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調查/遠距教學怎麼辦3】疫情隔絕海峽兩岸,陸生「雲上學」的第一天

/廖小花、責任編輯/潘韜宇
立報

〈疫情當下,陸生線上直播聽課的第一天〉

#課前準備:老師直播她的狗狗多多#

大概一個禮拜前,我所在的世新口傳系,任課老師就創建了社團,打算用社團直播的方式,為正處集中隔離期的港澳生和大陸居家學習的陸生同步授課。

為此老師還特別做了直播測試,時長24秒,入鏡的是老師的狗狗多多,牠正蜷著身子、悠哉悠哉舔爪毛呢。

「直播畫面:老師課前的直播測試,入鏡的是老師家的狗狗,正在舔毛。」(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畫面:老師課前的直播測試,入鏡的是老師家的狗狗,正在舔毛。」(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這麼多天以來,我們的選課事宜由陸生中心和系上的秘書姐姐們協助處理,並無大礙。班導師在開學前發來關心郵件,叮囑我找各科授課老師獲取資訊,有任何問題跟她聯繫。

世新的校園網站「E-learn平台」上可以查看各科老師的修課大綱,因為我們沒辦法跟臺灣同學一起面對面作報告,授課老師們則特別為陸生設置新的成績計算方案,例如我的其中一門課是用三份個人紙本報告代替團體報告。

臺灣助教學長學姐們會用線上跟我確認修課的事情,提醒我下載老師上傳的檔案,告訴我時間和網址。再比如說老師上課的教材啊,同學們也很樂意幫我掃描成電子檔案再發給我。

開學前一天,也就是3月1日,我在筆電裡下載好了工具,為「雲學習」做準備。朋友推薦的國內學術機構架設的「梯子」(編按:大陸網民對翻牆軟體的俗稱),操作簡單,一個月16元人民幣,約60臺幣,當然有更好的或更便宜的,可根據需求選擇不同的大小和網速。

除了自己購買,世新陸聯會有技術大神,共用自己編寫的代碼程式,為部分同學架設「雲梯」,總而言之,大家都在互相幫忙。

「在fb社團看直播,大概是長這個樣子~」(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在fb社團看直播,大概是長這個樣子~」(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小狀況#

開學第一天,早10點的課,鬧鐘被我直接睡了過去。被Facebook的提示音驚醒:「老師在社團直播了視頻。」一個魚躍翻身而起,天啊10點16分了!

趕緊打開網站,1分鐘前老師發了新貼文:「目前FB沒法用。」看來老師那邊出了小狀況,不要緊張,有Plan B,老師立刻下達新指示:請同學加微信,附上自己微信名片的QRcode。

又過了2分鐘,直播平台傳來教室的雜音,畫面是課桌和老師的黑色書包,看來成功了。一位澳門同學已經在直播間守候,我倆用評論功能說了一聲「Hi」,不久另一位陸生同學也順利進來了。

老師把鏡頭切換至前置,沒錯,是那個最容易出現雙下巴的角度,看到螢幕上自己陡然出現的一顆被比例放大的腦袋,老師明顯驚訝了一下,在鏡頭前,前進後退調整,搖搖頭,看起來不太滿意。

直到安裝事先準備的廣角鏡以後,畫面才開闊不少。老師向我們揮手問好,得到回應後鬆了口氣,清清嗓子表示,不好意思同學們,剛剛App開太多了。

「大雄、小花、小夫(化名)線上跟大家打招呼了齁。」教室那頭傳來笑聲。

「直播畫面:老師正在安裝廣角鏡  。」(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畫面:老師正在安裝廣角鏡 。」(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畫面:老師正在安裝廣角鏡  。」(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畫面:老師正在安裝廣角鏡 。」(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熟悉又溫暖的課堂味道#

「我需要調整一下位置齁,待會可能向台下同學借一下桌子,不然線上同學一打開看到老師的一整顆頭哦齁。」

老師調整鏡頭角度,台下同學突然發問:「老師,你剪頭髮了哦!」老師聳聳肩表示對啊,你看出來了呀。「我跟你講,剪頭髮的時候千萬不能聊天或睡覺…」又傳來一片笑聲。真好,還是熟悉的課堂風味。

學期第一課,老師像往常一樣會跟我們嘮嗑(編按:大陸東北方言,表談天、閒聊),她比我們更想開學,說多多的毛都要被她薅禿了(編按:指抓頭髮,薅音同蒿,有拔、拿掉的意思),多多也希望老師快點上班,別一大早在家搞衛生打擾牠的美容覺。

疫情到來,許多意想不到的商品奇貨可居,洛陽紙貴。直播要用的麥克風並不好買,連廣角鏡、三腳架都莫名其妙斷貨。保險起見,老師做了多手的準備,即使同學沒辦法看直播,也可以去找老師下載課堂錄音。

為配合防疫,學校要求每堂課都要點名。老師訴苦:「但我的兩支手機都在用了啊,一台錄音、一台直播,還要點名…不曉得到底要買多少手機才夠用齁。」我能聽到台下的大家又被逗笑了。「待會er可能需要班代幫忙齁。」

