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責芝麻小官

楊永年
·2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日前馬來西亞女大學生因夜歸遭埋伏已久的凶嫌擄至車上再予殺害,震驚馬國與台灣,重創台灣國際形象。蔡總統、行政院長、內政部長、大學校長、警政署長、警察局長等接連道歉,大官道歉完後,竟「快速」地讓「九品小官」擔負完全的政治與行政責任,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特別是,今年9月底就有類似個案在同一地點發生,雖未釀命案,但依媒體報導,大學與警察這兩端在處理此事的流程均存在瑕疵,相關承辦人員固然有責,但不宜忽略體制或體系出現或存在的政治責任。

換言之,在沒有完整的調查報告之前,不宜輕言究責;若要究責,應從「課責」的角度究責,不能忽略整體政治與行政面的課責。因為警察為中央與地方一條鞭體制,大學則由教育部管轄,所以中央政府不能免責,讓地方政府芝麻小官擔負完全責任,似有不妥。更重要的是,為避免類似的問題重複發生,相關單位應在完成調查後提出改善建議。

但目前的處理方式,政府似乎有意「盡快」平息眾怒,因此只重拔官,對於如何改善體制,似乎興趣缺缺。其實近日媒體從不同層面的報導,隱約已透露問題的關鍵,但讓人不解的是,何以原本應有大學端與警察端雙保險的機制,「巧合地」同時跳電而釀大災禍?這表示我們的政治與行政體制存在嚴重問題,若不徹底檢討,悲劇可能會再重演。

就像今年7月台南市和高雄市兩位警察局長,因轄區內止不住的鬥毆事件被拔官,但這兩位警察局長遭拔官後,鬥毆問題仍未改善。顯然拔官和改善鬥毆沒有關係。

而認真檢討體制的前提,要有完整或系統的調查報告,也就是要有調查報告向社會大眾說明這起個案深入的前因後果,這也是責任政治及政府應有的作為。不過,問題在於誰應負責撰寫這份「調查報告」?

長榮女大生的命案嚴重影響台灣的國際形象,筆者認為最理想的調查報告是由監察院負責,可惜不見監察院有「積極」的動作,讓人遺憾。可能的原因也許是監察院未來將被廢除,所以士氣低落。但目前機關仍在,希望監察委員仍能勇於任事,發揮應有的「調查」功能。以目前媒體報導所提供的訊息,已可著手調查報告,就算監察院不做,地方政府也可以自行或委外進行個案的調查與整理,以改善目前治安的盲點。(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