」,堅持要「從世界走向中國」,迄今卻一事無成。進不了RCEP就當它不存在,連影響評估也不做;如今還以不能接受「一國兩制」為藉口混淆視聽,只能說是執政無能、甩鍋第一。

台南產業轉型有成,南科正蓬勃發展,應不受未加入RCEP的衝擊,受害最深的應是鋼鐵、金屬、石化業聚集的高雄市,早已受低薪、「北漂」之苦,未來將更辛苦。蔡政府應該還沒有忘記,韓國瑜前年底在高雄市長選舉一役,之所以能夠翻天覆地創造政治奇蹟,就是因為他喊出的「高雄又老又窮」,必須「貨出去、人進來」才能解決高雄困境的訴求,打動了高雄人的心。

如今RCEP成形,將嚴重衝擊高雄市的基石產業,造成企業外移或發展停滯,很快就會和美國五大湖周邊那些工業衰退、城市沒落、就業困難的「鐵鏽帶」一樣,蛻變成台灣的「鐵鏽區」。這不僅將成為罷韓的諷刺,也將成為民進黨施政無能的樣板,以及蔡政府心中最大的痛。潛伏的「韓流」將順勢再起,「光復高雄」可能成為高雄「二次革命」的前奏。

台灣成亞細亞經貿孤兒

既然政府無能解套,我們願意提供幾帖解方。上策是以兩岸和解尋求陸方助我加入RCEP,這只需接受「一中各表」或「兩岸一家親」,無需一國兩制,台灣仍可維持自由民主。若囿於意識形態無法接受,第二個建議是:全力爭取加入CPTPP,並和菲律賓、越南、印度、歐盟、美國等較不受北京影響的國家簽署自貿協定,擴大台灣的貿易免稅圈來舒緩衝擊。而若還是無能突破,那麼也可以大幅吸引境外優秀人才來台,協助我進行創新研發,克服出口競爭的劣勢。例如,將「台灣獎學金」名額增加數倍,挑選外國大學菁英來台接受博碩士培育,學成後留台服務數年,並將名額集中在人口眾多、容易取才的南亞和菲律賓、越南。

台灣已經成為亞細亞經貿孤兒,不容繼續打混糊弄,「有政府」,就「請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