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收賄案》政治獻金灰色地帶 學者提兩道防線監督公聽會

王鼎鈞
·6 分鐘 (閱讀時間)

「政治獻金是透明化地給錢,貪污是不透明化地給錢」民進黨立委蘇震清還被發現助理「回捐」政治獻金。(攝影/趙世勳)

前現任6位朝野立委涉嫌收賄遭查辦, 國會的形象雪上加霜。太流前董事長李恆隆遭疑透過立委施壓官員、召開公聽會,以推動修正《公司法》,奪回SOGO經營權。當立委推動法令的修正時,怎樣才算是把企業或個人利益劃上等號?貪瀆的認定在法律上有著明確的規範,但私下的交易恐難完全杜絕。

「政治獻金」的灰色地帶

台師大政治研究所教授曲兆祥表示,自古以來,法律對於行為人的模式,沒法完全、完整的規範,行為人也會去找法律的漏洞,在目前的制度裡,有政治獻金的存在,很自然地就會有「灰色地帶」。

「政治獻金是透明化地給錢,貪污是不透明化地給錢,」曲兆祥說,從媒體披露消息來看,民進黨立委蘇震清也辯稱收受的是政治獻金,「扁案」也說是政治獻金,可是又不能沒有政治獻金,若是立委當選前收受政治獻金,當選後可能也會有案子的請託,進而召開公聽會、推動修法,「也許會再追價,但後者就有對價關係了」。

曲兆祥指出,公聽會的制度是必要的,可以避免立法機關閉門造車,透過這制度去了解民間及公會等利益團體的需求,但是這些利益團體本來就是在追求本身的利益,民主政治就是一個give and take(利益交換)的過程,確實也會發生問題,可能會用金錢來追求各自的利益,兩者之間的確是連動的,「這是民主政治的必然,某種程度也是制度上的必要」。

學者呼籲媒體發揮監督功能

既然無法全然規範與杜絕,曲兆祥認為,應該從公聽會的監督著手,立法院這麼多公聽會,舉辦的背景大家都清楚嗎?是誰來要求要辦的?背後的推動團體是哪一個?是否基於公益性,還是私益性的,媒體除了報導法案內容之外,背後牽涉的利益人也是媒體要監督的重點。

曲兆祥以美國為例說,政治影響力驚人的「全美步槍協會」就是用政治獻金的手法,明明槍枝已經氾濫了,每隔一陣子就會上演街頭、校園槍案,美國卻難以推動禁止槍枝,因為一禁槍,賣槍的就完了,台灣的利益團體,還沒有這麼囂張的。

「民主政治的必要之惡,法律拒絕不了人性的貪婪,要讓法律密不透風是有難度的,」曲兆祥說,可以藉由兩道防線來監督,站在第一線的監督單位就是媒體,媒體也是監督的一環,但是媒體人可能也會被收買;第二道防線則是司法機關,但也會有司法人員掩護的情況發生,國內外都有這樣的案例,因此要維持司法的獨立性、公正性,民主才能健全發展。

「遊說、陳情、請願」的模糊界線

「遊說」是人民表達意見行為之一,個人或團體可透過申請登記,以口頭或書面直接表達法令、政策或議案的意見。

「陳情」則是人民對於行政興革的建議、行政法令查詢、行政違失舉發或行政上權益的維護,以書面或言詞的方式向主管機關陳情,而如以言詞陳情時,受理機關應作成紀錄。

「請願」是人民對於國家政策、公共利害或其權益的維護,備具請願書,向職權所屬的民意機關或主管行政機關請願。

遊說與陳情、請願在程序、標的與對象等規範皆不盡相同,但實務上卻是很模糊,而民眾利益受損向民代陳情時,往往也牽涉到修法。

曲兆祥說,台灣的這套制度是複製美國的,三者之間最重要的區隔就是「公益性」,是否只是基於個別團體或個人的利益去遊說,以SOGO案為例,很明顯的是「王子復仇記」,意圖修法溯及既往,要從徐旭東手上拿回經營權,「這案例本身,很明顯是為了私利」。

曲兆祥表示,法院在認定犯罪行為時,是有嚴格定義的,但媒體的認定是比較寬的,也因為具有比較寬的認定權,雖說有好有壞,也有媒體會濫權,但媒體應去探討,究竟修法是為了公共利益還是私人利益。

為何《遊說法》形同虛設?

查閱內政部「受委託遊說業者」備案名冊,至今登記有16家,包括SOGO案疑似扮演白手套角色郭克銘所成立的「是知管理顧問」,還有介紹郭克銘給徐永明認識的吳世昌,他本身也是合法的遊說業者「脈動國際」的負責人。另外,知名的威肯公關、奧美公關也都依法登記在案。

至於登記遊說的自然人僅有15人,包括監委高涌誠、台北市議員徐立信、前監委李伸一,他們在從事公職前都曾備案。

但是《遊說法》自2007年施行至今,依此路徑向立院申請表達意見的,近13年來只有317案,律師黃帝穎指出,關鍵原因在於《遊說法》沒有處罰的規定,所以無法產生不同的「法律效果」,所以三者的界線往往是模糊的。至於公聽會則是立委用來蒐集修法意見用的,是由國會發動的,遊說與公聽會的的發動方並不相同。

黃帝穎表示,這宗立委涉貪案裡的公聽會是在院外舉行的,不是依據立委職權去執行的,對價關係也與一般公聽會不一樣,一般專家學者出席公聽會費用是2500元,這才是合理的範圍,但出席公聽會費用如果高達2、300萬元,這已不是單純的出席費,檢方當然會質疑,立委相關的提案、質詢、召開協調會是否偏向特定業者,合理懷疑與權力行使有對價關係。

范雲:清廉是從政的前提

至於政治獻金的規範,會不會扼殺了小黨的發展空間,畢竟從事政治活動需要大量的金錢投入?民進黨立委范雲說,「清廉是從政的前提,但是現在的選舉文化跟遊戲規則卻都要花大錢」,所以她先前召開過「選舉公共化」公聽會,主張人民應有平等參政機會。

范雲指出,根據學者針對台灣選舉所做的研究,候選人所募來的政治獻金,7成以上使用在宣傳費以及保證金上,包含她自己在內的許多候選人都曾對保證金門檻提出行政訴訟。

范雲說,政府應思索如何降低保證金門檻,許多國家則以選民連署作為替代;並應擴大政府對選舉宣傳管道的補助,以降低經濟資源差異對人民行使參政權造成的限制,讓財產不要成為人民參政的絆腳石。

更多信傳媒報導
5位前政務官是亞泥現任董事 遠東集團徐旭東的政商經營學
NCC主委陳耀祥的下個難題 明年2月前終結有線電視萬年節目表
台灣首例!電信業、運輸業跨業合作 台塑、台哥大5G自駕車亮相

今日最夯新聞流量前3名
傳聞失控!台新銀首發正式聲明
「幫你要了10」LINE事證曝光
小英自爆:與陳時中吵了一陣子

更多相關新聞
陳超明賄款「砍半」 白手套抱怨:沒來為何給那麼多?
立委收賄 范雲提兩大改革:公費選舉
賴品妤狠嗆黃國昌怯戰神 王浩宇:國昌老師五天沒發文
批江啟臣操作立委收賄案 管碧玲痛批:是否知恥?
3名立委涉收賄案遭押提抗告 高院分案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