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悍將 為家變溫和了 盧思岳把土地當稿紙 為社造寫詩

(執筆:張翠芬)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執筆:張翠芬)】

在不同階段,盧思岳有不同身分,從文藝青年、詩人、中學教師,到「投筆從戎」成為社運工作者,甚至一度被列入「社運流氓」黑名單;也當過記者、立委辦公室主任,十幾年前轉入社造領域。

充滿正義感的他,在擔任中學教師第一年,就因反對校方強迫畢業生捐款而被解聘,比學生更早「畢業」。到第二所學校任教時,他投入鹿港反杜邦運動,毅然辭去教職成為專業的社運工作者。

社運經常是一場又一場的硬戰,最慘烈的一次是一九八八年農曆春節前,他因組織豐原客運罷工,被鎮暴警察抓去毒打一頓,拘禁一日才釋放,還被判刑六個月,成為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時要抓的「社運流氓」之一。之後他進入報社擔任記者,發現自己竟然和鄭村棋等人成為列管的「工運流氓」。

恆春、鹽寮反核、新竹遠化罷工、台北三一六農運抗爭、台中港搬運工罷工…等現場,都可以看到盧思岳的身影。社運挑戰體制、面對太多衝突,讓他覺得累了、倦了。他認為,要改變台灣還有別的做法,社區營造從日常生活出發,成效雖慢但累積長遠;對地方相對溫和而有建設性,可吸引更多人參與。

盧思岳始終是個無殼蝸牛,直到四十歲生了女兒,他要給女兒一個「家」的感覺。盧思岳說,他從小在城市生長,特別羨慕鄉村的孩子,不想繼續關在都市的鳥籠,在石岡買了人生第一間厝,落地生根打造了生命中第一個家,還為女兒盧葦取了一個在地化的客家小名「寶妹」。太太和女兒現在都是地方動物保護團體的志工。

現在的盧思岳沒寫詩了,但有人形容他「把土地當稿紙,為社造寫詩」。在紀錄片《家-石岡的故事》中,他陪著當時五歲的女兒散步到大甲溪畔看蘆葦,問女兒「妳家在哪?」女兒回答「在石岡啊!」他不禁露出會心的微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