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郵輪乘客成了超重行李!

優傳媒新聞網

在美國裘諾(Juneau)港的直升機空中遊覽項目,竟出現體重為250磅或是超越250磅的旅客,需多支付170 美元。等同郵輪公司和港口的旅遊部門,視遊客如行李一般,十分不人道。(圖/由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多年來,我和妻子一直選擇聞名的郵輪周遊世界,在旅途中,經常留意到北美洲的郵輪有個特殊現象,就是超重及乘坐輪椅的旅客占了一定的比例,特別是家屬推著輪椅陪伴他們的親人,雖然身患殘疾,仍然有機會和常人一樣,享受旅途的愉快。基本上,幾乎所有的郵輪公司對乘坐輪椅旅客,都提供人性化的服務。服務人員也是抱著助人為善的態度,給殘疾人和平常人同等的服務待遇。

 

由於郵輪的客艙空間有一定的限制,所以對殘疾人一般都有特殊的安排,如客艙的空間較正常旅客的都要大很多。筆者和妻子就有一次在登船前,得到郵輪公司通知,特地安排了一間較大的客艙作為對我們的優待。

 

懷著欣喜的心情登上郵輪後,一進入客艙令我們大吃一驚。所謂的特殊優待,其實是給我們提供了專為殘疾人下榻的客艙。首先是客艙裡的主要通道牆兩側,都有金屬扶手的設施。進入到衛生間,抽水馬桶兩端都有殘疾人使用時作為支撐的扶手等設備。淋浴處的牆上也有扶手的裝置。

 

看到這些情景,我和妻子分析,郵輪公司給我們的優待禮遇,很有可能是他們因超售,於是用剩餘未售出的殘疾人專用客艙,作為給我們的特殊招待。結果是我們懷著尷尬的心情,並且假設自己是乘坐輪椅的旅客,在這間特殊的客艙裡,度過了十來天的航程。

 

至於超重旅客,在北美洲的郵輪上,早已是司空見慣的現象。美國人的超重人口比例有逐年增多的趨勢。主要是因為飲食的不平衡所導致。當然有一部分是因為身體健康原因而形成。但不管怎樣,郵輪公司在飲食的供應上,表面上也有一定的平衡安排,如甜點的製作,有的就使用化學假糖代替白糖,雖然使用假糖對人體健康多少會有影響,但這也表示他們的周全考慮。

 

關鍵是超重的旅客在飲食方面應有自己的節制。記得在1990年,筆者和妻子登上「荷蘭美國」公司的郵輪,作阿拉斯加的七天遊。那時候的郵輪,在運作上使出渾身解數來迎合乘客的好感。

 

登船後,我詳細地瀏覽了當天的活動節目,其中有一個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郵輪公司在最高層自助餐廳中,為乘客準備了午夜的夜宵。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和妻子上到餐廳,展現在眼前的高級海鮮及巧克力甜點,幾乎無法想像,誰能夠在半夜裡「大快朵頤」? 那些海鮮裡有整隻加拿大西海岸太平洋盛產的大螃蟹,阿拉斯加的巨足蟹腿(香港人翻譯為「皇帝蟹」),還有來自大西洋的龍蝦,鮮蠔及青口。整齊地排列在櫃檯上,光看這些海鮮就能令人垂涎欲滴。

 

我環顧四周,餐廳裡居然是座無虛席,我夫婦從無吃夜宵的習慣,只是抱著觀賞的心情四處瀏覽,只見食客們在那裡毫不掩飾地狼吞虎嚥,他們旁若無人的吃相,充分展現了東方人的「特色」。

 

再看巧克力的各種甜點,光顧者就幾乎是來自北美洲的退休族。我們注意到,食客的臉上都洋溢著滿足的微笑。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其中超重乘客占了大多數,而且還有乘坐輪椅來「參與盛會」的。不得不佩服他們對甜點的勇氣。

 

其實郵輪公司在對待超重乘客及乘坐輪椅的殘疾客人,都想方設法提供方便的服務條件,令這些客人能在旅途中和常人一樣受到尊重和平等的對待。

 

如郵輪在每抵達一個港口時,都會組織陸上參觀的節目。對這些參觀遊覽的節目,都有設想周到的描述,如有些項目因為地理位置的不便,或是路面的崎嶇不平,有礙輪椅的運轉,或是需要長途跋涉的,因此就建議超重旅客或乘坐輪椅的客人儘量避免參加這些項目。

 

所有搭載旅客參加陸上旅遊的大巴士上面,兩邊的第一排座位旁的窗邊都貼著為年長者,或是殘疾人預留的告示,一般旅客也都有自覺性,幾乎沒有人會強行占座,甚至在上下車時,都會讓第一排的乘客先上下。這已經形成了一種禮讓年長者,超重者或是殘疾人的慣例,不僅沒有任何的歧視行為,反而展現出社會上對年長者,超重者或是殘疾人的尊重。

 

這次我夫婦在搭乘「荷蘭美國」郵輪公司的「新阿姆斯特丹」(Nieuw Amsterdan)號郵輪到阿拉斯加七天遊時,無意間看到一個對超重旅客徵收超重的商業描述。的確在處處講求人性化的北美洲,這是個「不可思議」的新發現。

 

