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族議題不能開玩笑!跟喜劇巨星彼得斯學「幽默的分際」

·6 分鐘 (閱讀時間)

關鍵時刻,英文總是卡住?《遠見》與口譯專家「浩爾」強強聯手,帶你三分鐘升級英語競爭力!

浩爾所主持、每週一次的YouTube節目《英語溝通小學堂》,精采內容將收錄在《遠見》平台、每週二刊出,陪你一起找對方法學英語。

本週的《英語溝通小學堂》,浩爾解析享譽全球的喜劇巨星羅素彼得斯(Russell Peters)在2006年的OUTSOURCED喜劇專場中的段子「Terrorists vs Indians」。他也運用自身加拿大籍印度裔的身份,大開不同種族議題的玩笑。即便是敏感的種族議題,他卻在段子處理得當,各種讓人意料之外的說法,也讓台下觀眾哄堂大笑。

拍護照照片不准笑!這一切竟然和打擊恐怖主義有關?

(此段影片教學▼點我▼)

I did so much traveling, my passport expired last summer, I had to renew my passport. I don’t know about it in America, but in Canada, when you do passport photos, you’re not allowed to smile.

(我很常旅行,但在去年夏天我的護照過期了,所以我不得不更新我的護照。我不知道在美國的情況,但在加拿大,當你拍攝護照照片時,你不能笑。)

在單口喜劇的段子中,會由兩個元素所構成,分別是Set-up(鋪陳)和 Punchline(笑點)。浩爾也表示,這裡彼得斯正在用他自己的故事鋪陳觀眾現在要知道的訊息,來更好地引出後面的笑點。

That’s the new rule. You’re not allowed to smile. This is their way of fighting terrorism.(那是新規則。你不准笑。這是他們打擊恐怖主義的方式。)

前面的Set-up,台下觀眾還可以理解這可能是個新規定。但接著彼得斯說:「拍護照照片不能笑的原因,是打擊恐怖主義」後,觀眾也開始出現零星的笑聲。因為這是一件意料之外的想法。

浩爾也說道,好的段子需要兼具「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而這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同時,他也埋下了一個讓觀眾聽下去的梗,為什麼這兩件事有關聯?

This is how they’re gonna catch the terrorists. You can’t smile. That’s the message we’re sending you. If you can, If you’re traveling, you’d better not be happy. I didn’t know, right? I’m in the mall, I walked into one of those places that says “We do passport photos,” I walked in, I’m like, “Yo, I need some passport photos.”

(這就是他們要抓住恐怖分子的方式。你不能微笑。這就是我們向您傳送的訊息。如果可以,你在旅行,你最好不要感到開心。我走在商場裡,我走進一個寫著「我們拍護照照片」的地方,走進去,我想,嘿,我需要一些護照照片。)

接著,彼得斯就用自己過去拍護照照片的經驗,開始「歪解」為什麼拍護照照片不能笑的原因,是打擊恐怖主義。

值得注意的是,彼得斯的口語時態是以現在式,來講述他過往所發生的事情。其實用現在式來講述過去的事情,也是可以的,只是這樣會強調整個故事更有臨場感。若以過去式敘述過去發生的事,則是強調事件。

喜劇巨星羅素彼得斯。取自Russell Peters臉書。
喜劇巨星羅素彼得斯。取自Russell Peters臉書。

喜劇巨星羅素彼得斯。取自Russell Peters臉書。

彼得斯來回切換口音,也讓觀眾感受他所遇到的荒謬感!

(此段影片教學▼點我▼)

The guy goes “No problem, buddy. Sit down.” Which really pissed me off, cause he’s a white guy, and I don’t know why he’s talking like that, right? So… I think he was mocking me. So I sit down. The guy goes “You ready?” I go, “Yeah.”

(對方用印度口音對他說:「沒問題,buddy。坐下。」 這真的讓我很生氣,因為他是一個白人,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那樣說話,對吧?所以……我想他是在嘲笑我。於是我坐下。老闆問:「你準備好了嗎?」我回:「是的」。”)

浩爾也分析,這裡彼得斯用他最慣用的方式,模仿不同口音。一開始他先用印度口音,讓聽到這裡的觀眾以為對方是印度人。結果,下一秒他就說對方是個白人。台下觀眾哄堂大笑。這邊他也帶出矛盾是,為什麼老闆要這樣和彼得斯說話?

It’s a picture, and I’m a happy guy, so I figured, alright. He goes, “You ready?” And I smiled, I’m like this. The guy goes, “Sir, sir.” “Your lips need to be touching.” “Alright.” “Sir. Sir, you can’t smile.” Not like that, I can’t smile. Of course I’m… That’s their way. This is how they really think they’re going to find the terrorist. It’s by making you not smile.

(這是一張照片,我是一個快樂的人,老闆問:「你準備好了嗎?」 我笑了笑,我就是這樣(彼得斯做出大笑的表情)。老闆說:「先生,先生,你的嘴唇要觸碰到彼此。先生,先生,你不能笑。」不是那樣的,我笑不出來。當然……那是他們的方式。這就是他們認為可以找到恐怖分子的方式。就是不讓你笑。)

浩爾也解釋,這裡提到的「Your lips need to be touching.」在英文中是比較不常出現的用法,但可以理解為這是不同區域講英文的變體,彼得斯想要暗示老闆說出一些聽起來很像印度式的英文。

You wanna find the terrorist? Make everybody smile. And the people who don’t want to smile? Question them! Whenever you’ve been watching CNN, and they show you the terrorists that they’re looking for, and those guys are happy?

(你想找到恐怖分子嗎?那就讓大家笑一個。而那些不想微笑的人呢?就質問他們!每當你一直在看CNN,他們公布正在尋找的恐怖分子時,那些人有高興的表情?)

Never! Sir, you never see like a shot of a terrorist stand around, going, You know, there’s never the one joker terrorist guy with his thumb on the detonator, “I’ll do it! I’ll do it!” “I’ll… Ah, you flinched, you bastard! I saw you flinched!” So I wasn’t allowed to smile.

(絕不!先生,你永遠不會看到一個恐怖分子站在周圍的鏡頭,你知道,從來沒有一個小丑恐怖分子用他的拇指按在引爆器上,“我會做的!我會做的!” “我會……啊,你退縮了,你這個混蛋!我看到你退縮了!” 所以我不許笑。)

浩爾也說明,這裡detonator指的是引爆器;後面提到的flinche則是(因為疼痛或恐懼)猛地一顫。

後面,彼得斯說道海關人員正在拿走我的護照,「現在,彼得斯先生,請走這邊。」 「我們想和你說幾句話。」 機場的安檢、海關、移民局,他們真的需要了解恐怖分子和印度人之間的區別。我們不一樣!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