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富陽》「當世界不再尊重美國」!

·5 分鐘 (閱讀時間)
程富陽》「當世界不再尊重美國」!
程富陽》「當世界不再尊重美國」!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最近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寫了篇文章,篇名是「中國不再尊重美國了,但他們有理由!」(China Dossn‘t Respect Us Anymore— for Good Reason),不但引起全球熱議,連兩岸的一些學者也紛紛提出點評;其中,臺灣政治評論家石齊平的一則視頻,內容頗為中懇深入,今日筆者不妨稍作補充,並藉此跟大家分享其中奧妙。

事實上,在13年前,當佛里曼於2008年觀看了中國舉辦的「北京奧運」後,就多次撰文提醒美國千萬不可低估中國;他從比較當時北京與紐約的機場等設施,觀察雙方實已存在著嚴重的基建差距,美國唯有力起急追,方能趕上大陸的基礎建設;但當時美國正陷於金融風暴的困局中,還猶需中國大舉購買美債以舒緩其經濟危機,這些話自然只能當作馬耳東風;但又十幾年過去了,當美國驚覺中國的崛起,對其全球霸權地位已造成威脅與挑戰,急需與予反制時,偏偏美國所選擇解除威脅的方式,竟非採自強與合作之道,而是運用多邊打擊與全面圍堵的策略;這也就註定了今年(2021)3月份那場在阿拉斯加「中美2+2會談」中,大陸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會拋出:「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美國沒有資格站在實力的角度上對中國說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這種強烈反擊的外交辭令了。

不可諱言,美國在上個世紀,的確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曾因他內在的自由民主體制,確保了美國人民的權益與價值,及提供如馬歇爾計畫,為世界二戰後緊守自由民主陣營的區域安全穩定;更進而對外倡議經濟全球化,再以其堅強的軍工、科技業,帶動全球的經濟產能,讓全世界各國普遍享受到他全球化的經濟紅利,而廣為世人所稱頌。

但根據石教授的觀察,這個曾經為世人尊重近百年的美國,在跨入21世紀的逾20年來,卻屢屢備受世人質疑與批評,並逐漸對他失去以往的尊重;這中間的主因,當然不只是他在全球的基建建設貢獻遠遜於中國;其根本乃在於美國從1776年建國以來的240多年期間,其強大係都建立在他集合了惡實力、硬實力、陰實力、虛實力及軟實力等5個重大的實力基礎上;而這其間,除了軟實力外,其餘四個實力,可說都是以一種霸權姿態凌駕於世界各國的。

「惡實力」指的是他殺害、剝削及奴役印地安人及非洲人的殘酷歷史:「硬實力」則是二戰後,他靠著堅強的軍事實力到處攻城掠地,為染指中東石油資源利益,不惜一手掀起兩次的波灣戰爭;「陰實力」則是放任其中央情報局(CIA),在全世界到處假藉和平演變搞顛覆,如不遂其意,則動輒以暗殺行徑達到其政治目的,如近期支持委內瑞拉反對黨瓜伊多對抗由人民選舉出來的總統馬杜洛,及去年初以「斬首行動」炸死了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特種部隊聖城旅的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都是例證;至於「虛實力」則是漫無節制的印美鈔,向美國國民灑錢,卻要全世界為他承擔通膨的苦果,真是佔盡天下人的便宜。

然而,在整個半世紀以來,美國挟其獨強於國際的霸權力量,讓他得用「戰略溝通」這種華麗的詞藻,而獨擁解釋國際規則的「話語權」;於是公理與污衊,是非與曲直,正義與邪惡,戰爭與和平,僅全然單憑美國的一私之念所獨斷,造就其「萬戰自稱不提刃,生來雙眼篾群容。」那種俾倪江湖的至尊霸氣,而全世界的大部份國家,還真都只能跟著隨波逐流,自沉於「縱浪大化中,無復獨多慮」的迷航之中,以致造就縱使美國幹了壞事,全世界卻都還認為他是作了好事的錯覺。

但今日,美國遭到中國崛起的挑戰,美國在比較中逐漸喪失昔日唯我獨尊的優勢,連「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的表面功夫都做不到了,只能口實而不惠的強藉聯盟以制衡中國;從裹挾「聯歐制中」的軟硬兼施,到擴張「五眼聯盟」的上下齊手;從深化「美日安保」的伺機尋隙,到倡議「印太聯盟」的多邊圍堵;可說是明目張膽,無以復加。

但如今「歐盟制中」德法各有分歧,「五眼聯盟」紐西蘭另有主張,「美日安保」則日本首尾兩端;而「印太聯盟」中的印度,刻正遭逢新冠狀疫情肆虐,美國卻只袖手旁觀,毫無赴士困厄的同盟精神,其面臨崩解,當在不遠。

窺視美國從昔日被全球尊重,到今日被中國蔑視,乃至被全世界質疑,其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一個本不可ㄧ世的神棍,長期竊座於神龕受人祈拜,本來只要他保持緘默不吱聲,倒也無人揭露其裝神的伎倆;偏偏他忌憚隔家廟宇興旺,竟屢屢妄開金口,一昧激促信眾競添香火以較勁鄰廟,反讓人識破其魑魅魍魎本質,遲早被人從神壇轟下來,也就成為必然宿命!

只不知此刻,還在盲從聽命忙著搜購供品,趕著入山參拜的人,是否也能透視這尊已然日薄西山的泥佛真面目?

作者為國防大學老師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