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能苛求馬英九拿出從來就沒有的東西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7 分鐘 (閱讀時間)
前總統馬英九   圖:翻攝馬英九臉書專頁
前總統馬英九 圖:翻攝馬英九臉書專頁

[新頭殼newtalk] 唉!國民黨的三大難事:一是跟邱毅要香蕉,二是跟李眉蓁要論文,三是跟馬英九要良心。

但立法院長游錫堃,偏要出個太難的題目給馬英九,要他拿出一點良心。拜託一下游大院長,您這是在找馬英九麻煩嗎?從來就沒有的東西,現在是要怎麼拿一點出來?

2021年1月27日《新頭殼》報導〈轟馬英九沒良心「出來面對」 游錫堃嗆:再硬凹拿資料〉:

「部立桃園醫院爆發群聚感染,使得2003年SARS碰到台北市和平醫院封院事件再度被提起,還衍生時任台北市長馬英九與時任行政院長游錫堃口水戰。……

就和平醫院封院一事,……游錫堃會前受訪時重申,當年馬英九下令和平醫院封院時,連時任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都不知道。

『馬英九出來面對,弄一個發言人隨便講一講,你們也相信嗎?』游錫堃說,按照馬英九個性,若義正嚴詞、理直氣壯,就會親自出來回應。……

游錫堃指出,在和平醫院封院後,他也曾找馬英九到官邸談話,有什麼困難全部幫馬解決,對外都沒有透露半點台北市的消息,且每天與馬英九通電話,『我們是這樣對待他,要有一點良心,馬前總統你出來講一點話吧,你如果要硬凹的話,我就把我的資料拿出來』。」

為什麼要「案重初供」?

提醒鄉民們,無論現在馬英九講了什麼,甚至馬英九辦公室的人講了什麼,都不用浪費時間去聽,更不用虛耗力氣去駁斥。基於「案重初供」的前提,只要看當年馬英九自己怎麼說就夠了。

司法實務上所謂的「案重初供」,就是當事人或證人在偵查剛開始時所做的陳述,因為尚未有充分時間思考怎麼避重就輕,甚至怎麼串供滅證,所以說的往往最接近真實。

但隨著偵查進行,尤其到了審判程序,因為案件證據強弱與多寡都越來越明朗時,當事人或證人很容易就隨著其他證人的證詞或局勢變化而捏造陳述。

因此,當事人或證人後來的陳述與第一次的陳述(也就是初供)不符時,自然還是以第一次的陳述較為可採信。

關於2003年SARS肆虐時,台北市「和平醫院封院連環殺人事件」,究竟兇手是誰?紀錄片《和平風暴》裡,第9分07秒開始,那時還沒整容失敗的馬英九,對著鏡頭如此娓娓道來:

「24號早上,我在市府舉行早餐會報的時候,找了邱局長跟吳院長,和平的吳院長來,就做這個決定。那個時候沒有『封院』的這個名詞,而是要全面的管制人員進出。

我們開完會的時間,大概9點多一點,就接到行政院劉世芳秘書長的電話說,副院長林信義先生要舉行一個會討論這個問題。我就請歐副市長跟邱局長去行政院參加,他們在會上就提報了我們這個決定,要在今天封院。」

意不意外?高不高興?開不開心?

其實這就跟228元凶是誰?蔣介石有無將原本判有期徒刑,甚至無罪的政治犯,硃筆御批「處以極刑可也」、「應即槍決可也」、「判處死刑可以」、「改處死刑」……這些陳舊的公文紙與變態殺人魔的字跡,黃紙紅字早已清楚明白的罪證確鑿,卻仍有黨國餘孽在狡辯瞎掰。

小蔣為何重用馬英九?馬英九又為何重用邱淑媞?說穿了就是武大郎養夜貓子,什麼王八養什麼蛋。要指望哈佛攝影系出身的特務拿出一點良心,這根本就是苛求吧?