由於長期的周遊世界各地,無形中養成了參閱資料的習慣。這次到阿拉斯加已經是第六次,因為每次來發現冰川的融化程度較前一次加劇,憂慮著這可能是人類災難的預兆,所以對郵輪上提供的陸上旅遊資料,雖然不一定會參加,但總是期盼在閱讀中,是否能找到航行在這個美輪美奐大自然環境中的郵輪公司對它的保護和關心。

 

這個「不可思議」的新發現,和超重旅客有密切的關係,阿拉斯加有近十萬個冰川,但每年有相當多的冰川因為氣候的溫室效應而消失。所以郵輪公司和當地旅遊部門合作組織達成直升機從空中俯瞰冰川的旅遊專案。然而價格不菲。

 

如裘諾(Juneau)港的直升機空中遊覽項目,每位乘客要支付629.95美元。令筆者驚訝的是,在描寫這個旅遊項目的結尾處,公然說明計畫參加這個直升機空中遊覽的客人,如體重為250磅或是超越250磅,必須要多支付170 美元。

 

為了好奇,我逐段逐段地閱讀下去,果然當地還有幾個空中專案收費標準分別為美元489.95、359.95、439.95及479.95,超重的旅客在參加這幾個旅遊項目,都要支付額外費用,但均沒有標明額外支付的費用額。

 

當筆者繼續閱讀到第二個港口史凱格威(Skagway)的陸上旅遊專案表時,再度出現一個空中遊覽收費標準為369.95美元,體重為250磅或者超越250磅的旅客,需要加收130美元。

 

看完這些旅遊項目的描寫,第一個反應就是,這些超重旅客在支付了數以千計的費用,興致勃勃地參加難得的海上旅遊,可能根本從未思考過因為體重的問題,而被視為「異端」!

 

從那些毫無人情味,直截了當的徵收超重費,給筆者的印象就是,郵輪的旅客因為體重較高,竟然成為參加旅遊項目時被額外徵收費用的藉口。這無異於郵輪公司和港口的旅遊部門,視遊客如行李,就如航空公司限制經濟艙旅客托運行李為20公斤,超重即需支付超重托運費用。

 

郵輪公司的這一新舉措,無形中將旅客視為行李來對待,是對超重旅客的極端歧視和人權的侵犯!難以置信的是,這樣對待超重旅客的行為,竟然出現在一向標榜自由民主,維護人權的北美洲,而且享譽全球的國際郵輪公司成了罪魁禍首!

 

其實,直升機載重量有一定的限制,郵輪公司及港口旅遊部門,在描述方面應避免為徵收額外費用而使用直截了當的措辭,很容易傷害體重過高的旅客的自尊心。特別是郵輪公司,陸上的旅遊項目是由當地旅遊機構設計,既然郵輪公司公開說明,對有關陸上旅遊的內容及組織沒有任何的法律責任,那麼為什麼在推銷陸上旅遊的文字資料方面,不能作更為慎重客觀的描述呢?

 

如使用更為婉轉的詞彙,說明直升機的載重量,為了安全,建議超重的旅客在選擇旅遊項目時,儘量避免這些帶有過重安全係數的旅遊。如一定要參加,則要支付額外的費用。這對超重旅客的心理上,就產生了緩解的作用。

 

然而以商立國的美國,在金錢交易中,從不考慮他人能否接受而強制推銷。就以當前的美國總統而言,自他上任以來,不知傷害了多少他國政治領袖的自尊心,國際之間的交往成了貿易的流通。政治人物之間的談判,也降格為商業利益的計較!

 

既然一國領袖都能夠在國際交往中,展現財大氣粗的銅臭味,那麼郵輪公司將超重旅客視為過重行李,強徵額外費用,這些旅客就只能自認晦氣!好在這是發生在美國本土,假如任何一個國家對美國人強收過重費,可以預計的反應是,指責這些國家違反人權,沒有民主自由!

 

在美國,只要和金錢產生任何牽連,所有的人權,民主自由,尤其是人的尊嚴,都顯得蒼白無力!

 

作者簡介

劉敦仁出生於上海,幼年時隨父母遷居臺灣,在臺灣修畢大學後,負笈西班牙,專研西班牙文學及世界藝術史,後移居義大利,在梵蒂岡擔任大公會新聞辦公室中文組工作,工作結束後,入羅馬大學研習宗教考古,專題為羅馬的地下古墓。

1960年代曾任聯合報駐馬德里及羅馬特派員,撰寫歐洲文化藝術航訊,頗富盛名。

其後因工作需要,移居加拿大,先後在多倫多大學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研究院繼續西班牙文學研究,隨後在加拿大從事教學工作,並赴英國及上海等地講學逾14年。 1978年第一次作大陸之行,此行使他決定放棄教學工作,而轉為文化交流,進行美國、加拿大和大陸之間的教育和文化交流工作迄今。

2012年是中華民族建立共和百周年的一年, 他特地邀請了六十餘位辛亥先輩後裔執筆撰文, 並彙編成民族魂一書出版,正在撰寫外交耆宿劉師舜的傳記。

更多優傳媒報導
穹宇涉獵》從2019美國教育機構賄賂醜聞說起
穹宇涉獵》我和羅馬地下古墓的結緣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