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樁動搖國本的金融弊案 《十信風暴》揭開幕後祕辛

鏡文學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圖片來源:iStockphoto)

1985年台灣爆發史上首樁金融弊案,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違法超貸,引起擠兌風暴,不僅重挫台灣政治、財經,更造成社會不安、舉國動盪。「十信案」堪稱台灣史上首波大規模金融海嘯,內情複雜、牽連甚廣,時任財政部長、經濟部長、國民黨祕書長皆因本案去職,頓時沖垮台灣經濟,更瓦解了蔡氏龐大金融家族。

十信案至今時隔35年,由當年身在新聞第一線的資深記者、評論家、鏡文學作家王駿,集結全程十信案報導的採訪記錄,起筆《十信風暴》作品。文中絕大多數人物,都以真實姓名呈現;此作既為小說,也是紀實,劇情骨幹皆有所本,結合當時新聞報導、行政院與監察院調查報告為張本,加入當事人口述,以小說形式全方位剖析,解密此案不為人知箇中內幕。

===《十信風暴》搶先看===

民國七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這年最後一個星期六,台北連日冬雨,雨絲忽大忽小,有時疏有時密,死纏爛打,已經下了超過半個月。這日子,既濕且寒,一派陰霾,天氣不好,連帶讓人心情跟著往下沈。時辰是週末午後,這會兒工夫,台北市忠孝東路、中山北路口這一塊地方,行政院早已下班,門庭冷落車馬稀。院長辦公室裡,俞國華先是草草吃了盤工友所送來客飯,繼而稍稍打了個盹。

睜開眼,站起身,俞國華穿上西裝外套,抓起公事包,推門而出。辦公室外頭,女秘書見老闆出來,趕忙按鈴,通知樓下備車。黑頭車頂著毛毛細雨,自忠孝東路向右轉了個彎,滑上了中山北路復興橋。自六月間出任閣揆以來,俞國華每週六中午下班後,稍事休息,即驅車往強人大直七海官邸而去。這幾年,強人糖尿病嚴重,未必每天都去總統府,至於每週三上午國民黨中常會,也經常缺席,改由中常委輪流主持。

強人即便出席主持中常會,亦飽受糖尿病折磨。老規矩,每次開中常會前,強人須宣讀總理遺囑。強人當行政院長時,身強體健,四處下鄉;之後,第一任六年總統任期,身體就明顯變差。這一年五月,強人連任總統,體力更加衰落,受糖尿病影響,視力急遽惡化,每次開中常會,宣讀總理遺囑,往往看不清遺囑文字。為此,中央黨部特別放大總理遺囑字體。沒過多久,強人視力更加模糊,還是看不清放大後遺囑文字,於是,只好再度放大遺囑字體。如今,那總理遺囑字體,每個字已經大如核桃,強人勉力而為,讀起總理遺囑,還是難免吃螺絲。

強人體力日衰,老眼昏花,但腦力絲毫不受影響,依舊是周密嚴實,只因不耐文牘之苦,故而每週週六下午,必與俞國華面談,聽取一週大事簡報,並為下週之事,預作綢繆。

黑頭車下了復興橋,順著中山北路,向北而行。俞國華年歲不小,實歲已過七十,這天上午,去總統府開江南案專案會議,折騰一上午,頗覺疲憊。這時,仰靠在車後座布套沙發上,閤眼養神。江南案,爆發至今兩個多月,他雖為行政院長,但對此案內情,其實不甚了了。他自二十歲北平清華大學畢業以來,追隨強人父子半世紀,深受強人父子器重,擔任中央銀行總裁,前後十五年半,緊緊掌控財經金領域。

原本,強人心意已決,這年三月國民大會選總統之際,起用行政院長孫運璿出任副總統,同時兼任行政院長。無奈,就在選前不久,春節過後,孫運璿中風,人雖然救了回來,卻已不復原先模樣,難以再擔當重任。於是,強人改以李登輝入替,出任副總統,並由央行總裁俞國華,接任行政院長。俞雖當院長,管的主要還是財經金這一塊,其他領域,還是強人如臂使指,直接調度。就說這江南命案,事發之後,由國安局出頭扛鼎,底下八大情治機構聯手作業,他這行政院長,其實插不上手,也不容他插手。

