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工殤實錄2》移工的命不是命!工廠貪快拆安全裝置,將工人送上死亡生產線

謝孟穎
風傳媒

「機械本身如果有問題,一旦發生狀況勞工是無法應付的,事故常常就是在那零點幾秒就發生了……」

一個工廠疏失會帶來怎樣的悲劇,長期協助安置移工的汪英達看過太多手被切掉的廠工,印象深刻的還有燒傷:「那個越南移工因為工廠燃料爆炸,燒燙傷、全身像木乃伊一樣包起來,公司就算知道他受到這麼大的傷害,卻連沒付的薪水都還要跟他打官司──這人一輩子都被毀了耶!他要穿防護衣、顏面全毀、還要承受異樣眼光,他每天都很痛,痛得要死……」

台灣人常說「職業災害」,卻少有人真正見過那是什麼模樣,但對飄洋過海來打拚的移工來說,這是日常──他們撐起台灣人最不願意做的工作、疲憊得全身發疼,更要面臨每分每秒宛若「隨機殺人」一般襲來的職災,頭顱捲入傳動軸斷頭死、全身捲入麵粉機傷重死、玻璃剜掉手臂大塊肉、資源回收廠機械軋斷腿,這些都真實的發生過。

越南爸爸阿重與阿河的遭遇,便是異鄉人在台灣罹災的縮影之一──他們壓下思念家人的苦楚、忍受遠低於台灣勞工的薪資日夜拚搏,卻在某個零點幾秒間被機器斬下肢體,徹底改變一生。

手掌誤入機器應該停下來的,但他的手就這樣被壓爛…

採訪阿重與阿河這天約在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辦公室,略通中文的阿重擔綱翻譯,氣氛沉默,殘了的手掌與手臂難以忽視,不說話時,殘肢也依然發出沉重的控訴。

阿重與阿河出身越南的貧窮鄉鎮,為了養活妻子與孩子來台灣工作,阿河是第一次來就出事,阿重是第二次。當年阿重聽仲介說公司有加班費、雇主很好、有宿舍、有供餐,來台灣卻發現一切都跟仲介說的不一樣,沒有加班費、宿舍又髒又沒冷氣、薪水只有2萬3千元,為了養家他沒有選擇,結束一份合約之後再來一次──誰知道,再來就連手都沒了。

阿重的手是被沖床機軋斷的。他說機台很可怕、又快又重,雇主沒有教什麼安全注意事項,只請一個越南人教他怎麼做產品。雖然機台裡設有安全裝置,手掌誤入機器應該要停下來的,但工廠覺得機器走走停停太妨礙生產速度、關掉了,他一不留神手伸進去就被壓爛──試著拿園藝剪刀剪掉一塊指頭肉,一般人恐怕誰也做不到,但阿重就在一瞬間面臨比剪掉指頭肉嚴重數十倍的劇痛。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當事人提供)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當事人提供)

阿重的手是被沖床機軋斷的,他說機台很可怕、又快又重,工廠覺得機器走走停停太妨礙生產速度、關掉安全裝置,他一不留神手進去,就被壓爛。(當事人提供)

是不幸中的萬幸、亦是萬幸中的不幸,阿重的手似乎還有救,他持續在醫院復健,但過程又是一趟難以想像的煎熬。最初是把手埋在肚子裡長肉、無法自由活動,接著要面臨漫長而疼痛的復健歷程──TIWA研究員陳秀蓮解說,復建還是會痛,「會勉強你已經硬掉的肌肉的筋要拉開,要把硬掉那些神經跟筋絡組織再拉鬆,這不是坐在那邊就過去,他要面對的,是一個不知道有沒有盡頭跟效果的事情……」

手臂被斬成3截,越南移工拍下斷肢現場

阿河面臨的,則是更為直接的血淋淋。問起受傷當下狀況,阿河安靜打開手機、滑一下,就精確地找到那一天的照片──他蹲在地上,原先完整的手臂被斬成3截,只能靠著一束束鮮紅肌肉、皮膚勉強連接著才沒直接墜地。這照片沒有聲音,但一看畫面,嚎叫聲好像就要響起,阿河在骨與肉都被斬成3截的情況下請同鄉幫忙拍下截肢前最後影像,那些曾是他的「手」的存在。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當事人提供)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當事人提供)

阿河在骨與肉都被斬成3截的情況下請同鄉幫忙拍下截肢前最後影像,那些曾是他的「手」的存在。(當事人提供)