為了控制蔓延的疫情,政府公文要管制醫院的人員進出,但到了殺人不眨眼的特務眼中,卻成了無預警封院,就算是去探病、陪病、送飯,甚至倒楣到想借廁所的,全被粗魯的關起來,而且還沒有任何防護用品,因此造成醫護人員、病人與其他被關在和平醫院裡的人被感染、重病、死亡加自殺,馬英九的封院連環殺人手法,比鄭捷還要兇殘。

真想問一下馬英九,當時無預警被關在和平醫院裡的,若是周美青?抱歉,舉例不當,也許這傢伙早就想這麼做了?重來一次,真想問一下馬英九,當時無預警被關在和平醫院裡的是你自己,請問你還意不意外?高不高興?開不開心?

公文也罷,專訪畫面也罷,當年的證據一清二楚。誰穿全套太空衣,還戴氧氣筒去視察的?哪個殺人狂在市議會裡叫囂:「防疫就如同作戰,如果有抗爭的行動,我們視為敵前抗命」?

2003年4月,馬英九與邱淑媞這些荒謬的言行,都有一清二楚的新聞畫面。如今你們要翻供,難道忘了當時你們堅持「封院是正確決策,不但阻絕了對外的感染,也使得院內的感染得到控制;封院後雖然還有死亡的病例,但都是封院前就感染的個案」?

前國健署署長邱淑媞。 圖:謝莉慧/攝
前國健署署長邱淑媞。 圖:謝莉慧/攝

哪一個才是真的馬英九?

2019年8月6日《今日新聞》報導〈遠離台北政壇 馬英九抵澎與青年暢談志工樂趣〉:

「前總統馬英九今(6)日應新台灣人文教基金會之邀,前往澎湖馬公高中醫療生物研習營進行專題演講,……馬演講後前往全國首位抗SARS犧牲醫師林重威紀念公園,向這位優秀的澎湖子弟鞠躬致意,因為民國92年發生SARS馬英九時任台北市長,林重威服務的地方正是台北市立和平醫院,馬英九鞠完躬,在林重威醫師略傳前駐足良久,神情十分悲傷。」

據財團法人歐巴尼紀念基金會2009年出版《回首SARS》裡描述,1975年出生的林重威,是澎湖縣人,從馬公高中畢業後,因成績優異,保送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

2003年3月27日,才剛退伍的林重威,因女友任職和平醫院,從4月1 日起也到立和平醫院擔任內科住院醫師,預計7月1日再轉到國泰醫院任職,還擇定要在8月15日結婚。沒想到因為4月12日起在和平醫院B棟8樓照顧SARS病患,讓他的年輕生命瞬即殞落。

林重威的父親林亨華雖然悲痛,仍在突破種種阻撓中自力調查,他發現台北市政府及和平醫院未做好事前防範工作;在疫情失控之際,又以錯誤的封院隔離政策召回全體和平員工;將員工集中於充滿病毒的和平醫院,又未成立接管小組;相關外援物資、人力都亂成一團;配套不足,妄圖讓和平醫院內員工,自己組成自生自滅系統,決策明顯不當。

原本林亨華希望透過調解機制,與台北市政府法制室協調,雙方各出一千萬元成立「重威基金會」。或是象徵性賠償一元,由馬英九出面向家屬及受害的醫護人員道歉,但都遭到市府悍拒,馬英九來澎湖十多次,也未曾到過林家關心,因此只好提出國賠訴訟。

歷經三年的官司纏訟,林亨華遭到多方攻訐,終於打贏國賠官司,並獲賠748萬元。林亨華再拿出積蓄252萬元,連同國賠所得湊成1000萬元,成立「財團法人林重威基金會」,透過基金會運作,幫助繳不起學費的清寒學生。

當年堅持封院是正確決定的人是馬英九,但現在不願承擔封院責任的人也是馬英九。當年堅持要跟林重威爸爸打三年國賠官司,去澎湖多次從不探望林重威家人的是馬英九,但等到林重威紀念公園落成,再去銅像前貓哭耗子的也是馬英九。

拜託一下游大院長,您這是在找馬英九麻煩嗎?從來就沒有的東西,現在是要怎麼拿一點出來?

更多新頭殼報導
正告中共「這位先生」太牛了! 特色新年春聯網友瘋喊「武肺退散」
快訊》震撼彈! 涉國務機要費案潛逃美國 黃芳彥醫師驚傳逝世

前總統馬英九。   圖:翻攝臉書
前總統馬英九。 圖:翻攝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