不過,做此官,行此禮,台面體制上,他還是行政院長,故而每次開江南案專案會議,他都得列席。這天上午,國安局又在總統府開專案會議,他在那兒枯坐兩個多小時,聽了案情,曉得事情全貌,如此而已。

江南案,震動國本,卻不關俞國華什麼事。車上,俞國華凝神細想,想著前天傍晚,七海官邸那通電話。電話裡,強人侍從秘書親口轉述強人指示,要俞院長週末下午前往面談時,務必準備台北第十信用合作社歷年相關檔案資料。為此,俞國華特別指示央行舊屬,窮一日工夫,備妥詳盡資料,並撰寫案由摘要。昨天晚上,俞國華在家,連夜徹底看過這份檔案。

其實,台北市信用合作社主管官署並非中央銀行,信合社中央主管官署為財政部,地方主管官署為臺北市政府財政局,而業務檢查、督導單位,則是台灣省政府合作金庫。十信自民國六十五年以來,連年弊端不斷,財政部、財政局公文往返頻繁。所有這些公文,往返之際,都另外錄有副本,轉知中央銀行。俞國華接到七海官邸密令,說是強人要親自過問十信之事,心想,這裡頭不知有何疙瘩關節,為求謹慎,就沒驚動財政部、財政局,而是悄然要央行舊屬,蒐羅過去數年間有關文件副本。

畢竟,自己當過十五年央行總裁,又是現任行政院長,央行舊屬仍是俯首貼耳,奉命唯謹,一天之內,就把事情辦好。如今,這一整套十信歷年弊端卷宗,就裝在手提公事包裡,等著向強人簡報。

俞國華右手幾根指頭,輕輕摩挲那公事皮包,眼睛瞧著窗外。此時,黑頭車在中山北路、民族東西路口,碰到紅燈,稍停片刻。俞國華瞧著前方,由民族東路、民族西路,向北面延伸,以迄基隆河,中山北路東西兩側,大片美軍遺留營房,猶兀自矗立,尚未改建。六年前,美國宣佈與中華民國斷交,駐台美軍悉數撤離,在台北市精華地區,就留下幾處大面積營區。

這裡頭,信義路師大附中對面,是美軍顧問團。這地盤,現在已成美國在台協會。而中山北路這兒,東西兩側各有營區,當年是美軍後勤供應總部(Headquarters Support Activity, HSA),這供應總部由海軍掌管,故而又稱「海軍供應處」。HSA西營區,是由民族西路往北,直到民防廣播電台、圓山動物園。東營區,則由民族東路往北,直抵基隆河。

還有一處營區,位於HSA東營區北邊,瀕臨基隆河這一片,以前是美軍協防司令部。這兩處大面積營區,美軍撤離後,至今六年,迄未開發。

上星期,經建會報了個公事上來,說是要在昔日美國海軍供應處西營區,蓋個足球場;東營區面積大,除了蓋個美術館之外,另外還把新生南路憲兵司令部遷過去。

美術館,得其所哉,沒多大問題。至於足球場,俞國華很清楚,這地方正是松山機場降落航道,飛機打這兒降落,噪音必多。如蓋足球場,比賽起來,裁判哨音都聽不清楚,實在不適合。問題是,強人那弟弟,不斷奔走爭取,非要在這兒蓋足球場不可。幾個月前,他曾為此,專程向強人報告。那天,他向強人細數此事原委,說是那地方條件差,不適合蓋足球場,但架不住強人弟弟壓力,實在難為,因而,要由強人決定。

俞國華記得很清楚,那天面見強人,強人聽聞此事,表情複雜,夾雜傷心、苦楚之色,勉強揮揮手道﹕「隨他去吧,就是個足球場,讓他蓋去吧!這還是小事,他還打算要鬧更大的事。」

《十信風暴》於鏡文學網站刊登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3hxolKK

《十信風暴》於鏡文學網站刊登中
《十信風暴》於鏡文學網站刊登中

你可能還想看>>>

推理犯罪經典《見鬼的法醫事件簿》一刀一刀將真相解剖出曙光

母愛是無私還是自私?扭曲的愛系列《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

警官與角頭是敵?是友?資深記者之眼揭發黑白交界的貪慾勾結

「鏡文學」全台最大文學閱讀網站,以台灣獨特的原創內容,與全球熱門入口網站Yahoo跨界合作,用故事開啟「新鏡界」,扶植故事創作人才,連結華文世界的影視與文創網絡資源,成為台灣故事IP孵育的領頭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