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籃打水一場空!恐怖主義再起 中國還沒從塔利班撈到好處 反先自陷險地

·8 分鐘 (閱讀時間)
伊斯蘭國組織ISIS(如圖)雖然已被消滅,但隨著美國撤離阿富汗,恐怖主義組織ISIS-K又趁勢崛起,一旦這股力量跟疆獨合體,中國和塔利班交好,想在阿富汗撈好處的打算,恐怕終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圖:央廣資料照片
伊斯蘭國組織ISIS(如圖)雖然已被消滅,但隨著美國撤離阿富汗,恐怖主義組織ISIS-K又趁勢崛起,一旦這股力量跟疆獨合體,中國和塔利班交好,想在阿富汗撈好處的打算,恐怕終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圖:央廣資料照片

正當美軍在8月底前完成阿富汗撤軍期限前,26日喀布爾機場發生兩起恐怖攻擊,造成數百人傷亡,其中包含13名美軍死亡,創下美軍進入阿富汗以來單日死傷最慘重的一天,當日美國總統拜登隨即發表談話,表示「我們不會忘記,也不會原諒,我們會追擊你們,讓你們付出代價」。承認發動攻擊的ISIS-K「伊斯蘭國呼羅珊分支」(Islamic State Khorasan)自稱是ISIS分支,該組織成立於2015年,屬於激進的基本教義派,是阿富汗境內最極端、最激進的恐怖主義武裝攻擊組織。

為ISIS組織的分支

ISIS-K成立之年,適逢ISIS伊斯蘭國組織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到處拓展勢力,曾經攻克伊拉克政府,西方國家將ISIS視為邪惡的恐怖組織,但是對全球各地的伊斯蘭極端主義者而言,ISIS的成功實踐伊斯蘭教法,重建伊斯蘭宗教權威,是值得效法的對象與行為,一時之間各地的基本教義派均自稱是ISIS的分支以吸引支持者加入。本次犯案的ISIS-K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成立,ISIS被消滅後,各地的分支機構仍然在各地進行恐怖攻擊。ISIS-K主要盤踞在喀布爾以東與巴基斯坦邊境緊鄰的南格哈爾省,靠走私人口與毒品獲得經經費,以擴大組織影響力。

與塔利班曾為盟友

ISIS-K與塔利班原為盟友,兩者共同目標就是要將美軍完全趕出阿富汗,實現伊斯蘭純淨國度,然而美國重新與塔利班談判後兩者在理念上產生分歧,ISIS-K繼承ISIS思想理念,一心一意要對西方國家輸出所謂的「聖戰」,和塔利班只想趕走美軍管好阿富汗的目標不一致。因此兩造在美軍宣布撤軍之前就已經發生過衝突,而多數的遜尼派穆斯林武裝組織均支持塔利班重新執政掌權,唯獨ISIS-K痛罵塔利班是叛徒;另外對女權、異教徒等作為,ISIS-K主張必須用打的,而非像塔利班那麼軟弱都是用談的,因此ISIS-K認為塔利班的信仰是不夠堅定的。


除塔利班之外,還有其他激進組織的存在,對女權、異教徒採不同作法。(圖:Ehimetalor Akhere Unuabona)

凸出其他聖戰組織的存在

與台灣關注焦點不同的是,台灣關心美國的是:「是不是值得信任,台灣會不會被拋棄」;而西方媒體對這次美國的撤軍行動,紛紛指責美國的無能,而這個指責卻也顯示出伊斯蘭組織極端組織在這場勝戰中的勝利,也是告訴全世界極端組織現在採取的方式是有用的。

在塔利班拿下阿富汗政權之後,葉門的蓋達組織還施放煙火慶祝「聖戰」勝利,另一方面發表聲明表示,只有進行「聖戰」才是唯一符合律法又能趕走外國勢力,重建伊斯蘭秩序的可行之路。ISIS-K這次的恐怖行動用意除了要重創美軍,另一方面也要告訴塔利班的是:「阿富汗不是你說了算,你無法掌握全部的情勢發展」,也是要凸顯除塔利班之外,仍然還有其他聖戰組織的存在。

成為中國西北地區嚴重威脅

隨著ISIS-K和塔利班的分道揚鑣,未來勢必將引起其他激進組織的群起效尤,阿富汗境內恐怖主義也將因為這次事件之後興起並外溢,屆時將成為西方世界的安全隱患!不只西方世界,與阿富汗相連的中國新疆也將成為極端勢力輸出的標的之一。

在美軍撤離之際,中國外長王毅,在7月28日於天津會見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一行,希望塔利班和恐怖份子劃清界限,而塔利班也表態決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希望中方參與更多阿富汗和平重建進程,在未來阿富汗重建和經濟發展中發揮更大作用。顯見塔利班和中國基本達成合作共識,也將引起原本在塔利班庇護之下的疆獨組織的不滿,轉而與ISIS-K等激進組織相結合,未來將成為中國西北地區的嚴重威脅。

