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新莊王小姐為何是「漱口杯」的問題?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新頭殼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29日在電視辯論會上批評媒體胡亂造謠、沒水準,引起外界爭議。 圖:翻攝自YouTube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29日在電視辯論會上批評媒體胡亂造謠、沒水準,引起外界爭議。 圖:翻攝自YouTube

[新頭殼newtalk] 還好,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堅持要挑戰現任總統的電視論會只有一場,不然這種近乎醉漢罵街與公然脫鞋搓腳的鬧劇,透過電視直播讓全世界看到,那還真是能讓台灣立即名揚國際。

韓國瑜過去多次堅持要跟現任總統辯論所謂的「政策」,一再說要年輕人「不投我沒關係,看我政見」。結果三場公辦政見會裡,完全聽不出有任何具體政見。最後一場辯論會裡,更是毫不遮掩的直接謾罵,連媒體提問者都遭波及。

2019年12月29日《新頭殼》報導〈韓國瑜嗆《蘋果》提問:要不要問我幾歲前是處男?〉:

「2020總統大選『電視辯論會』今(29)天在公視舉辦,在媒體提問階段時,蘋果日報副總編輯蔡日雲向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提問『你與新莊王小姐有私下的金錢往來,要如何說服選民,上任後不會欺瞞選民?』

對此,韓國瑜直接當面回嗆『謝謝蘋果日報的提問,完全反映蘋果日報這種沒有水準的媒體。』

韓國瑜表示,他談的是大海、國家的發展、總統的領導、總統的派系被包圍、未來中華民國的前途,反嗆蘋果日報「你跟我談的是一個漱口杯的問題,我的私生活,你為什麼不問我初戀幾歲?你為什麼不問我結婚前談過幾次戀愛?你為什麼不問這些問題?』

韓國瑜痛批,自從董事長黎智英將蘋果日報跟壹週刊帶入台灣,把台灣弄得的腥風血雨,『抹黑、造謠,非常沒有水準,讓我大失所望。』韓表示,在兩個月前提告蘋果日報,『為什麼只看到韓國瑜的八卦,看不到蔡英文的八卦?』……」

為何不敢對吳宗憲與博恩發酒瘋?

韓國瑜在電視辯論會上,完全不回覆蘋果日報與中央社的提問,只是像酒空那樣的亂發酒瘋。國民黨提名這樣的酒空來選總統,也證明了這個黨的墮落與無恥。

鄉民們自有公評:蘋果日報問的新莊王小姐600萬,之前韓國瑜上吳宗憲的節目時,不也被問到過?中央社問的國家主權問題,之前韓國瑜上博恩的節目時,不也被問到過?面對同樣的提問,這酒空為何不敢在節目上,對吳宗憲與博恩大發酒瘋?

公道自在鄉民之間,台灣媒體可排出藍綠光譜,這是常識。問題是你韓國瑜要罵三立或自由是綠媒,就像有人認為旺中或重工是紅是藍那樣,大家不會有意見。但硬要說蘋果與中央社是綠的,這就是在考驗鄉民的常識了。蘋果與中央社在藍綠光譜上,究竟該落在哪裡?鄉民的智商不等於韓粉吧?

韓國瑜指控蘋果「為什麼只看到韓國瑜的八卦,看不到蔡英文的八卦?」問題是蔡英文家族1997年出售內湖區6期重劃區內15筆土地,蘋果也沒少報啊?蔡英文每月自費6萬元聘請「三重小甜甜」當廚師,蘋果也報導過啊!

新莊王小姐的600萬,是你韓國瑜自己的情財八卦,還不是什麼家族八卦。而且《壹週刊》的報導是出自電訪王小姐的,那必須是王小姐自己願意說的。報導內容既非旁人爆料,更非狗仔偷拍。韓國瑜若有不滿,應該去找王小姐去私下解決,而不是遷怒《蘋果日報》。

什麼是「一杯水主義」?

