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輪戰疫的全球賽局

施文儀
中國時報

世界衛生組織(WHO)祕書長譚德塞宣布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之後的兩天(13日)指出,歐洲成為全球「大流行」的震央。中國、義大利及伊朗相繼成為全球疫情確診數及死亡數的雙料前3名。整體而言,中國大陸疫情趨勢已往下走,而歐洲正在快速蔓延中,如果歐盟仍未發揮區域聯防,拿出有效辦法,放任各國自吹自號,則歐洲疫情超越中國指日可待,歐盟情誼也會遭受嚴重衝擊。

美國也不遑多讓,川普總統先是漫不經心,後又充滿信心,終於正視用心,宣布全美進入緊急狀態。不過,以專業著稱的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遇到川普總統,這回能否秉持專業及統合各州政府來防控疫情,須進一步觀察。

大陸疫情則在大外宣的框架下.藉著「一省救一國」的口號來反映前景大好,並企圖化危機為轉機,化病毒首源的罵名為專業慈善的美名,也算是用心良苦。

從歐、美疫情的爆發蔓延,除了看出新冠疫情已充分展現出傳染病「病毒雖小,無遠弗屆;鄰國衰小,利輕疫重」的本質外,尚有下列4項觀點值得一提。

一是中國得以藉機擺脫汙名及罵名:疫情在大陸發展兩個月,除自己咬牙封城外,還被各國指責、撤僑、斷航、貼標籤等處置,心情必不好受,但現在看到全球疫情蔓延,當初嫌中、鄙中的國家也相繼淪陷了,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心中難免「風真透」一番。

二是證明譚德塞犯了致命的錯誤:當WHO遲至1月31日才公布全球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時,還強調PHEIC的發布並無意對中國不信任,最高戒備是針對那些「公衛體系落後國家」。歐美各國公衛體系真的落後嗎?他們卻相繼淪陷,顯然若非歐洲國家中了譚德塞的反話,就是譚德塞犯了致命錯誤。

三是歐美疫情反噬中國大陸並非完全不利中國:大陸已放話嚴防歐美疫情反噬。義大利已成疫情的榜眼,且仍在快速惡化,其防控措施又是嚴而不密、明而不快,不僅擴散至全歐洲,大陸必然也將遭反輸入。只是大陸解封、開工在即,疫情也可能瞬息爆發,若加上境外移入病例,豈不是增加防控負擔?但是少數的境外移入病例可增添大陸也受害的形象,有助於減少對世界的愧疚,若有美國境外移入個案,更會成為大外宣材料。

四是可從中國、港澳、美國聯邦、歐洲申根邦聯及台灣等5種政治體制來檢討對防疫的影響:若想從疫情防控的成敗來論英雄,還言之過早,畢竟初賽才結束,二輪才開始。一黨專制的中國在初賽中出局,二輪正力求敗部復活;一國兩制的港、澳得處處顧慮中南海的臉色,終將與祖國共存共榮;歐盟邦聯和美國聯邦在初賽棄權,二輪成主賽國,都存在合作及指揮的問題,面對急如風的疫情,聯邦可能略勝邦聯一籌。

台灣二輪賽在3月15日境外移入個案數再度超過本土病例而展開,台灣靠著民主體制加公開透明,指揮中心專業明快及安定民心贏得初賽,人民一經比較他國,紛紛以台灣為榮。但二輪賽在超前部署下,台灣接下來防疫策略究竟會續採英系(小英),還是衡量防疫資源酌採佛系精神,就看執政者的智慧抉擇與拿捏了。(作者為前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副局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