「後來一直做惡夢,看到機器會很怕,白天聽到機器的聲音也會嚇到……」阿重慢慢替阿河翻譯出斷肢後的日子。一旁的陳秀蓮又補充,阿河到現在還有「幻肢症」,即便斷成好幾截的手已經不在,大腦依然會覺得那一片血肉還在,隨時處在手臂骨與肉被斬斷當下的疼痛裡──然而,當阿重與阿河向老闆求償,一個在土城、一個在南崁,不同的老闆卻說了一樣的話:是你們的錯,是你們不小心。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當事人提供)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當事人提供)

移工阿河在被機器斬斷手臂之後出現「幻肢症」,「後來一直做惡夢,看到機器會很怕,白天聽到機器的聲音也會嚇到……」照片經變色處理。(當事人提供)

「外勞職災,通常發生在雇主對速度、產量的要求」

阿重跟阿河會受傷,真的是因為「不小心」嗎?從2007年加入TIWA一路為移工發聲至今的陳秀蓮,看見的最大問題之一是:「外勞職災,通常發生在雇主對速度、產量的要求。」

陳秀蓮曾協助過被玻璃剜掉手臂一大塊肉的移工,他們搬運大型巴士擋風玻璃,過程理論上應該戴著長度到短袖袖口的長手套、做足保護,但因為雇主求「快」,會影響工作速度的長手套掛在牆上,勞工被命令只能戴短手套,有次玻璃在搬運過程中碎了,勞工的整塊肉就被割下來。這起職災賠償案件開庭時,雇主一直聲稱工廠有提供長手套,但工人這邊很清楚「戴長手套會被罵」,最後TIWA只好突襲工廠偷拍取證──即便有人的手被割掉整塊肉,這工廠還是逼員工只能戴短手套。

速度越快就可以做出越多產品、拉高產量,大部份工人為了表現「優良」以爭取賺加班費的機會,以加速償還仲介費債務,他們會很拚命,但當雇主為了速度犧牲安全,災難就會發生──陳秀蓮可以說的案例太多了,漁工穿救生衣會妨礙行動、撈漁獲會變慢,所以不准穿;工廠車床安全裝置偵測到手就會停掉,雇主乾脆關掉;資源回收廠壓扁回收物的巨大機器也有安全裝置、用踏板防止工人誤入,但一樣因為速度被拆掉,有個工人剛好放回收物進去、來不及閃,他的腳就被壓斷了。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當雇主為了速度犧牲安全,災難就會發生。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職前訓練也是一大問題,陳秀蓮碰過的職災移工來台灣前大多未被告知工作危險性,仲介說得天花亂墜,都是工作3年可以回鄉、回去有錢蓋房子、在台灣可以交很多朋友──「但到了以後可能發現宿舍跟鬼屋一樣,機器很恐怖還24小時運作,或像電子工廠照片是生產線漂漂亮亮,真正接觸到的危險物質你不會知道──如果你要來台灣工作,我跟你說這工廠有氫氟酸(俗稱「化骨水」)、碰到很快就會死喔,你可能也不想來吧?」資方需要的是移工快速上工,許多該說的注意事項就這麼忽略了。

當移工不諳中文、看不懂機器警告與化學藥劑標示,當雇主便宜行事、疏於職安訓練,付出的代價很可能就是一條人命,而由於勞工來自不同地方,使用越南、泰國、印尼、菲律賓、台灣等諸多語言,也難以聯繫起來組工會要求雇主改善老舊機器,這些都是陳秀蓮看到的實際狀況。

職前訓練、機械維修便宜行事,餐廳也能發生斷頭案

給勞工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絕對是雇主的責任,法扶律師林靜文端出熟透的《職業安全衛生法》第5條:雇主使勞工從事工作,應在合理可行範圍內,採取必要之預防設備或措施,使勞工免於發生職業災害。

只是林靜文也很清楚這事很多雇主沒做到,所謂「勞教」可能就是把一堆工人叫過來講一小時再簽個名,至於防護用具,就連台灣勞工都有階級之分,正職員工可能有完整一套、派遣勞工就隨便一件、其他自備,林靜文曾於法庭上主張工廠圍裙不夠,雇主卻推給勞工,怪他「不把自己的防護做好」。