當然,《壹週刊》與《蘋果日報》從香港登陸後,對台灣的酒國文化確實產生衝擊。以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甚至公開揚言:「沒上過酒家的不是男人。」他說的這句政治圈實話,招致所有婦女團體大加撻伐;問題是積習難改,「續攤」文化也越來越誇張。

但有了《壹週刊》與《蘋果日報》,官員就有了推辭的藉口,從此不用再「續攤」。本魯訪談過許多業者,甚至有些老「濕」雞都抱怨說,狗仔偷拍「續攤」,甚至酒店妹亂爆料,讓八大行業重創。換個角度來看,《壹週刊》與《蘋果日報》反而成了很多正常家庭的救星。

不過對於整天想「蹭酒」解饞的酒店high咖來說,《壹週刊》與《蘋果日報》就是殺父仇人了。當然,酒店high咖與八卦媒體間的恩怨情仇,日後有機會本魯再細談。還是先解釋一下為何《蘋果日報》問的新莊王小姐,為何會成了「漱口杯」的問題?

關於漱口杯,就必須從共產黨裡的「一杯水主義」說起。20世紀初俄國大革命時,共產黨裡出現一種性道德理論。就是在共產社會內,男女雙方滿足性慾的需要,就像喝一杯水那樣簡單平常。

「一杯水主義」是把男女之間的性關係,形容成口渴了就應該喝水。既然是喝水,只要能解渴,用什麼杯子就不重要了。漱口杯也可拿來喝水,喝到不想喝了之後,還能再用來漱個口。而且每個人都能用每個漱口杯,大家公用,所以不用太計較。

「共匪,共匪,你怎麼還不來?」

戒嚴時代成長的台灣中年人,因為兩岸隔絕30多年,對於共產黨的一切術語都很陌生。但為何「一杯水主義」卻會人盡皆知,這當然還是拜電視所賜。

1975年4月,老蔣駕崩與中南半島三國赤化,讓台灣人心浮動,小蔣登基後為了安撫民心,特令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聯合華視與中製廠,以空前的製作經費與軍方支援的物力人力,製播一齣描繪共產黨在中國發展歷史的影集《寒流》。

取名「寒流」,是意指共產黨猶如寒流,讓人民「仇匪恨匪」。這齣戲自1975年開始拍攝,該總長60集,橫跨年代從1925年國共合作開始,至1976年之四五天安門事件為止。1976年1月12日起,三台聯播的反共連續劇《寒流》開始播出。

這部台灣電視史上首創的自製影集,動員海內外知名演員三百多人。在台灣不夠紅的「咖」,就跟今天對岸拍的《建國大業》那樣,想跑個龍套都沒你的分。

不過大家也千萬別誤會,《寒流》雖是政治宣傳片,但藝術價值即使過了30年看來,依舊比《建國大業》高上許多。這部連續劇不但在台灣多次重播,還配上台語、客語播出,收視率始終不衰。

《寒流》好看到每一集幾乎都是一場電影,而且每一集都有一個劇名,但因為是三台聯播的政治宣傳,所以連當時才讀國一的本魯,就與全國學生一樣,也被強迫收看,還要寫心得。

其中有一集叫「18個男人」,意思是說延安那裡男多女少,18個男人才能配1個女人。雖然是要醜化共產黨的「一杯水主義」,敘述這裡男女關係混亂,但很多同學們一想到在這裡能玩「19P」,似乎還有點羨慕。

尤其有一集是當年被稱為「千面女郎」的李虹,身材妖嬈自然不在話下。李虹在《寒流》飾演一個女匪幹,為了貫徹共產黨的「一杯水主義」,一進門就將個年輕男同志壓在床上,還說:「這是你走運」。

戒嚴時代新聞局對電視劇的管制,比電影更加嚴格。別說是男女上床,連接吻的鏡頭都不可能出現。但是為了反共,破例在電視機裡出現這麼香豔的情節,害我們這些國中一年級的小男生,一想到能有機會被李虹這樣的女匪幹給「硬上」,心裡還真的一直盼望「共匪,共匪,你怎麼還不來?」

雖然韓國瑜在電視辯論會裡的發言,惹惱了很多媒體。但本魯與這位酒店咖,因為年齡接近,還有共同的成長背景,所以還算是能聽得懂這種韓式金句的同溫層,就來替年輕的鄉民們翻譯一下了。

更多新頭殼報導
蔡、宋、郭皆出面輔選 陳敏鳳批韓國瑜「該做的不做」
痛批媒體無恥 劉家昌呼籲韓國瑜當選後立法:讓下流名嘴消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