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工殤實錄4》消失的斷指殘肢!連合法職災移工也被漏接,勞動部如何補破網?

謝孟穎
風傳媒

「如果真的有心想規避《勞基法》,他自成一格管理公司,沒人通報勞動部、勞工局的時候,你哪知道有什麼招數?」

移工在台灣死傷似乎已成再常見不過的新聞,據勞動部統計,每年均有逾千名移工請領勞保職災給付,2019年即有1502人斷指殘肢甚至丟失性命──但受傷的,真的只有這些人嗎?

除了檯面上的數字外,還有更多被「漏接」的無助移工,來自印尼的Wiwin便是其中之一。當她被仲介變成「非法」,工作期間發生任何意外都不在《勞基法》的保護傘裡;更甚者,即便她是合法移工,但當她工作到皮膚潰爛,也不符勞保「傷病給付」的請領資格。當雇主刻意規避法規、不願合法雇用、不願通報職災,真正在台灣受害的移工,便成了難以想像的巨大黑數。

印尼女孩來台圓夢,卻成非自願「非法」廠工

Wiwin年約20歲,眼睛圓圓、笑起來很甜,與一般扛著沉重經濟壓力來台做工的同鄉不同,她是單純懷抱著「來台灣看看」的夢想申請工作,但與記者碰面時,談的卻是夢碎台灣的故事──她的世界後來只剩下雲林某豆皮工廠,剩下累到病倒、手臂被噴濺潰爛的日常。

Wiwin從高中畢業後就想去國外工作,最初想去韓國,但無法通過考試,便在雅加達擔任警衛一段時間,收入算過得去。後來表哥要到台灣當廠工,Wiwin陪他跑仲介流程,才知道女生到台灣不一定只能做看護工,便有了新目標:「哥哥也沒來過台灣,但從牛頭(仲介)說的話覺得台灣很漂亮很好。」

仲介向Wiwin介紹台灣的豆皮工廠,說上班時間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超時就給加班費──Wiwin跟家人商量,爸爸典當種水稻與紅蔥頭的田地支持女兒,付了近5萬台幣的仲介費,合約載明「豆腐皮工廠」,Wiwin就來到台灣。

只是,從下飛機開始就覺得哪裡怪怪的。等待體檢的宿舍好髒好擠、小小空間塞滿印尼同鄉、睡覺時腳還會踢到別人的頭,當台灣仲介說Wiwin的工作是「照顧阿嬤」,她更是一頭霧水──原來是因為合法廠工要走《勞基法》,基本工資與加班費對雇主來說太貴,仲介便以看護工名義申請,月薪節省到1萬7100元,Wiwin在一紙非法合約下成了便宜的非法移工,仲介不准她說出去。

「當初在那邊講的,跟在這裡做的都不一樣,感覺被欺騙了……」不只合約造假,原先印尼仲介說的工作也不意外地是假的──工作時間從「早8晚5」變成清晨4、5點起床、凌晨11、12點下班,加班費沒有,連休假也沒有,能放假的只有台灣同事,印尼來的Wiwin放假要被扣錢。

Wiwin向仲介抗議過,但仲介說不做就只能回印尼,Wiwin想起爸爸媽媽為了支持自己而積欠的債務,只能繼續工作還債──然而,有些事不是靠「忍耐」就能克服的,後來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專職通譯莉莉對Wiwin的第一印象,就是一雙爛掉的手。

永遠好不了的傷:手臂滿是水泡,腳被輾到指甲都掉了

「以前好恐怖,她的手!」問起這份工作的危險性,莉莉比了個圓圈代表Wiwin以前手臂的燙傷、滿滿50元銅板大小,Wiwin則挽起袖子指著自己手臂說:「以前不是現在這樣的,一塊一塊、會黏住皮、會破水泡,做豆皮的豆漿一直滾,就會被噴到,推那個豆皮的推車會輾到腳,輾到指甲都掉了……」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當事人提供)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當事人提供)

「推那個豆皮的推車會輾到腳,輾到指甲都掉了……」問起老闆是否有教過什麼、有沒有安全相關訓練,Wiwin秒回:「全部都沒有教。」(當事人提供)

