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不能「戴口罩」

黎家維
中國時報
立法院第10屆立委上任。(本報資料照片)
立法院第10屆立委上任。(本報資料照片)

新一屆立法院已經報到並選出正、副議長,但是開議時間卻遲遲未定,甚至傳出執政黨以專心防疫,與新科立委缺乏議事經驗而應予更多時間準備為由,推遲立法院開議日程。如今疫情不可能短時間畫下句點,再延也拖不了幾天,行政部門終究還是必須面對立法院的監督與爭取協助,與其如此,不如提早讓國會開議,讓行政、立法協力對抗疫情。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延燒,何時趨緩、甚至告一段落,尚難預料。除防疫措施外,影響層面將隨時間而向外擴散,尤其是經濟層面的衝擊將逐漸浮現,恐較SARS疫情更為嚴峻。立法院為民意機關,有監督政府施政天職,不論現在部分防疫措施民怨四起,或法令欠缺或年度預算不足而需要國會立法協助,行政機關不可能無懈可擊,更不可能依賴行政命令片面解決所有問題。以防疫為由,要立法院戴上口罩噤聲不語,或要求立法院只能充當協助者卻不能扮演監督者的角色,都不是民主國家的常態,也解決不了所有問題。

「防疫視同作戰」,大家琅琅上口,但是即便在國家真正面對戰爭威脅的時候,國會都扮演關鍵角色,不可能只交給三軍統帥或行政部門決斷,更何況防疫。憲法第63條規定立法院有議決「宣戰案」之權;而憲法增修條文第2條也規定總統為避免國家或人民遭遇緊急危難或應付財政經濟上重大變故,得經行政院會議之決議發布緊急命令,但同樣必須在發布命令後10日內提交立法院追認,如立法院不同意時,該緊急命令立即失效;憲法第39條還規定總統發布戒嚴時也須經立法院的同意或追認。換言之,憲法清楚告訴執政者,只要國家必須採取跳脫既有法制框架的非常態作為時,都必須經過國會的同意;就算國家遭遇緊急狀況或危機,國會也不應被邊緣化,更不該讓執政者自動取得額外權力。

過去921大地震,當時的李總統曾在4天後發布緊急命令,因應國家重大災難危機,當然也經過立法院的追認程序。隨後《災害防救法》完成立法,許多原本法制上的不足就不再需要緊急命令來補強。但是此次疫情不適用因應天災為主的《災防法》,而《傳染病防治法》主要規範傳染病的指揮防治系統、預防措施、防疫與檢疫措施,對於醫療物資與資源統籌徵調及分配、人員入出境管制等,固然提供處理的法源,但是對於防疫相關預算不足之處,以及因疫情而受影響衝擊的經濟活動與產業,相關的補貼、紓困、貸款展延等,勞工隔離請假的規範,以及其他因疫情延伸出的各種問題,已經超出了該法所能應付的範圍,難道不需要加快腳步,另為立法解決?

立法院不該只是橡皮圖章,行政部門更不能打著防疫理由,要國會閉嘴,放棄監督與協助職責。國會既不可能「廢」,也不可能無止境地「延」,倒不如提早開議,讓國會有更多時間,好好發揮應有的功能。(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