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爺開炮1〉蘇芮拿金曲特別貢獻獎 劉福助:笑掉大牙【壹點就報】


(設計圖片:攝影劉鴻昌、本刊資料室)

77歲的劉福助上月在金曲獎頒獎典禮上,以「嘻哈祖師爺」身分被介紹出場,和麻吉弟弟、葛仲珊等年輕歌手共同演出一段「台灣早就有嘻哈」,成為典禮高潮。他演唱時,台下連天后張惠妹都要「跪拜」;但典禮結束一個月,老友為他抱不平:「他才應該拿終身成就獎。」話傳到他耳裡,劉福助客氣說:「某啦!我還要繼續唱。」但話鋒一轉,他對蘇芮和前兩年獲特別貢獻獎的黃鶯鶯似乎很有意見:「一個歌手兩、三首歌就拿終身成就獎,笑死人了。」認為她們已經許久不再表演:「這樣拿獎,你覺得好嗎?」

劉福助寫過200多首歌,〈十一哥仔〉、〈安童哥買菜〉、〈祖母的話〉,整理老歌謠〈師公調〉等,老一輩台灣人耳熟能詳,好友說:「他唱了60年耶!金曲獎評審是『漆迷』(台語:瞎掉)嗎?國寶就在眼前卻不頒獎給他?」

對於今年獲得特別貢獻獎的蘇芮,他眉頭一皺說:「你覺得這樣好嗎?我覺得成就獎是要被公認,才適合。」他認為蘇芮只唱紅〈一樣的月光〉、〈酒干倘賣無〉、〈親愛的小孩〉,「一個歌手三兩首歌就拿終身成就獎,笑死人!二、三十年就沒有再出片,也沒有表演,會被笑掉大牙。」

 


劉福助講起金曲「終身成就獎」頭頭是道,但其實該獎項名為「特別貢獻獎」。

但劉福助可能忽略了,蘇芮是第一個將靈魂樂帶入華語樂壇的歌手,她的〈是否〉、〈跟著感覺走〉、〈牽手〉都很紅,張惠妹、那英都視她為偶像,還曾以《花若離枝》獲金曲台語歌后。近年雖半退休,但偶爾仍會接商演,不少人都盼她舉辦個唱。

劉福助又說:「還有一個黃鶯鶯,嫁到國外30年,只有一首〈哭砂〉也拿,她這麼多年沒唱,幾十年沒看到人。我聽到她拿獎,我就搖頭,怎麼會這樣?」但他可能也不知道,黃鶯鶯曾被封為「唱片女王」,她1980年的專輯張張大賣,紅遍港台星馬,3年前還在台北小巨蛋開唱。祖師爺劉福助的評論,不免偏頗。

他發表己見:「終身成就獎是很嚴肅、很專業的,你產量要多,多年來都在圈子裡吃很多苦。要隨環境變化創作音樂,是很寂寞的,有人沒錢錄不了音,錄了也不賺錢,很清苦,這才是應該被鼓勵。所以評審到底是甚麼標準?他們根本不認識老一輩的。你不懂啊,夠甚麼資格來當評委?笑掉大牙!我不是說誰,我是希望給獎是最完美的,最沒有爭議的。」

 


蘇芮(左)在歌壇地位超凡,天后阿妹也視她為偶像。

他認為,要給獎,就要給現在還在線上努力的,「像費玉清,如果江蕙沒封麥,也有資格拿,你看她奮鬥多久,從小唱到幾歲,磨練了多少年,應該是這些人拿獎才最沒有爭議。」但其實,她已在2015年領到金曲特別貢獻獎。

劉福助說:「其實我們都是藝人,我也不是要批評什麼,但終身成就非同小可,不是隨便就可以給的,現在90歲的還在打拚的大有人在,比如寫〈藍色的夢〉的曾仲影,他還改編過楊麗花的歌仔戲,他把老音樂做了改編、變奏,像許效舜《鐵獅玉玲瓏》都用他做的音樂。怎麼會給只有兩首歌的人?」

總歸「嘻哈祖師爺」的見解,終身成就獎應以「演唱類」、「創作類」來劃分,兩者的標準都是「是否在線上」,他說:「我這幾年零作品,但快要出新專輯了,我三金(金曲、金鐘、金鼎)都拿過,講到終身成就,我不評論自己,我起碼有一兩百首歌,而且沒停過。拿獎的事我不好說啦!只要舞台還在,我就會繼續唱。」(撰文:李筱雯  攝影:劉鴻昌)

黃鶯鶯2年前獲得金曲特別貢獻獎殊榮。

看更多壹週刊報導

●〈祖師爺開炮2〉種蘭花賠幾千萬 劉福助喊話求助江蕙

●〈祖師爺開炮3〉小劉憶小鄧 鄧麗君很會講葷笑話

黃鶯鶯(左)和蘇芮都是唱西洋歌曲起家,在華語樂壇走紅成為天后。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