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通趙姬 呂不韋政治考量

文/王立群
旺報

呂不韋當然擔心這種不正常關係被日益長大成人的嬴政所知,無論如何,嬴政是沒有辦法接受仲父與母親的苟且之事的,二人的姦情一旦暴露在嬴政面前,對呂不韋來說將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可是,趙姬還是一如既往,死死纏住呂不韋。於是,呂不韋開始絞盡腦汁,尋找脫身之計。

千百年來,對秦始皇的生父是誰爭論不休的原由,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秦始皇的母親趙姬引發的。趙姬本是邯鄲城內的一個娼女,原為富商呂不韋的愛妾,後被呂不韋做為禮品,拱手轉送給秦國公子異人。

這個看似不能掌握自己命運的弱女子趙姬,也正是因為嫁給了異人,日後才成為秦國的王后,更因為生下趙政,從而成為影響中國歷史進程的女人。然而,這個成為一國之后的女人,歷史上對她的評價並不高,她給後世留下的是生性淫蕩、縱容男寵專權、誤國誤民的壞女人形象。那麼,歷史上的趙姬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呢?趙姬做為一個連接呂不韋、異人、秦始皇的關鍵人物,她對秦國統一六國又有著怎樣的影響呢?

太后和相國綁在一起

秦昭襄王五十年(西元前二五七年),秦國大軍猛攻趙國都城邯鄲,企圖一舉攻下趙都,滅掉趙國,趙國軍民展開了悲壯慘烈的都城保衛戰。趙國最高當局面對秦軍的亡趙之舉,斷然決定殺掉秦國質子異人。呂不韋得知這一消息後,用六百金的重金收買了趙國官員,帶著異人逃出了秦軍重重包圍中的邯鄲。但是,異人的夫人趙姬卻沒能帶著兒子趙政隨同丈夫異人、呂不韋一同逃走。因此,在異人逃離趙國之後,趙國當局全力追捕趙姬、趙政;趙姬帶著趙政東躲西藏,過著顛沛流離、心驚膽顫的日子。

秦昭襄王五十六年,秦國歷史上在位五十六年的秦昭襄王終於謝世,太子安國君即位為秦王,他就是秦孝文王。安國君即位之後,立子楚為太子。

子楚當太子的消息傳到趙國後,趙國不敢再追殺趙姬、趙政,因為趙姬是子楚的夫人,將來極有可能是秦國的王后,趙政則是子楚的嫡子,將來極有可能繼承王位。於是,趙國主動找到趙姬和趙政,非常禮遇地將他們娘倆送回秦國。

趙姬結束了在趙國噩夢般的生活,回到了丈夫子楚的身邊,兒子嬴政也結束了在趙國九年的童年時代。

但是,秦孝文王的健康狀況太差,正式即位僅僅三天就去世了,子楚剛當上太子,還沒等他嘗嘗當太子的滋味,父親竟然就一病不起。

他怎麼都沒想到自己能夠如此迅速地由太子成為秦王(莊襄王),趙姬也一躍成為王后,兒子嬴政自然而然地被立為太子。

趙姬色藝俱全,先嫁呂不韋,因為巧遇異人,被異人看中,被呂不韋當做禮品轉送異人。做為秦國質子的夫人,她擔驚受怕,東躲西藏,現在總算苦盡甘來,當上了秦國王后。但是,幸福總是那麼短暫。

秦昭襄王三年(西元前二四七年),在位剛剛三年的秦莊襄王,拋下如花似玉的夫人趙姬溘然離世,追隨僅當了三天正式秦王的父親去了。

正當盛年的趙姬一下子變成了未亡人。雖然十三歲的兒子嬴政當上了秦王,自己成了王太后,但是,這位少婦、王太后的日常生活卻失去了往日的活力,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孤孤單單。

恰在此時,一個男人的身影進入了趙姬的視野。

他是誰呢?秦國丞相呂不韋。

子楚靠著呂不韋的成功運作當上了秦國國君,即位的秦莊襄王也毫不遲疑地兌現了「必如君策,請得分秦國與君共之」的諾言,任命呂不韋為丞相,封文信侯。呂不韋由商人成功地轉型成為政治家。

秦莊襄王下世之後,呂不韋又成就了第二位秦王嬴政。

對於嬴政來說,儘管他的生命不是呂不韋所給,但是,呂不韋對他來說卻是一盞高堂紅燭,點亮了他的生命,照亮了他的前程,造就了他千古一帝的歷史地位。沒有呂不韋獻趙姬予子楚,就沒有嬴政的生命,也就沒有嬴政的一切。

所以,嬴政登基之後,尊呂不韋為相國,稱「仲父」,即次於父親的父輩。秦朝官制,丞相可設兩人,但是,相國只能設一人,地位明顯高於丞相。嬴政之所以將呂不韋改丞相為相國,主要是因為他即位時剛滿十三歲,無法親掌朝政,秦國的內政、外交全靠呂不韋打理。

而對於趙姬來說,呂不韋則是一個可以滿足她生理需求的男人。

秦莊襄王去世之後,趙姬一人寡居。雖然她此時已經是秦國的王太后,但是,她是一位不甘寂寞的女人,王太后的身分並不能禁錮她的心靈和肉體。

呂不韋此時是相國,又是趙姬昔日的丈夫,因此,在秦莊襄王去世之後,她開始與呂不韋頻頻約會、私通。

呂不韋此時身為相國,正值一生的權力巔峰。當年呂不韋僅僅有錢之時,即已有了像趙姬這樣的年輕才藝美女,如今的呂不韋既有錢、又有權,身邊自然不缺沉魚落雁、環肥燕瘦的各式美女,為什麼他還要冒險與王太后趙姬私通呢?

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不願得罪這位王太后。嬴政此時已是十三歲的孩子了,趙姬再年輕,恐怕也已經是三十多歲的女人了。呂不韋身邊既然不乏比趙姬年輕十幾歲的花樣少女,還與趙姬私通,主要原因在於政治考量。

男人是所謂的「政治動物」,呂不韋棄商從政,官至相國,現在走任何一步棋都帶有政治的戰略眼光,已非昔日邯鄲的簡單商人了。

與呂不韋身邊的花樣少女相比,趙姬雖然已經不再年輕,但她是王太后。

呂不韋儘管是相國、仲父,總攬朝政,但終歸是臣。君臣相比,孰重孰輕,毋庸多言。他有今天的地位來之不易,如果得罪了太后,後果如何,恐怕難以想像。

趙姬是生理需求,呂不韋是政治需求,兩種不同需求,將太后和相國綁在了一起。

金蟬脫殼 寵臣弄權

呂不韋與趙姬這種非正常關係,在嬴政小的時候還可以瞞過去,一旦嬴政長大成人,這種關係很難不被嬴政察覺。

呂不韋當然擔心這種不正常關係被日益長大成人的嬴政所知,無論如何,嬴政是沒有辦法接受仲父與母親的苟且之事的,二人的姦情一旦暴露在嬴政面前,對呂不韋來說將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可是,趙姬還是一如既往,死死纏住呂不韋。於是,呂不韋開始絞盡腦汁,尋找脫身之計。

怎麼才能既安全脫身而又不被王太后趙姬覺察呢?

呂不韋思來想去,只有一種辦法──找一位替身。如果有人能夠代替自己滿足趙姬的需要,自己就可以脫身了。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和寡居的趙姬重溫舊情,對呂不韋來說,並非出自感情需要,而是政治策略。(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