還有的老師他們年紀比較大,並不熟悉3C電子產品,例如我昨天的課,錄音一開頭,下面有同學問老師要不要把手機放下來,老師就說這樣大陸同學可能會聽不清楚,我就拿著吧,我想像到老師一個人,戴著口罩,一手拿著麥克風,一手拿著手機,還要時不時去按ppt,我就覺得特別窩心特別感動。

「直播畫面:老師跟我們打招呼,非常溫暖!(想跟大家分享這份喜悅,又擔心洩漏老師的個人信息,所以給老師貼上可愛的小熊貼紙。)」(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畫面:老師跟我們打招呼,非常溫暖!(想跟大家分享這份喜悅,又擔心洩漏老師的個人信息,所以給老師貼上可愛的小熊貼紙。)」(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上課的效果與感受#

本來到大三,我們基本不會選太多課,然而疫情這些天我發現在家實在不夠自律,所以硬生生把自己的學分加滿了,「雲上課」總比躺床上強啊!感謝互聯網,讓我們有緣千里來相會。

有人質疑網課效果,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效果如何還是要看自己。

我個人注意力還是蠻集中的,尤其是老師把手機架設在第一排,仰視拍攝的角度非常像我平時在課堂中的場景,模擬逼真,因為我平日就坐在最靠近老師的位置(瞧把你能的!)。

不方便的地方也有,第一是老師們所用設備不同畫質不一,或者前置攝影成鏡像,無法看懂ppt。我個人因視覺受限反而聽得格外認真,跟做聽力題似的。有的時候老師在課上會發紙本資料,那這個時候我如果聽不清的話,就會不曉得老師講到哪裡了。

「直播畫面:老師很可愛,開的是前置鏡頭,所以ppt是鏡像的  ,但老師說會把ppt給我們所以不用擔心。」(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畫面:老師很可愛,開的是前置鏡頭,所以ppt是鏡像的 ,但老師說會把ppt給我們所以不用擔心。」(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畫面:老師很可愛,開的是前置鏡頭,所以ppt是鏡像的  ,但老師說會把ppt給我們所以不用擔心。」(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直播畫面:老師很可愛,開的是前置鏡頭,所以ppt是鏡像的 ,但老師說會把ppt給我們所以不用擔心。」(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因網路傳輸問題,聽課會有幾秒時差,偶爾會卡頓。我在上課過程中,就收到別的陸生同學的求救,還有人無奈表示,兩個小時的課卡了一個多小時,剩下的10幾分鐘在發呆。禮拜二的時候媽媽問我,誒妳今天沒有課嗎?我說不是,是今天的兩節課老師都用錄音的方式授課,我要等老師上完課上傳錄音檔,所以會比臺灣同學晚一天完成學習任務。

最可愛的莫過於體育課的直播了,因為是單向直播,所以老師也無法知道學生是否真的在好好運動。我就看到陸生群裡大家說自己正躺在被窩裡看“有氧運動體育課”直播…畫面十分喜感。

「雲上學」的好處大概是可以睡到老師直播上課前一秒,也無需起床打扮出門趕早高峰公車,還可以在家一邊摳腳一邊啊不是…可以一邊喝茶吃爆米花啊也不是!是可以悄悄吃個早餐,或用自己喜歡的姿勢(?)來上課。從前媽媽不知道我在臺灣學習是什麼樣子,現在她就可以跟著湊熱鬧聽一小段。媽媽聽到老師的臺灣腔會覺得在看電視劇,她很開心。

「吃早餐、做筆記、喝水。」(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吃早餐、做筆記、喝水。」(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她還給我送來早餐和水果…我簡直是小皇帝級別的待遇。直播上課,就連突發「人有三急」也不必擔心錯過課堂重點,只要悄悄把手機….或者把音量開大即可。

河南有一所中學要求學生穿著校服上網課,被網友批評無聊的形式主義。我個人的體會是,儀式感是有必要的,精神面貌是要有的,如果蓬頭垢面或賴在床上看老師直播上課,不僅缺乏尊重,學習效果也大打折扣。

大陸網課(編按:指同步遠距教學)設備因應齊全,學生們有統一的網課平台,下載App即可,這類型的網課平台,能保證聽課同時畫面呈現課件及輔助資料,可以選擇師生雙向直播,老師也能看見同學學海無涯、埋頭做筆記的樣子,若開放語音互動功能,學生便能夠及時提問,還能刷小道具(編按:直播產業特有用語,指觀眾「打賞」主持人的商業模式之一)鼓勵老師。

一位網紅博主媽媽表示女兒特別喜歡直播的授課方式,積極發言回應,作業都不需要催促了。一節課下來老師收到100多萬讚,自己都驚呆了,開玩笑說竟從人民教師「搖身一變」成十八線小主播。

「我(作者)認為上課要有儀式感,穿校服並不多餘呀~」(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我(作者)認為上課要有儀式感,穿校服並不多餘呀~」(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而臺灣校方沒有一致規定授課方式,也缺乏相對應的網路技術平台支持,老師們給陸生上課的方式就五花八門多種多樣。