問起老闆是否有教過什麼、有沒有安全相關訓練,Wiwin秒回:「全部都沒有教。」只有一個印尼的同鄉工人來帶過一次,簡單示範豆皮怎麼做、工作完了這邊那邊要掃、早上幾點要起床,就這樣,「也沒跟我說幾點下班。」

那老闆做了什麼?「他生氣的時候會丟桶子,被唸比工作還累,沒有想要加油的心、沒有很想很努力工作……一直唸唸唸會更多做錯,如果做太快的話豆皮拿起來會破掉,拿去丟又會被他罵──做快會NG、做慢也會被罵……」

工廠處處是滾燙沸騰的豆漿,不能停火、豆漿會壞,Wiwin在這樣的環境裡拚命拾起豆皮再送去烘烤,沸騰豆漿噴上來手臂的燙傷永遠都好不了,推送巨量豆皮的鐵推車忙中有錯就會輾到腳,一位印尼同鄉的指甲也是爛掉的。

工廠沒有準備任何手套、護具給工人,雖說滾燙豆漿要燙傷誰並不會挑國籍,台灣人被噴到一樣會長水泡,但台灣同事會去買袖套跟手套來保護自己,Wiwin則是一個完全不會說中文的外國人,工廠又在一片田中央的偏遠地區,要去哪買?沒休假,怎麼去買?

「工作環境是這樣,一定會受傷,其他人也會受傷,但沒有我嚴重,我工作時間又比較長。」Wiwin說,工作就是一直碰水,連讓傷口復原的時間都沒有,「工作會到半夜,如果單太大還會做到2點,如果冬天量很大,有時候都沒辦法睡覺,每天早上4、5點就要上班,沒有睡覺會死掉……」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工廠不提供護具,移工中文能力不佳,工廠又在偏遠地區,該如何去購買相關用品保護自己?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合法移工一定拿得到勞保傷病給付嗎?

但即使Wiwin是個「合法」勞工,她也不符勞保傷病給付資格請領規定:「被保險人因執行職務而致傷害或職業病不能工作,以致未能取得原有薪資,正在治療中者,自不能工作之第4日起,得請領職業傷病補償費。」她受了傷,卻沒有因此被允許停止工作,更沒有所謂「治療」,只能自己忍受疲憊與疼痛到無法再撐、到不得不尋求移工團體安置庇護的時候。

香香甜甜的豆皮、吸飽火鍋高湯很鮮很好吃的豆皮,背後是一個印尼女孩爛掉的皮,她甚至是一個不被承認的勞工,當然也沒有勞保。Wiwin還是喜歡吃豆皮,也因為後來受到移工團體TIWA幫助、對台灣印象不全然是壞的,但被問起是否還想再來台灣,Wiwin也只能笑著說:「當然不要啊,我想做的是台灣人、我也喜歡台灣,但,可能沒辦法……」

談起Wiwin被變成「非法」、工作受傷也無法被治療一事,TIWA研究員陳秀蓮、通譯莉莉都深知台灣這邊的仲介顯然有很大的問題。而在資深仲介阿勝(化名)看來,確實仲介在移工團體眼中通常是偏袒雇主、欺壓移工的存在,他也不諱言這行很多「老鼠屎」:「當我盡心盡力替一些工人做事,但如果這些事發生某些仲介的工人身上,他們就是不理。」

不被保障的黑工,遇職災就被仲介放生

「非法」移工是如何產生的?可能像Wiwin這樣被仲介變成非法,也可能是移工不堪雇主虐待、或為了盡速賺錢還完巨額仲介費而選擇逃跑所導致,他們以「非法」身份存在於台灣各地工廠與農園,卻也墜入更難被保障的黑洞。阿勝很清楚,若一個工廠裡有「非法」移工、一整個廠區通常都是非法,若有一個非法移工發生職災,別說賠償了,就連醫療也可能被「放生」。

阿勝舉例,某越南移工阿春某天深夜在宿舍突然開始狂吐,檢查後發現是敗血症感染,嚴重到要住加護病房一個月。雖然這並非工作所造成的,阿勝身為仲介,第一時間就叫救護車送醫,因情況危急又趕緊安排轉院,那時是深夜12點,阿勝在醫院一路處理到凌晨6點多才下班,之後再告知工廠發生什麼事、早上9點通知國外仲介告知阿春的家人。