中國加強維安部署

就在塔利班和中國交好之際,北京遠望智庫研究員周晨明表示:「中國近幾個月已在連接阿富汗和新疆的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加強佈防」;而中國駐伊朗大使華黎明則表示:「塔利班和極端主義、恐怖組織有著根深蒂固且複雜的關係」;而法國大學管理學院(Écoles universitaires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張俊華在德國之聲中文網刊登的評論則指:「塔利班是軍閥民兵組合體,內部意見並不一致,和王毅會面的巴拉達不能代表整個塔利班」。

上揭所示,雖然中國與塔利班教好,塔利班也保證不讓恐怖主義進入新疆地區,然而,中國駐外官員及國內外學者並不認為塔利班能夠完全控制所有激進團體,事實上中國也已經部署相關維安工作,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6月中印邊境正當對峙持續之際,親自帶隊巡邏中印邊境,並且在邊境為界碑「描紅」而有功的西藏軍區司令員汪海江中將,近期改調新疆軍區司令員,可以想見意在管控維穩工作。


中國面臨內憂外患的窘迫形勢,挑戰當權者習近平。(資料照/中國政府網)

中國西進阿富汗難以如願

根據報導,中國目前在阿富汗已經取得艾娜克(Mes Aynak)銅礦30年租約,此外也覬覦阿富汗的黃金、鈾和鋰,同時阿富汗也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重點地區;另中國政府希望蓋一條連結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和中巴經濟走廊之間的喀布爾-白夏瓦(Peshawar,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高速公路,因為喀布爾坐擁電纜、公路、鐵路等中巴經濟走廊的主幹道,因此中國在跟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代表視訊會議之時,提議要在喀布爾投資620億美元。

但是如上所述,阿富汗境內的激進組織,以及仇中的疆獨團體在跟塔利班劃清界限的情況之下,中國西進阿富汗的計畫已經暴露在恐怖攻擊的威脅之下,恐怕是「竹簍子打水一場空」。

中國內憂外患加劇

2016年中國實施軍改,將7大軍區改為東、南、西、北、中5大戰區,分別應對5大戰略方向之威脅。如今美國撤軍阿富汗,中國西部戰區面對三股勢力再度崛起,勢必威脅新疆維穩工作,而且將帶動藏獨勢力的蠢蠢欲動,另外還有中印邊界問題;北部方向來自東北亞的北韓仍然有太多不確定因素;東部方向則有印太戰略圍堵及台灣問題;南部方向除印太戰略圍堵,上有南海這個棘手問題;中部方向則是中國自身內部問題,習近平的挑戰從未消失過。各方向的威脅讓中國周邊的安全挑戰愈趨嚴峻,加上國內領導人接班、貧富不均、人口結構、經濟發展,以及面對西方國家的科技制裁及貿易戰等問題,均使得中國面臨內憂外患、腹背受敵的窘迫形勢。


美日澳三國軍隊在南海進行聯合操演。圖:美國海軍

台灣應謹慎因應變局

中國2019年的國防白皮書揭示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安全面臨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更加突出,世界經濟和戰略重心繼續向亞太地區轉移,亞太地區成為大國博弈焦點。

中國是當前世界發展重心與焦點,然而當前的國際形勢並不利中國的穩定發展,面對各大戰略方向的威脅,必須投入更多資源應對,中國將會顯得備多力分,且將面臨左支右絀。

而就台灣而言,面對中國複雜的內外情勢尤須更加謹慎應對,畢竟兩岸隔海相望,威脅近在咫尺,不可不慎;台灣除應加強在國際上的戰略佈局外,並一如明代政治家錢琦在《錢公良測語》中所說的:「治人者必先自治、責人者必先自責、成人者必須自成」,須以「人助必先自助」之道,加強國家總體實力的建設與提升,如此才能有效應對外部的威脅與挑戰。


面對中國複雜情勢,台灣更應該戒慎恐懼,做好一切準備。圖為2020年漢光操演反登陸作戰。圖:國防部提供

延伸閱讀

>>看清楚阿富汗變局:戰略移轉印太有利台灣、中共結合塔利班 進退兩難
>>中國力挺塔利班 經濟與安全是主要考量
>>塔利班重奪政權 開啟阿富汗、美國新棋局 (影音)

作者》陳文甲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兼任副教授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英國與塔利班直接對談 討論撤離阿富汗安全通道
美軍正式撤出阿富汗 塔利班政權挑戰才正要開始
允提供重要支持 強生:英國萬分虧欠阿富汗難民

更多相關新聞
曾為日本工作 阿富汗男收塔利班死刑通知書
阿富汗通貨膨脹、貨幣狂跌 新任央行總裁竟是「退伍戰士」
國際組織切斷神學士金援 無國界醫生組織:醫療體系面臨崩潰
神學士接管喀布爾機場 開皮卡難掩興奮之情 下秒卻糗爆
拜登與甘尼「最後通話」曝光 危機當頭竟渾然不知?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