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金蘭/口罩買不到 只能以拖待變?!

愛傳媒
程金蘭/口罩買不到 只能以拖待變?!
程金蘭/口罩買不到 只能以拖待變?!

    「表訂2月11日高、國中小學和公立幼托開學,會不會延後?」1/30星期四的年初六上班第一天做現場直播訪談,我察覺疫情發展會影響開學,在春節假期力邀台北市政府主任祕書陳素慧來上節目,我見到她開口問的就是「會不會延後開學?」

    陳素慧直白的回答「這是中央教育部職權,不是單一地方政府教育局能決定的。」

    但是,陳素慧說:「台北市政府在1/15寒假之前的上學期,已經啟動武漢肺炎防疫整備會報」寒假是1/20放假,1/23小年夜公務機關已經放春節假期。

    不尋常。

    但是在春節假期的年初三1/27公務機關竟然沒有休息,不斷的從市府到局處再到學校行政單位最後到老師下達指令查詢寒假營隊訓練、輔導的師生人員調查。這樣的公務積極度很不尋常!

    1月28日年初四,台北市教育局發新聞稿啟動校園防疫,針對各級學校頒發整備盤點防疫用品和校園消毒,以及「預防2019新型冠狀病毒指引」包含通報流程、停課復課補課等作業程序。

    這天買不到口罩買不到乾洗手和酒精的新聞吵得沸沸揚揚,我實地走訪超商和藥妝通路,碰到許多詢問撲空的民眾,學校機關要量體溫入校要戴口罩要勤洗手的執行前提是防疫用品到位,我直接了當的問「市府是否已經先行採購?不會讓學校機關到市面和民眾爭搶吧?」

    防疫必需風險評估

    開學需要面對防疫品到位的壓力,要面對群聚感染壓力,我私底下研判「高國中小學和公托幼兒園延後開學是個趨勢」陳素慧指「茲事體大是教育部必需面對總體評估」3天後,2月2日教育部宣佈「高國中小學和公幼延後到2月25日開學」而且雙北教育局同步取消寒假的寒輔和寒訓活動。

    陳素慧參與過2003年SARS的應變,我當時則在跑市府新聞,目睹和平醫院封院到成立負壓病房啟用,一路血淚教訓。那巨大傷痛已是13年前的事情,人事更替,大多當時承辦人員已退休,新進公務員當時可能是學齡孩童,如何讓各級學校單位一線人員有執行力?

    陳素慧點開手機頁面讓我看「預防11個檔案、整備5個檔案、處理24個檔案、復原4個檔案」,當年跨局處面對SARS的SOP執行過程全數記載存放在雲端之中,這次來勢洶洶的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防疫工作,在衛生局長黃世傑主導下,全員加班讀資料並「置換」抬頭將「SARS」改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進行法令修補並擬定執行手冊,這次啟動迅速並且有過往經驗的參照,春節寒假期間加班整合各學校嚴肅面對,完全實踐「毋伺敵之不來,伺吾有以待之」!

   陳素慧曾經歷練府會聯絡員,對於教育局業務熟稔,而且當年承辦市長獎頒獎典禮,她回憶起當年四月間發生SARS,直到六月畢業季,市長獎頒獎逐一和學生及家長在大禮堂頒獎拍照,一站就是5個小時,因為評估人多擁擠的群聚感染風險增高而取消,後來這屆小六、國三和高三沒有當面接受市長頒獎拍照的孩子,心裡一直存著遺憾,寫信到市長信箱要求補辦,當然市長已由馬英九換成了郝龍斌!

    「防疫開始,這會是個短中長程的戰線」武漢肺炎疫情還在延燒,避免群聚感染,室內集會是風險評估的挑戰,高雄傳出取消40人以上的集會活動。而當天文化部緊急宣佈延緩國際書展活動,台北市教育局也緊急延緩2月1日和2月2日在內湖高工的全國千人技職競賽活動,視3月疫情發展決定。

    2月25日開學前的寒假,教育局同步取消學校一切寒假既定活動,勢必讓家長學生要尋求校外安親班才藝班補習班因應?這延後開學延後放假政策,讓口罩風波繼續也讓群聚感染的風險評估壓力轉嫁給家庭家長學生。

 

 

作者為台北電台主持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