「只要是合法移工,你第一時間會有管道找到他的家人去處理、去溝通──但如果是非法,他到這邊就斷線了,甚至在宿舍那段就斷線了。」阿勝說,如果一個工廠雇用非法移工,通常整個區塊都會是非法移工,一旦就醫被知道身份,就等於告訴政府「我們這邊用了非法移工」,雇主會被罰、整個工廠都會被抄掉,因此非法仲介往往會採取的作法是「斷捨離」。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陳品佑攝)

仲介透露,若有一個非法移工發生職災,別說賠償了,就連醫療也可能被「放生」。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這很殘酷,他不是不想救,是如果救了,我等於全部收起來……一些比較有良心的非法仲介會載人送到醫院就走,但不會像我們一樣幫忙處理後續、不可能,他一定會做『停損點』。」阿勝說。

雇主不願通報,合法移工發生職災也成黑數

不只非法移工斷了手被「放生」,合法移工發生職災,有的雇主也不願通報,致使移工難以請領後續勞保給付,這些都是阿勝看到的問題。阿勝說,工人受傷他一定會請雇主通報職災:「規定是有住院你就要通報……我會逼著他,跟他說這事如果被爆出來你還沒通報,就等於『罪加一等』,勞工已經失能了、你已經要賠錢了,你為什麼要給自己增加風險?」

只是阿勝也心知肚明,一定有雇主不想惹麻煩、能省則省、打死不願通報,這部份他無法強制,但很嚴重的他自己一定會通報。那政府有辦法教育雇主遵守法令嗎?對於這題,阿勝微微一笑:

「如果真的有心想規避,他自己自成一格管理公司,勞動部、勞工局沒人報的時候,你哪知道有什麼招數?勞動部已經把各種希望雇主知道的事情寫在報導上──但光是肺炎疫情期間居家檢疫14天薪水該不該付,陳時中都講要付了,你心裡也知道一定有人沒付。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該工廠位於蘆洲因大火後閒置。(陳品佑攝)
20200610-移工職災配圖,工廠外觀配圖,該工廠位於蘆洲因大火後閒置。(陳品佑攝)

不只非法移工斷了手被「放生」,合法移工發生職災,有的雇主也不願通報,致使移工難以請領後續勞保給付。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這些不被通報的職災移工,無論合法、非法,都不會被列入勞動部的數據裡。在阿勝看來,政府雖有1955、勞工局可以幫忙職災移工,卻難以接住每個人,他身為仲介想做的就是去盡力協助離鄉背井的勞工。儘管仲介素質不一,阿勝也確實看過很多偏袒雇主、剝削移工的惡劣仲介,他還是相信重點在於提升仲介守法意識,這些擁有語言能力、可以跟移工溝通、也距離移工最近的仲介,才可以填補時常被政府漏接的社會暗角:

「的確我們仲介很多老鼠屎,但很多事情政府做不到──勞工局才幾個人?人力有辦法支援到我們社福外勞20幾萬、產業外勞43萬嗎?有辦法做到24小時支援嗎?我們外勞在半夜3點開始吐、要協助就醫,政府有辦法嗎?這做不完,只會讓更多黑暗的事情藏於黑暗之中,政府不願處理的事情就永遠無法處理了……

監委揭黑幕:看13間工廠就有3個職災,勞工局蒙在鼓裡

「更多黑暗的事情藏於黑暗之中」,阿勝這句話也反應在監委王幼玲、王美玉2020年5月公布的移工職災調查報告中。這次調查原意為釐清移工職災失能、死亡率連年高於本勞的原因何在,但在調查過程中,王幼玲很驚訝地發現:「我們才去看13間工廠就有3個職災,還有個移工在宿舍打石膏休息,那家沒申請勞保,勞工局根本不知道這間工廠發生職災!」

履勘一處橡膠工廠時,監委發現有移工3根手指遭機器切斷失能,雇主雖然幫忙申請失能給付,卻未通報職災,勞動部自然也沒有進行後續勞檢,造成監委到現場還能發現10項以上的安全疏失;過去監委也在台中某屠宰場詢問移工宿舍生活狀況,未料之後那移工追出來問保險理賠問題,才知道這移工曾因為工作被壓斷3根腳趾頭、截肢,雇主的處理是包10萬元紅包、要他在家休息20天而已,一樣沒有通報職災,勞動部一樣不知道這家工廠有問題、更遑論改善有問題的危險環境。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監察院提供)
20200619-移工職災配圖(監察院提供)