機台也可能會有問題,疏於檢查維修的高速沉重器械常變成「血滴子」。林靜文曾碰過某工廠廢料桶開口螺絲鬆脫、還未完全融解的熱燙半液體物飛濺灼傷勞工,甚至連餐飲服務業都不見得安全,業界有個案子是餐館服務生探頭觀看運送餐點的「菜梯」,未料這小電梯疏於維修壞了,急速落下的箱體就這麼夾斷他的頭。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依據法令,給勞工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絕對是雇主的責任。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勞工通常不會知道機械應該要有什麼防護措施。我曾經聽一位外籍勞工說,他看到同事發生職災後覺得太可怕了,就離開原來的工廠……很可能,這位勞工在看到別人發生職業災害的時候才知道機械出了什麼問題──機械本身如果有問題,發生狀況是勞工無法應付的,事故常常就是在那零點幾秒就發生了……」協助移工的法扶律師阿水(化名)這麼說。

阿水說,每家工廠機器都不太一樣、製程也不一樣,如何教育移工、落實教育內容都是問題,但移工與本勞最大差異是「語言」,要讓移工聽得懂必須找翻譯講師、需要成本,最便宜的作法就是找移工同鄉「我怎麼做,你就跟著我怎麼做」,但這樣可能教到有效率卻不安全的作法,甚至可能讓印尼籍教越南籍,究竟有沒有聽懂、有沒有教對,沒有人真的實際確認。

職前教育未落實,「他們都認為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各種訓練漏洞,仲介也很清楚。移工仲介阿勝(化名)說,雇主有無落實職前教育可從工業區來分,若是新竹工業區、高雄科工區有受國外稽核的,基本上有一定規模,工作手冊甚至可以做雙語,但若是傳產工業區,「就真的幾乎沒有教,就是『手把手』。」

傳統產業的「手把手」教學就是師傅教徒弟,差別是現在徒弟變外籍、來自東南亞各國,阿勝曾安排翻譯老師過去,但師傅卻覺得「多個人在那很礙事」,有時還會向仲介抗議,但翻譯老師還是必須存在的,必須用外勞的母語說明哪邊危險──儘管如此,阿勝也說,一定會漏教。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傳統產業的「手把手」教學就是師傅教徒弟,但非系統性的教學仍有可能漏教。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師傅沒做到那邊不會想啊,而且你去看傳產工業區,很多師傅都不戴安全帽。他會想說我做徒弟的時候就這樣了,但他忘記這是30年後、不是30年前,但即便出事,他會覺得這叫『意外』。」阿勝說,這就像騎機車要戴安全帽法令初上路,民眾在過渡期當然不想戴,直到被罰500元才想到要戴;至於宛如車禍的職災,台灣人跟外國人都一樣:「他們都認為我沒那麼衰、事情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阿勝看過有些工廠會直接把血淋淋的斷手斷腳照片給工人看,讓他們知道「你的工作風險就這樣」,但她認為最關鍵的還是工廠風氣:「工人第一個月一定會去注意大家怎麼去工作,如果本勞本來就很謹慎,一步步照工廠規定做,外籍勞工就容易跟著謹慎──但如果本勞也是無要無緊,外籍勞工就會跟著疏忽了。」

「派遣外勞」救缺工,監委憂職災死亡率再增

職災不斷發生,勞動部到底在幹嘛?監察委員王幼玲、王美玉今(2020)年5月發布的調查報告,便清楚指出勞動部對於「減災」的大量迷思。經濟部在2月希望彰濱工業區可以開放「產業外勞外展計畫」,讓有需要的產區可以派遣外勞救缺工,勞動部點頭了,王幼玲於5月的記者會上就提醒勞動部,不同產業類型工廠需要的訓練不同,不同語言的移工要上手有難度,這政策恐怕會造成更多災難:「我們現在已看到移工職災失能率為本勞2倍,我們不希望往後移工死亡率又增加,這是非常有問題的政策。」但到6月初,草案出來了。

20200512-監察委員王幼玲12日召開「糾正勞動部未就減低移工職災提出具體有效措施」記者會。(顏麟宇攝)
20200512-監察委員王幼玲12日召開「糾正勞動部未就減低移工職災提出具體有效措施」記者會。(顏麟宇攝)

彰濱工業區擬開放「產業外勞外展計畫」,監察委員王幼玲憂心配套不足恐怕會造成更多災難。(資料照,顏麟宇攝)

