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疫情退場 「增量政改」上場

蘇泳霖
旺報

不久前,大陸駐澳公使王晰寧在澳洲電視節目的言論,受到海外輿論關注。毋庸諱言,新冠肺炎疫情在大陸的爆發,自然再度引發西方對大陸政治體制的固有偏見。

誠然,大陸在短短一個月內有效控制境內疫情,已經證明了體制效能,對比近期歐美日等國在病毒傳入後,同樣陷入物資短缺、社會失序、政府應對不力等問題,更能客觀評價中西政治體制的特質。不過,回顧湖北武漢當局在1月中旬前,對疫情的錯誤判斷與糟糕處置,再加上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等問題,大陸從上到下都意識到了改革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改革已成政治正確

但這又回到最近10年大陸圍繞「改革」的輿論怪圈。「改革」2字已經成為政治正確,誰都在喊改革,但怎麼改、改成什麼樣,分歧相當大。特別是胡溫時期輿論較多著墨的「政改」話題,也隨著「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提出,某種程度上和當年的語境與內涵相距甚遠。

好在這次疫情暴露出問題與短板。首先,這次改革應該被界定為「政改」,因為改革範圍除了醫療、疾控等重點外,還應涉及完善監督體系、應急體制、社會組織等領域,超出了「行政體制改革」範疇。其次,這次改革必然是「增量政改」,是在堅持現有架構、既有原則之上的政治改革,否則就會犯下「顛覆性錯誤」。

「增量政改」不妨可以考慮幾個面向:第一個面向,各級人大政協常委會成員,是否可探索試點「專職化」?過去大陸認為人大代表專職化不合國情,但規模較小、專業化程度較高、對體制運作較為熟悉的人大政協常委會組成人員,若能夠試點專職化監督政府工作、調研基層實情、直接聯繫群眾、推動立法工作,將對政府施政都是重要助力。

近年來大陸人大政協都先後推出專題詢問、對口協商等新機制,輿論反響不錯,若輔以專職化的代表委員監督問政,相信可以監督更有力、運作更順暢。那麼,專職化的代表委員會不會成為體制內「不穩定、不和諧因素」?這個問題其實相當重要,因為港台民意代表操弄民粹的教訓殷鑒不遠,但大陸的代表委員大部分都是中共黨員,包括民眾熟知的鍾南山、「網紅醫生」張文宏,都具黨員身分。若讓類似背景的各界菁英擔任專職化代表委員,只會有助於大陸體制公信力。

第二個面向,大陸「監察體制改革」是否可以更加完善、全面?此次疫情發生後,不少人借李文亮事件呼籲制定《吹哨人保護法案》,但這種完全照搬西方的政治倡議,不符大陸實際。其實,李文亮醫生本身也是共產黨員,卻遭到了公安的訓誡。

應廣聘特約監察員

2018年大陸正式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監察對象實現了全覆蓋,並且設立「特約監察員」制度。如果以此次疫情為契機,將西方語境下的「吹哨人」與體制內的「特約監察員」相結合,試點在大陸基層黨員中廣泛聘用「特約監察員」,若在基層發現任何情況,都可以藉由該機制直接呈報國家監委,都有助於大陸高層準確掌握基層實情,同時也避免內參層層篩選、周期較長的問題。

第三個面向,大陸「輿論監督」與「群團改革」需要深入反思調整。首先,此次疫情中,大陸真正「犀利」的監督和質疑,僅剩下個別財經媒體,而過去曾勇於揭弊的「異地監督」不再有力,故未來能否一定程度恢復,事關輿論監督的力度和成效。其次,大陸群團改革以去行政化為目標,但應對此次疫情幾乎失靈。如果借鑒社會企業概念,將企業化、提高效率、完善透明度作為大陸群團改革的方向,不失為一個積極穩妥的切入點。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