沒有通報職災,勞動部不會知道這家工廠有問題,更遑論改善有問題的危險環境。示意圖。(監察院提供)

勞動部:雇主不通報職災,移工可打1955求助

勞動部接受監院詢問職災未通報時,是這樣回應的:「有些雇主確實想要刻意規避,因為通報後檢查機構一定會去,所以雇主會想說『不要通報是不是就沒事了』」、「也有一些雇主刻意在事發第1天不要住院,第2、3天才去住院……雇主對於大傷大病不太可能隱瞞,但介於該住院但不住院,強迫勞工在家裡面休息,後面又住院了,這樣就違反法令規定。」

對於職災後擔心被遣返不敢就醫的移工、醫療期間就被遣返的移工,勞動部並無統計數據,且表示職災移工若是碰上雇主不通報的問題,可以打1955尋求協助──對此,兩位監委都覺得勞動部態度消極,王美玉說:「移工可能對我們這邊職業安全、職災保險都不知道,只擔心我手變成這樣、老闆會不要我……」如果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狀況叫「職災」、必須通報,又該怎麼求助?

20200512-監察委員王美玉12日召開「糾正勞動部未就減低移工職災提出具體有效措施」記者會。(顏麟宇攝)
20200512-監察委員王美玉12日召開「糾正勞動部未就減低移工職災提出具體有效措施」記者會。(顏麟宇攝)

對於勞動部所謂「職災移工可以自己打1955」一說,監委王美玉指出問題:「移工可能對我們這邊職業安全、職災保險都不知道,只擔心我手變成這樣、老闆會不要我……」(資料照,顏麟宇攝)

甚至,可能連雇主都不知職災該怎麼處理,王美玉說:「他可能只知道怎麼把人申請進來、給多少錢,職災怎麼處理比較不知道,出事就趕快把人送回去。」王幼玲則說:「雇主頂多知道要把移工送醫院、知道有勞保,但《勞基法》保障的兩年持續醫治、給40個月薪水、職務再設計,他們可能完全不知道。」

這一切漏洞,王幼玲與王美玉強調勞動部本應在勞工碰上職災時第一時間就給予協助,對於不熟悉台灣語言、文字、難以取得資訊的移工更應該積極介入幫忙;至於移工擔心被遣返不敢就醫、就醫期間被仲介或雇主強制送回國的案件,勞動部也應該主動統計調查,瞭解移工職災失能後面臨的處境,才能確保移工可以獲得相關法令規範的保障──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落實職業安全衛生教育訓練、加強雇主相關管理責任,同時也讓移工更清楚自身權益、避免發生前述職災後宛如「無頭蒼蠅」不知該怎麼辦的處境。

20200613-移工職災配圖,移工身影配圖。(陳品佑攝)
20200613-移工職災配圖,移工身影配圖。(陳品佑攝)

若受害者未被勞動部徹底掌握,就永遠還有移工成為危險工作環境犧牲品。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除了勞動部勞保相關數據之外,究竟有多少移工是不受勞保保障,一旦出事無處求助,甚至傷口再痛也只能強忍上班?有多少人被雇主要求「在家休息」、連醫院也去不得?有多少本應列入「失能」的斷手移工慘淪工廠「報廢品」,被雇主區區10萬元打發回家鄉?若受害者未被勞動部徹底掌握,就永遠還有移工成為危險工作環境的犧牲品,而所謂「工廠吃人血汗錄」,也永無停刊的一日。

閱讀【移工工殤實錄】完整報導:

移工工殤實錄1》台灣人不做的危險工作他們扛下來,1年1500移工在台傷亡

移工工殤實錄2》移工的命不是命!工廠貪快拆安全裝置,將工人送上死亡生產線

移工工殤實錄3》10萬元買你一隻手!職災求償秤斤論兩,移工還被罵「死要錢」

移工工殤實錄4》消失的斷指殘肢!連合法職災移工也被漏接,勞動部如何補破網?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無人在乎的工地「斷指」:賣命工作只為存下次手術錢 他做工10年看破「月入10萬」神話
相關報導》 全台第二大LED廠女移工遭「化骨水」大面積蝕腿害命 勞工協會:家屬遭仲介威脅「去看遺體就告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