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與台灣:歐盟成員國聲援立陶宛 但未提出實質措施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在立陶宛的辦事處
台北於2021年11月18日宣佈,已正式在立陶宛首都開設代表處,使用的名字是「台灣」。

歐盟27國外長1月14日在法國布雷斯特(Brest)舉行非正式會議,聚焦如何應對中國對立陶宛的貿易制裁。歐盟成員國尋求減緩中立兩國之間的衝突,但沒有提出實質措施。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負責人波瑞而(Josep Borrell)會後表示,歐盟成員國與立陶宛站在一起,即便沒有新的支援措施。

對於該議程的進展,波瑞而表示,「有些事情進展順利,有些不太順利。」他說,歐盟成員國「明確表達了對立陶宛的聲援,並討論了如何積極推動局勢緩和」。

同一天,中國駐歐盟使團發言人以答記者問的形式發表回應。重申立陶宛以台灣名義設立代表處是「公然製造『一中一台』,嚴重破壞中立兩國關係政治基礎,嚴重破壞中立雙方務實合作的氛圍。」

該發言人還說,「中方堅決捍衛自身正當權益,作出的反應合理合法且必要。中國沒有以經濟脅迫對待他國,也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政治和外交脅迫。」

立陶宛去年批准以「台灣」之名在首都維爾紐斯設立代表處,打破了許多地方以「台北」之名設立代表處的慣常做法。中國隨後將對立陶宛的外交關係降為代辦級別。在過去幾個月裏,立陶宛在貿易上遭受了嚴厲懲罰。

歐盟成員國在與中國關係上各有不同
歐盟成員國在與中國關係上各有不同

歐盟成員國尋求一致

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在會後發表聲明,表示將在擔任輪值主席國期間推動歐盟反脅迫措施。

去年12月,歐盟執行委員會提出新的貿易防禦措施,即「反脅迫手段」(anti-coercion instrument)。這是一項立法措施,旨在打擊非歐盟國家對成員國施加壓力。

勒德里安表示,法國政府將努力加快該法案通過。

「我們批評中國的脅迫行為......反脅迫體系目前已經呈上桌面,在法國擔任輪值主席國期間,我們將加快起草,以阻止中國在立陶宛問題上採取脅迫。」

該措施如要成為法律,需要花費數月、甚至數年時間。

除此之外,歐盟也考慮向世界貿易組織提起訴訟。但這不但耗時數年,且無法對經濟產生立竿見影的救濟效果。

瑞典外長林德(Ann Linde)周五在布雷斯特對媒體表示,「我們完全支持立陶宛」,北京的做法「不可接受」。

中國外交部
中國外交部稱, 立陶宛公然在國際上製造「一中一台」,中國決定將其與立陶宛的外交關係降為代辦級。

奧地利外長沙倫伯格(Alexander Schallenberg)也表示,「重要的是團結起來,以防止其它大國單獨挑戰我們的成員國,並進行區別對待,不管是俄羅斯還是中國。」

德國外長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在行前表示,「如果歐洲遵循統一路線,團結一致共同行動,那就是重量級對手;如果分裂並各自行動,歐洲的戰力將低於其量級」。

德國去年還對中立關係模糊其詞,責怪立陶宛在沒有與歐盟成員國商量的前提下,就擅自與北京發生糾葛,如今似乎一反常態力挺立陶宛。有分析指,這主要是因為德國的汽車企業目前也受到貿易制裁的影響。

立陶宛總統瑙塞達
立陶宛總統瑙塞達此前表示,以台灣之名字開設代表處是個「錯誤」。

立陶宛面臨重重壓力

立陶宛外長蘭茨貝里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一再呼籲歐盟採取進一步的具體行動。

蘭茨貝里斯近日在美國《華盛頓郵報》的採訪中再次呼籲歐盟支援,稱立國政府對中國的立場有賴於布魯塞爾更有力的支持。

「我們能承受的壓力只有這麼多。但如果我們團結一致,如果我們給出非常明確的回應,即這種脅迫不僅僅是針對聯盟中的一個國家,而是對單一市場的侵犯,那麼就能發出信號——這是違反歐洲規則的」,蘭茨貝里斯說。

立陶宛正對其開設「台灣代表處」的「勇敢」之舉付出代價。據報道,有上百家立陶宛公司無法通過中國海關進行貨物清關或轉運。歐盟官員表示,中國還在威脅與立陶宛有貿易往來的跨國企業。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ARzC6QMdz8

立陶宛遭受的國內壓力也越來越大。一項新的民意調查顯示,只有13%的立陶宛民眾支持其政府對中國的強硬政策,58%表示反對。

立陶宛政府內部的分歧也凸顯出來。其總統瑙塞達(Gitanas Nauseda)1月4日表示,以台灣之名字開設代表處是個「錯誤」,受到廣泛關注。這凸顯出他與該國總理希莫尼特(Ingrida Simonyte)領導的中間偏右的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的分歧。

台灣在盡其所能緩解立陶宛的貿易壓力。1月11日,台灣宣佈向立陶宛提供10億美元的融資基金,以推動與立陶宛企業的合作,聚焦半導體等行業。在此之前,1月5日,台灣已決定設立2億美元的中東歐投資基金,以推動與立陶宛之間的經濟與科技發展戰略。

立陶宛最大的貿易伙伴包括兩個波羅的海國家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以及俄羅斯和歐盟。有分析稱,雖然台灣已經在加緊發展與立陶宛的貿易關係,但立陶宛的出口結構在短期內不太可能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