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屋人生】蔡昀儒:與貓同居的生活

鏡週刊

「買房?根本買不起啊,不會去想這種事。」蔡昀儒回答得非常直接。雖然現在月薪比之前提高了一些,但因為還要付床與攝影器材(生財工具)的分期,完全沒辦法存到錢,是標準的月光族。

「貓吉!點顛!島灰!⋯⋯」剛進門,就看到蔡昀儒喚著家裡五隻貓咪來吃飯,她才拿起罐頭把貓咪的食碗一一排好,幾隻貪吃的貓就一湧而上。兩隻怕生的貓咪不知道躲去哪裡,她邊去找貓,回頭卻見貪吃的貓兒把別人的份都給吃光,光餵食就是一個大工程。

「不過牠們真的好可愛啊。」她看著趴在家裡四處的貓這麼說。其實蔡昀儒會與室友住進這間三房一廳的頂樓加蓋,有一半原因是因為貓。

蔡昀儒是台北人,現職是獨立雜誌《秋刀魚》的攝影師,會想搬出來,純粹只是需要自己的空間,「我跟妹妹住在同個房間,睡同一張雙人床。她是大學生,作息跟我很不一樣。有時候我在熬夜工作,她卻要睡了;我比較早下班可以睡覺,她還在跟朋友講電話」。

由於薪水不高,又搬進一間空房,她的傢俱全部是朋友不要的。
由於薪水不高,又搬進一間空房,她的傢俱全部是朋友不要的。

只有床跟椅子是自己買的

「第一次搬出來住,還是有些想像,想要木頭地板、有好看的窗戶可以透光進來啊,不過後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蔡昀儒哈哈大笑。

當時她在國外出差,找房完全交給室友 Della 包辦。從台東結束打工換宿要回台北的 Della 共有 5 隻貓咪,需要大空間,再綜合蔡昀儒獨立空間與租金的條件,兩人最後搬進了這間在 591 租屋網寫著「可安神明,可養寵物」的頂樓加蓋,樓下五層幾乎全都是基督教教會所有。

「我不是需要大空間的人,搬出來的原因就是希望好好睡覺,跟能有自己獨立的工作空間。」雖然房租一人只要 6000 元,但住進一間完全沒有傢俱的房子,對當時月薪只有 2 萬出頭的她是個很大的負擔,「我狠下心來分期買了很貴的床,其他都是問朋友有沒有不要的傢俱。」

「這間房子裡,只有床跟椅子是我自己買的。」蔡昀儒說。從房間內的書桌、地毯、床頭櫃,到家裡的冰箱、洗衣機,全部都是朋友不要的。兩人就這樣靠著朋友的幫助,利用下班的時間打掃搬家到半夜,還經過貓咪剛搬來不適應四處大小便的陣痛期,開始了新生活。

每天光餵食貓咪就是一件大事。
每天光餵食貓咪就是一件大事。

被馬桶「欉康」

兩人五貓共享三房一廳一廚房的空間,相當充分,但居住的不容易藏在生活的細節。原本設定,兩人各自擁有一間房間,另一間和室當作工作室。但 Della 的房間壁癌嚴重到無法住人,目前空著當儲藏室,變成貓咪玩耍的地方。

「我的房間沒有冷氣,夏天就是沙漠。」如果太熱,晚上睡覺時,蔡昀儒會到有對外窗的和室跟 Della 一起睡,「我們一開始會開冷氣,後來收到電費單,比原本多了 600 多元,我們尷尬地互相微笑,之後就再也沒人開冷氣了。」蔡昀儒說。

現在看似相安無事的生活,其實花了兩人很大的心力應付。屋內潮濕、漏水、蟑螂亂竄;樓下的教會持有安全門的鑰匙時不時可以闖入;甚至某次下大雨時,鞋子全部漂在水上,才發現頂樓的排水有問題⋯⋯

「剛搬進來沒多久,有次大完便,馬桶就不通了!試了通樂之後沒有用,我就去小北百貨買長長的管子,通下去,就有一堆排泄物跟著跑出來,掉到地板上,我整個傻眼⋯⋯」蔡昀儒苦笑,「我就哭了,一路哭去小北百貨再繼續想辦法。」

「打給房東,房東劈頭就說『怎麼可能!交給你們的時候就好好的,一定是你們亂丟垃圾!』講了很久,她才願意來看。但房東一來,我已經泡通樂泡了兩天,一沖水,就順利地沖下去了,我根本就被馬桶『欉康』(台語,意即被設計)了!」

Della 也在一旁補充,「老實說,常常很沒有安全感,出門都會擔心會不會又有人闖進來,貓咪會嚇到;或是哪裡防水防漏沒做好,回家又淹水之類的。雖然可以去換更好的門,或想辦法找人來處理,但我們住在這就是沒錢啊,哪有錢去換啊⋯⋯。」

屋頂的景致雖然很遼闊,卻也是屋裡容易漏水的元兇。
屋頂的景致雖然很遼闊,卻也是屋裡容易漏水的元兇。

好像住在貧民區

「買房?根本買不起啊,不會去想這種事。」蔡昀儒回答得非常直接。雖然現在月薪比之前提高了一些,但因為還要付床與攝影器材(生財工具)的分期,完全沒辦法存到錢,是標準的月光族。

「不過我覺得這裡已經很好了啦,才 6000 元就能住到這樣的地方。沒有什麼壓迫感,在台北別的地方,應該連獨立套房都很難吧。」蔡昀儒說。

蔡昀儒使勁推開通往頂樓的大鐵板,到頂樓抽菸。四周的高級住宅一棟比一棟高,愈靠近她們的地方卻長滿了低矮的鐵皮建築,「哈哈哈,好像住在貧民區!」她隨口開起玩笑。

不過,生活的「危機」還沒完,我們邊走下樓,經過陽台的洗衣機時,蔡昀儒掀開蓋子,裡頭有一半的水,但機器卻動也不動,「吼!它壞掉兩天了,當時還請搬家公司使勁從一樓把它搬上來,結果卻壞了!怎麼辦啦!」


更多鏡週刊報導
台北不是我的家!?租屋黑市大揭露
我是租屋王-租屋遊戲等你來挑戰!
【租屋人生】楊大慶:在這住八年,我大概是有病吧
【租屋人生】朱冠蓁:總有一天要離開台北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