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當黨主席就上手

楊方儒
旺報
台北市長柯文哲12日深夜起程搭搭機出訪歐洲四個城市,他深夜抵達桃園國際機場時,受到民眾黨的支持者與搭機旅客的熱情歡迎,他也親切的幫支持民眾簽名與自拍。(陳麒全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12日深夜起程搭搭機出訪歐洲四個城市,他深夜抵達桃園國際機場時,受到民眾黨的支持者與搭機旅客的熱情歡迎,他也親切的幫支持民眾簽名與自拍。(陳麒全攝)

柯文哲成立民眾黨,並親自出任黨主席以來,確實有許多論述與觀點,已經跳脫台北市長的格局。

包括成立立法院「在野大聯盟」,以及挑明了不分區立委蔡壁如,未來與民進黨總召柯建銘的立院「同儕關係」,柯P全都直言不諱公開分享。

劍指2024年大選

蔡壁如在親自到立法院「學習」之前,也表明,一個新興政黨的成立,就是要以執政為目標!這明顯看得出來,民眾黨斬獲158萬政黨票後,將台北市以外始終隱晦的柯粉數字,成功轉化為5席不分區立委,已然劍指2024年總統大選。

值得對比與回顧的是,時代力量在2016年大選中,也以5席立委成為立院第三大黨,但從「一例一休」到《反滲透法》,時代力量的主張與修正動議,都不被民進黨黨團採納。猶記2018年寒冬時節,為了呼籲執政當局退回《勞基法》修惡,這5位時力立委深感在體制內無力回天,還特地到總統府前禁食。

大小綠都會有如此鴻溝,總是直來直往的柯主席,如果不滿府院意志,未來又會不會帶著5位民眾黨立委,到他主政的凱達格蘭大道抗議呢?

民眾黨已經放話,要把台北市政府的公開透明文化,帶進立法院當中!這立即遭到柯建銘反擊說,「走了做秀,來了白目!」

當然,立法院的議事效率,以及各黨派的協商運作,確實是歷經30年的醬缸體制,也真的需要民眾黨與時力扮演「鯰魚」角色。

事實上,在兩黨制的台灣,區域立委的選區,確實很「小」。在2008年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之後,立委選區比議員選區還要小,小到只有兩黨對決的空間,小黨難以在藍綠兩黨之間突圍。

小黨很難出頭天

小黨很難出頭天!親民黨、新黨、台聯,乃至於時代力量,都是國會歷史上的例證。洪慈庸與林昶佐脫黨,以及時代力量一年來的路線之爭,只是大環境中的縮影,至於台灣民眾黨,未來是否能夠跳脫小黨宿命?2024年,選票會給柯文哲答案。

對於柯文哲來說,如何第一次當黨主席就上手?相較於國民黨吳敦義前主席,選後在黨內外遭全面討伐的困境,以及民進黨主席卓榮泰主席,攜手祕書長羅文嘉與副祕書長林飛帆,跨世代的綠營中央新系統,歷經總統勝選後越來越鞏固,相信都值得民眾黨借鏡。

至於泛藍的新黨與親民黨,如今確實遭遇真空危機。未來在兩岸論述上,是否能夠贏得年輕世代認同,確實是藍營必須重新構思,以及在決策體系必須由新生代領軍的關鍵作為。(作者為幣特財經暨KNOWING新聞總編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