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富陽》花合中橫攻略之旅(三)

·4 分鐘 (閱讀時間)
程富陽》花合中橫攻略之旅(三)
程富陽》花合中橫攻略之旅(三)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揮別花蓮,10月21日走中橫越天祥、登合歡主峰,再抵清境入住。雖說中橫全長近188公里,但那得從東勢算起到,經天祥而出太魯閣;但我們今天走的這段係反方向而行,由花蓮過天祥,再經洛韶、慈恩、關原、大禹嶺、合歡山,終抵清境,全程剛好一百餘里;但一路蜿蜒曲折,全程皆沿山巖峭壁行走,所經軸線皆由蒼茫雲海、茂密森林、及河谷相互交錯,路途險峻,可一點都不遜於太魯閣那段「如腸之迴,如河之曲」的九曲洞。

「天祥」佇立於中橫最東側,向來是台灣東西交通的邊陲重鎮,它有一股大陸型那種具若「關山狹路,大阜深澗,龍蛇盤陰,羊腸狗門,一夫守險,千人不過」的沛然地勢。在它周遭可賞遊的景點可說多如江鯽,但我們決定不貪心,只選天祥之前的「綠水古道」,及越過天祥還有60公里路的「合歡山主峰」,作為今日踏旅的主選。

「綠水古道」是日據時代的警察,專為治理太魯閣族部落而開的道路,這條窄線係越過錐麓大斷崖後,經合流、陀容(今綠水)到塔比多,始建於1914年,於隔年3月完成。

但說是道路,實際上,也不過就是在山崖峭壁之上,鑿通一條約90公分的狹窄山徑而已;1932年日本再把此路延伸到霧社,成為「合歡越道路」;再至1986年太魯閣國家公園成立後,始將綠水至合流這段古道修整爲現在的「綠水步道」。

緩步行走古道其間,方領悟百年間,人們對交通便利的感受與適應程度之差異,竟如此巨大;昔日一條可供返家便利的道路,對現代人而言,竟已然是一副西當的鳥道,橫絕的峨眉,既有身懍高空懸崖稜線那種「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的高聳驚險,亦具俯瞰深溪峽谷那種「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的激湍危境。

行走在枯松倒掛倚絕壁的山徑,凝望著連峰去天不盈尺的高巖,讓人對前人生存於此惡劣環境,只能浩嘆咨嗟「不如早還家」的心情,不禁浮湧深摯的同情與理解。

而標高3417公尺的「合歡山主峰」,在午后一時,已赫然在目,此刻只見山嵐漸起,為了避免霧氣籠罩,影響攻頂時機,我們決定選一條較為險峻的山徑小路,卻可截彎取直以直攻頂峰;因此,本是單程一小時的路程,我們40分鐘不到,就已登上百岳之一的主峰頂上。

那刻,佇立峰頂,望著逐漸起霧的綿延山巒,環顧四周,合歡群峰、奇萊連峰、能高山、南湖大山、中央尖山在雲霧中飄渺隱現,真興有一股「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浩嘆。

聽已是登山老手的同行摯友說,此座主峰的日出及日落皆有可觀之處;如黎明前來,則可眺望黎明第一道曙光從立霧溪口冉冉上昇,照亮大地;若待至傍晚,卻可靜觀山稜雲海間,染上一片絢麗的夕紅後緩緩沈入地表;而若夜間在此下方的空地搭設帳篷,則可飽覽滿天夢幻的星斗與銀河。

可惜,我的高山反應,已隱隱作祟,像是喝了小米酒般的昏昏略沉,朋友口中的這些綺麗美景,我只敢幻想,不敢實境體驗;拍了幾張照片,就匆匆與這座猶如詩人筆下那:「群峰倒影山浮水,無山無水不入神。」的合歡百岳告別;此刻,只希望這百岳的精靈與山神,勿怪我這六旬小老頭,竟一時心湧「盼君勿問何時還?畏途巉巖不可攀」的心情了。

作者為退役上校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