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金蘭/兒子進入國小遭遇運命挑戰

愛傳媒
程金蘭/兒子進入國小遭遇運命挑戰
程金蘭/兒子進入國小遭遇運命挑戰


  猝不及防,人生陽光艷麗之際,卻突地烏黑陰暗,露妮曾經在39歲事業攀頂之際,小兒子從公立幼稚園快樂畢業,進入國小一年級,卻「砰!」地遭遇運命挑戰。

  高溫日曬下,躲進潔白極簡裝潢風格的故事咖啡屋,用一杯手沖單品咖啡,交換一個母親養育孩子的焦慮、煩惱、憂鬱然後幸福的故事。

  露妮有170公分高的瘦高身形,白色恤衫襯出好皮膚的臉龐,她親切的言談,沒有高階專業人才的精明,露妮在職涯高峰,為了閱讀障礙的小兒子走回家庭,是母親角色和職場會計長的人生抉擇。

  露妮曾經是企業會計長,一切看似那麼的順遂美好。不料,小兒子竟然無預警的學都學不會,小一怎麼會這樣?

  露妮和先生都是國立知名大學會計和企管碩士畢業,也都一路在知名企業做到主管,人生勝利組的上揚曲線持續上升中,兩人學業工作的優異基因肯定不差,何況大兒子從小學習迅速又優異,那小兒子怎麼會教都教不會呢?

  國小一年級的注音、國字唸不來記不住然後還左右顛倒寫,哇--哪裡不對勁?露妮忐忑,心驚膽跳,但一直埋頭工作加班的先生卻譏笑露妮太緊張,先生聲稱「不過是大隻雞慢啼,學習反應慢一點兒罷了。」

  小兒子生活反應都沒問題,但是識字吃力,卻無法理解連結,接著測驗考試0分,露妮的疑惑持續變大,工作上的順風順水開始被憂慮拉扯到吃不下睡不著,露妮開始積極上網查資料並帶著小兒子跑醫院看醫生做測驗「智商沒有問題」最後被判定是「閱讀障礙」沒有特效藥沒有治療方法,醫生建議「調整教育方式」。

  露妮想著把小兒子丟給安親班「專業」的教育接手,但是安親班沒辦法處理,露妮試著找學校老師用唸的方式讓小兒子測驗,小兒子的聽覺理解可以作答,但是紙筆測試看字則是完全不行。

  露妮原想悶著頭在職場上持續挑戰更高職位,但是做媽的無法不管孩子,她「逃不掉」迴避不了小兒子的「reading disorder」掙扎糾結後向公司辭職回家,同事私下認為這樣職涯中斷太可惜,但是「為母則強」媽媽一定得要牽起孩子的手一起渡過人生難關。

  維基百科註解是閱讀障礙「reading disorder」是描述智力無缺損,但對於閱讀和書寫文字有困難的症狀,這些症狀往往是在學校裡學習後才會被發現,讀寫障礙並不會影響他們和常人一般的學習渴望。據醫學統計有5%至15%的發生率,而且好發者多為男性,每個閱讀障礙症狀不同,異質性高。

  露妮指辭職回家後,她開始走進一條孤單又漫長的隧道,深邃無垠。她教小兒子數學數字12345......要跟小兒子說1和2是好朋友,2和3牽手連串著,她要設法用一種淺白的他理解的邏輯脈絡去不斷的教,她悶著頭教,求助無門,自己哭著哭著擦乾眼淚,想盡辦法在家教小兒子,努力將字與圖像和實物連結,1遍、5遍、10遍的教。

  露妮進一步說中文構字複雜困難,小兒子腦部處理語言區塊和常人不同,對於聽的部分沒問題,但是閱讀卻有障礙,尤其抽象概念難以體會。

  露妮進強調,閱讀障礙者的學習困難,很容易在班上被看成笨蛋,被排擠歧視,最怕被環境一再打擊而失去自信淪為那種「低成就low achievement」者無法自拔的自卑人格。

  「自己的孩子自己教,自己的孩子自己陪」露妮堅持耐心的教著,二個兒子的養育天差地別,大兒子完全放手,但小兒子卻要用力接住,咬牙鼓起勇氣跟著他一步一步龜步前行。

  還好小兒子從0分到20、30分,緩慢的進步,一直到四年級後才跟上學習進度,但小兒子偶爾還會過來問她「這題是什麼意思?」但已經能夠跟得上學校體制的學習腳步。

  露妮陪著小兒子走一條辛苦的學習路徑,終於手把手哄著帶著走出黑漆漆隧道,再見藍天白雲。露妮指小兒子考進大安高工,然後再考進台北科技大學電機工程學系,目前已是一年級要升二年級的學生。

  回首那15年前在人生高潮嘎然停止,突然走回家庭帶孩子,開啟孤寂幽暗人生,現今54歲的露妮在一杯咖啡的啜飲間,悠悠的講著她們母子特殊際遇的人生故事。

  「那離棄會計長的位子,會遺憾嗎?」露妮搖首聲稱,老天給她不一樣的人生,給她最寶貴最珍好的和樂家庭和最緊密的親子感情!

 

 

作者為台北電台主持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