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爆料「他」插手潛艦國造 專家:國軍機密恐洩漏

·5 分鐘 (閱讀時間)
潛艦國造案聘請韓國SI公司擔任建造技協,傳SI公司成員指控該公司是騙子。(中時資料庫)
潛艦國造案聘請韓國SI公司擔任建造技協,傳SI公司成員指控該公司是騙子。(中時資料庫)

潛艦國造計畫進入第二階段建造原型艦,軍方全程保密。首艘原型艦預算上看523億餘元,在國內外軍火商眼中是塊肥肉,根據國民黨立委馬文君收到爆料音檔顯示,前海軍司令部顧問郭璽屢屢「指點」潛艦技術顧問廠商,誇口他可直通負責潛艦的核心將領,郭璽在潛艦國造計畫「地位特殊」,馬文君要求軍方及檢調深入釐清。台船則發新聞稿回應,此事是廠商內鬥所致。對此,戰略專家張競則認為,台船公司的新聞稿,恐讓機密洩漏,也顯示國軍保防出現問題。

潛艦國造計畫進入第二階段建造原型艦,軍方全程保密。首艘原型艦預算上看523億餘元,在國內外軍火商眼中是塊肥肉,海軍多次強調「潛艦國造」不會有軍火商或掮客介入,但根據國民黨立委馬文君收到爆料音檔顯示,前海軍司令部顧問郭璽屢屢「指點」潛艦技術顧問廠商,誇口他可直通負責潛艦的核心將領,郭璽在潛艦國造計畫「地位特殊」,馬文君要求軍方及檢調深入釐清。

台船昨晚明白指出,爆料是廠商內鬥行為,無論是台船、海軍及諮詢委員決策高層均無所悉。

潛艦國造第一階段重點是潛艦設計,由於我國與多數技術擁有國皆無邦交,海軍若透過官方管道洽尋,皆被拒絕。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上任後,大力支持潛艦國造,當時海軍司令黃曙光透過「非正式管道」郭璽,黃曙光簽署正式授權文件,讓郭璽與國外廠商接觸,郭璽後來找到在直布羅陀的GL公司執行,這是國軍首次以非正式管道接洽重大軍購。但潛艦設計任務完成之後,海軍即與郭璽結束「非正式委託」,郭璽已非海軍顧問。台船強調,郭璽皆未參選評選過程、議價與議約作業。

潛艦在第二階段原型艦建造期,負責建造的台船找韓國SI公司擔任技術顧問,由韓商SI派遣技術協助、審查潛艦國造設計,但根據馬文君收到爆料音檔,郭璽與韓國技術顧問頻繁接觸,說話近乎上對下的口氣。

潛艦國造是為高度機密,國防部長邱國正僅每兩周聽取報告,立法院國防委員提出相關質詢時,軍方均以機密拒答。但在爆料錄音中,郭璽知悉若干潛艦國造規畫,且布局新的技術顧問團隊,與第2至8艘若干紅區(核心)裝備。

黃曙光曾在接受《鏡週刊》專訪時說,確透過郭協助找到GL公司,但由海軍直接與對方洽談,從合約設計開始,郭璽都未參與談判,郭只是幫忙介紹。

但從爆料錄音內容來看,郭璽不僅未結束其任務,而且涉入頗深。例如,在音檔中,他認為原型艦欲購買的美國聲納,價格太高,要求韓商SI去洽購他國較便宜產品。

郭璽埋怨韓商SI帶來的技協人員,能力很差,與台船員工相處不好,希望SI的韓國籍遲姓顧問,回去韓國籌組新團隊。

在去年7月的錄音對話中,郭璽指導韓商另成立公司、搜集履歷、簽立MOU等,郭璽向遲等人表示,「我會親自拿給他們每個人看完,沒問題了,我會跟邵(邵維揚)還有黃總長(黃曙光)報告,這件事就可開始了。」

不過郭璽與遲姓顧問在去年10月因故起爭執,郭在電話中恐嚇遲姓顧問的中文翻譯,「如果你能在台船上班,我郭璽兩個字倒過來寫,我剛跟董事長掛上電話,你們能再進台船,我郭璽兩個字倒著寫。」

馬文君表示,若郭璽所言為真,代表郭可以直達潛艦國造小組召集人、國安會諮委黃曙光,及負責潛艦規畫執行的國防部參事邵維揚中將,且還可影響台船人事,代表他在潛艦國造的定位相當特殊。對於郭的言論真假,暗藏什麼玄機,軍方與檢調應介入調查。黃曙光昨告訴友人,錄音內容都是錯誤資訊,他很久沒有見過郭了,更沒通話或透過任何人傳話。

戰略專家張競13日接受《中天新聞》專訪時表示,潛艦國造爆出洩密醜聞,對所有海軍退伍袍澤而言都是至感痛心,但是面對這個問題,我認為大家要注意到,台船公司所發的新聞稿,所洩漏的機密可能比爆料的事情更嚴重,因為爆料的東西是片段且零碎的。能夠將其拼湊起來,要有專業的知識,且要有完整所有的資訊,才能拼湊起來。

張競直指,台船公司所發的新聞稿,實在是糟糕透頂,因為其完整的交代了整個全案發展的來龍去脈和事實經過,而且還前瞻的說明未來要繼續前進的方向,最重要的事情是,其還洩漏了外國的技術人是來自某國,甚至將某國曾經製造過的經驗,技術移轉等等都放入在新聞稿,而說出某國,豈不是欲蓋彌彰,刺激人家繼續探索的慾望。張競認為,這根本就是不打自招,所以這個新聞稿就是顯示,台船公司沒有國防部真正專業的輔導來進行危機處理,來應付危機狀況。

張競說,我們發現,整個事情暴露到今天,國軍保防人員沒有深入追究,尤其是反情報總隊,對於外國技師來台在高雄活動,應該要掌握、處理、維持安全,特別是進行身家背景等調查,以及所有安全情勢部署。所以在這個地方,這是反情報出現重大疏漏,現在面對問題就要改掉這個問題。

張競說,希望台船公司,不要再發出這種把所有事情都說出來的新聞稿,那真是笑話到無比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