王幼玲與王美玉曾赴印尼的仲介公司訓練場所考察,此地雖然有教堆高機、沖床,但王幼玲表示,台灣工廠形態很多、印尼母國沒辦法全教。至於下飛機以後如何宣導職業安全,勞動部雖函復有加強職災宣導、2018年編印4國文宣品2萬份,王幼玲與王美玉看見的問題是製造業移工在台已有43萬人,這2萬份文宣的數量、發放時機、場合似乎都有待檢討,甚至關於移工入境時發放的「外籍勞工在台工作須知」,上面對職業災害的提醒也就簡單一點:「您與一般勞工一樣,在工作場所工作,雇主應依勞工安全衛生法規定,提供必要的安全衛生保障……」

職業訓練的漏洞、缺乏移工母語教學與標示、工廠為「求快」關掉安全裝置等情事,王幼玲與王美玉也很清楚。王幼玲說,履勘時看到好幾個機台只有標示中文與英文注意事項,移工不一定看得懂,即便工廠的教學符合職業安全衛生教育訓練課程規定之內容與時數,如果沒有適當的教材與正確的翻譯,也難以落實。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監察院提供)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監察院提供)

語言是移工職災一大關鍵,當監委王幼玲、王美玉履勘工廠時,也看到好幾個機台只有標示中文與英文注意事項,移工不一定看得懂。(監察院提供)

對於這些人禍,勞動部雖以勞保職災千人率作為「減災」指標,然而監委也提醒,這些都是勞保給付資料,沒有投保勞保的工人發生職災不會被計入,甚至有勞保的職災者在申請給付時碰到很多阻礙、或是根本不知道可以申請,這數據顯然嚴重低估實際的職災發生狀況,勞動部不該以此自滿。

最嚴重的是,勞動部對工廠的監督其實沒有明顯成效,雖然勞檢覆蓋率受限人力難以大幅提升、還有很多工廠沒被檢查到,但即便是已檢查到的也有漏洞。王美玉說,有些工廠雖被列入「專案輔導」,但勞動部沒有追蹤後續成效,這次調查走訪的桃園某工廠之前就被勞動部檢查過5次、5次都列專案輔導,沒想到當監委一來又發現一次「潛在重大危險」,後來勞動部也再度開罰。

勞動部雖然努力減災,但勞檢有疏忽、職災未完全掌握,也沒有以移工為主體減災,王幼玲、王美玉再三強調「語言」的特殊性,如果沒有母語告示,移工甚至不會知道自己待的房間堆滿化學溶劑,隨時可能燃燒,極端危險。

每個來到台灣的移工背後故事或許正如美秀集團《做事人》一曲所唱:「飄洋過海,只係為著給一寡錢寄轉去厝裡。」沒有人想過自己會斷手、也沒有人應該斷手,但該如何避免悲劇,一切似乎不能單純倚靠工廠的「良心」。就如仲介阿勝所言,有些師傅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工作安全觀念危險,只想著「我做徒弟的時候就這樣了」。

20200613-移工職災配圖,移工身影配圖。(陳品佑攝)
20200613-移工職災配圖,移工身影配圖。(陳品佑攝)

每個來到台灣的移工應該沒有人想過自己會斷手、也沒有人應該斷手。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當工廠為了加快生產速度禁止勞工戴上「礙事」的手套、為節省成本不去維修升級機器安全裝置、疏忽了職前訓練與工廠安全告示該有移工母語,誰來監督?顯然是勞動部與地方勞工局──然而,當受過勞動部5次專案輔導的工廠都還能被監委發現「潛在重大危險」,有更多的「潛在重大危險」將形同永遠無法落網的隱形殺人慣犯,持續埋伏於工廠、等著撲向下一個受害者。

閱讀【移工工殤實錄】完整報導:

移工工殤實錄1》台灣人不做的危險工作他們扛下來,1年1500移工在台傷亡

移工工殤實錄2》移工的命不是命!工廠貪快拆安全裝置,將工人送上死亡生產線

移工工殤實錄3》10萬元買你一隻手!職災求償秤斤論兩,移工還被罵「死要錢」

移工工殤實錄4》消失的斷指殘肢!連合法職災移工也被漏接,勞動部如何補破網?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一天工作20小時、木棍打到滿嘴鮮血的外籍漁工日常 到殺死船長判坐牢28年還沒看過「新台幣」
相關報導》 20歲小媽媽遭沖床機斷手見骨、全身掐痕被蓮蓬頭狂毆 中國留學生來台記下真實「奴工島」地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