有ppt搭配錄音自學、社團直播、錄影上傳、群組語音通話、甚至還有微信單獨輔導,但無論什麼方式,我所看到的是各科老師盡自己所能,在現有的資源和條件下,配合協助我們完成課業,對此我深受感動。

例如一位老師使用大陸不需要翻牆即可收看的會議平台Zoom給我們上課,在班上同學下課後,老師特地又開了一個短的「網路會議」,詢問我剛才上課的效果,會不會聽不到啊,會不會卡頓啊,聲音大小是否適合等等。老師還特別跟我商量,我想要用什麼方式完成自己的期末報告,他會儘量尊重我的選擇。例如我說希望老師把我報告的時間安排在學期後半段,因為有可能疫情消除,陸生期中後便能回來和大家一塊上課了呢!老師說好的,這要求沒問題。

後來瞭解了才知道,原來在得知陸生可能回不來的時候,臺灣老師們就開始考慮解決的辦法了。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的劉文英老師說,「我們討論用什麼軟體,用什麼設備,是帶手機到學校好,還是要帶一個平板電腦。有些老師購置了行動攝像頭,讓同學們在遠端看著老師和投影片的時候,不要感覺到這麼無聊。其實臺灣老師非常關心陸生的學習狀況,也不斷的學習,在進入術業遠端時代,找出新的教學方式。我們會竭盡所能,用一切我們在臺灣可以取得的這種方式,透過影音傳輸讓在大陸的同學們能夠儘量獲得有同樣品質的教學經驗,盡一切可能協助陸生完成課業。」

#課間的記憶#

課間了,下課前老師念叨了一句:「我們先休息十分鐘齁,同學(指我們)有發彈幕,我站得太遠看不清,利用課間時間看一下。」我趁老師把臉湊近鏡頭的當下給她竪起藍色的按讚大拇指。

開學第一課由系上的老師授課,格外親切溫馨,和平時一樣,師生來往妙趣橫生,在疫情的當下,讓我們頗感心安。目前世新大學的要求是若一個班有一位同學確診,他本學期修習的所有課程都需要聽課,老師和其他同學都要使用直播教學方式。如果學校有2人確診,那麼全校都需要即刻停課隔離。到目前為止,課程的學期安排依然充滿了變數,例如有可能因為疫情好轉,陸生可以順利入境,也有可能疫情惡化,臺灣這邊也面臨居家檢疫,我們都希望疫情儘早結束,畢竟還是在教室面對面聽講比較有氣氛。在全球化的當下,病毒不認國界,不分族群,而同呼吸共命運的人類,我們唯一的敵人就是病毒本身,唯一的目標就是全球疫情退散,生活恢復正軌。

我其中的一門課,只有我需要看直播,但全班其他同學都會協助老師架設設備,因而耽誤了上課時間,每每想到這裡我都覺得十分過意不去,很感謝大家的包容和理解。第二門這位老師的課又是如此,只有我一個陸生,老師打開直播設備後便對著鏡頭喊:「廖海珊啊!我們又是為妳一個人開直播了啊,看到了沒?」那頭傳來哄堂大笑。我在直播窗口下面的留言,還會有同學幫我在班上念出來,聽到大家回應的笑聲,心裡暖融融的。

「下課了!畫面中是一位同學帶著口罩經過鏡頭前⋯」(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下課了!畫面中是一位同學帶著口罩經過鏡頭前⋯」(提供/Facebook「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此刻,直播畫面那頭只剩下黑板和模糊的投影片,我甚至可以透過天花板就猜出這是哪一間教室,這一棟建築物外有什麼⋯同學們嘈雜的白噪音進入耳膜,課間的實景在我眼前鋪展開來。

我彷彿看到⋯有人趴在桌上補覺,有人正在吃因快要遲到隨手在早餐店抓的火腿三明治,有人走到別的座位打趣他人,有人走到窗邊呼吸新鮮空氣,有人走向洗手間,用冷水刺激打起精神⋯

我呢?我可能在補充課堂筆記,不忘一邊吃冷掉的玉米蛋餅,可能在跟隔壁同學閒聊寒假過得怎麼樣,捏捏自己悄沒聲息累積的肚腩游泳圈。也可能在回覆中午約飯的LINE消息,要知道,開學第一頓飯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3/2)是開學第一天,臺北陰,十八度,東北風三級。珠海陰,二十度,東風三級。

午睡過後,我準備上期待了一整個寒假的中文系的課。祝福大家開學快樂,萬事順意!地球村家家戶戶平安喜樂!

  • 作者為世新大學陸生,粉絲專頁「廖小花的隱性台灣

  • 本文為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報傳媒》立場

【立調查/遠距教學怎麼辦1】不上學行嗎?面對疫情危機,大學紛紛啟動遠距教學,怎麼做最到位?

【立調查/遠距教學怎麼辦2】遠距教學急上路,教育成本攀升,經費哪裡來?

【立調查/遠距教學怎麼辦4】疫情持續擴散,遠距醫療需求大增

◤遠距上學/上班免驚慌◢
👉快準備這些 在家效率UpUp
👉民生日用品 免出門送到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