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果陀

·1 分鐘 (閱讀時間)

等待果陀

春天的含羞草還在閃躲

慌亂的夏天已趕到

那隻蟬早早抱住枝椏

以單調的複數

唱著輓歌

夜將至 路上行人走匆忙

晚燈已亮 照不見回家的路

燭光漸殘 時光是否不離不棄

漆黑的夜裡,你在哪個角落

守著長夜的人 不見果陀

唯讀字機吐著單調數字

天上的星星何其多

誰在乎少算了哪一個

只有那守護天使,暗光鳥般

疲憊身軀帶著炙陽的餘溫

在靜止的空氣中與光影拉鋸

早已嘗不出汗與淚的鹹度

風雨中依稀的背影

塵埃裡都是孤獨的你、我

不要說沒有傷痛

挖割的傷口尚未撫平

又敗給一束曙光

與崩潰河堤縫合的暗瘡

現實矛盾的神喻

把夜夢推落下雲端

仍懷著洪荒之力 等待

螢幕前不僅是數著手指

事故是一幕幕的哀傷

是靈魂救贖迫切的悲愴

悲劇裡,有多少人留在昨日

又有多少人轉身進入明天

回歸校正 掩不住死亡的病例

當生命樹已枝葉茂盛

等待的遲遲不來 是誰病了

拉長的頸子似鹿

聽 風雨中弦音不輟

路迢遙 燈盞要繼續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