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葉克膜之母為何公開打臉葉克膜之父?

·7 分鐘 (閱讀時間)
張宇韶認為,柯文哲一犯錯,就會藉由製造衝突引發爭議,遂行圍魏救趙策略然後轉移焦點。(資料照片)   圖:周煊惠 / 攝
張宇韶認為,柯文哲一犯錯,就會藉由製造衝突引發爭議,遂行圍魏救趙策略然後轉移焦點。(資料照片) 圖:周煊惠 / 攝

[新頭殼newtalk] 一個外國駐台辦事處的研究員,專程跑來找本魯請教關於「韓粉變柯粉」的議題。因為根據她的觀察,將本魯與馮光遠視為「0代柯黑」,也就是在2014年柯文哲首次參選台北市長前,就反對民進黨「禮讓」柯文哲的先知。

這位外國研究員認為,台大醫學博士出身的柯文哲,在防疫上應該比其他縣市首長表現更傑出。但這段日子以來,柯文哲的「一分防疫、二分造勢、七分砲打中央」,荒腔走板,前後矛盾的言行,讓全台民眾陪著他一個人坐牢,難道都只是為了要接收韓粉嗎?

她也認為現在綠營裡,已經有了第7代的「柯粉變柯黑」,柯文哲要維繫人氣,就只能從藍營內「挖粉」。因此她特別來問本魯:未來選舉中,「韓粉變柯粉」的機率有多大?

其實就本魯看來,前韓粉與前馬迷的同質性很高。表面上看來,馬與韓的個人形象差異很大,但為了對抗本土政權,黨國信徒只要看到純外省人出線,就會義無反顧地跟隨。

在藍營的政治生態中,像朱立倫這種媽媽是台灣人的政客,無論經營的多久多深,別說人氣天王韓國瑜一宣布參選就能後來居上,連半路來插花的郭台銘,都能把朱立倫擠到第3名。在越來越「新黨化」的國民黨裡,芋仔番薯的朱立倫都沒機會了,哪有可能輪得到「土到土土土」的柯文哲?

現在柯文哲還能在天龍國的防疫上,狂扯民進黨後腿,韓粉自然會「階段性力挺」。但真的到了國民黨初選時,就要回到殘酷的現實。即使是張亞中、周錫瑋與羅智強這種純高級外省人的藍營三寶,排名也會在柯文哲前面。

研究員一本正經,對本魯的說法面無表情,又追問一堆細節。準備結束前,終於態度輕鬆了一點,問了最後一個問題:「你說韓粉變柯粉很難,也認為柯粉變柯黑越來越多,那麼柯文哲的民眾黨,很快就會跌破四趴了吧?」

鍵盤小五郎也很肯定的告訴她:「放心,柯文哲有一個特性,國內藍綠陣營裡,絕對是獨一無二。因此柯文哲會有一種鐵粉,打死都不會退的,那就是仇女母豬教的信徒。」

柯文哲為何能吸引PTT上的噁男白粉?

把全台灣所有政客曾經說過的「仇女」言論加起來,也絕對沒有柯文哲一個人說得多。因為這個「華腦」取寵的母豬教主,向來崇拜蔣經國那套黨國體制。為了推廣父權思想,當然要持續不斷用最低俗的方法,公開歧視與物化女性。

例如總愛素顏的蔡英文與吳音寧,莫名其妙就成了柯文哲最厭惡的政治人物。所以才會讓柯文哲說出這段仇女「驚」句:「日本女孩子比較漂亮,不像台灣女性素顏上街嚇人。」

當然,柯文哲的仇女心態,絕不是始於今日,而是天龍國選民多年來的縱容,讓柯文哲可以肆無忌憚的「施鹽」。這些能立刻吸引PTT上噁男柯粉的「仇女驚言大全」,就只挑幾句大家最熟悉的:

「陳以真年輕漂亮,比較適合坐櫃檯。」
「未婚女性造成國家不安定。」
「已經進口30萬外籍新娘,台灣沒結婚的男生怎麼還比女生多?」
「直播節目點閱破千萬,就讓學姐陪吃飯。」
「婦產科只剩一個洞,還要在女人大腿當中討生活。」
「當一個職業裡,女生的數量在上升,就代表這個行業在沒落了。」

鄉民們別以為PTT上那些腦殘白粉,都是公關公司花錢買來的帳號。有些帳號根本不必花錢,只要柯文哲的「仇女驚言」不定期出現,就能自動吸引PTT上那一狗票仇女母豬教異男的死忠跟隨。

蔡壁如是在PO文打臉柯文哲嗎?

但弔詭的是柯文哲一面穩坐仇女母豬教的教主寶座,一面又不斷依賴柯媽媽、柯太太、學姊、港湖胖虎A與港湖胖虎B……來擦他永遠擦不乾淨的政治屁股話。

當然,柯文哲最重要的擦屁屁助手,還是自稱「葉克膜之母」的蔡壁如。但到了7月4日,媒體都嗅出「丞相!起風了」,因為蔡壁如竟然PO文:

「台北市是首都,每天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們在這裡進出,面對疫情,我們要追求的是清零?還是有效控制?這是中央要去思考的問題,除非封城,否則不可能真的清零!」

蔡壁如的臉書PO文一出,媒體標題都有志一同,認定這是「葉克膜之母公開打臉葉克膜之父」,例如:

《聯合報》報導〈打臉柯文哲?蔡壁如:台北除非封城 否則不可能真的清零〉:

《中時新聞網》報導〈遭昔日心腹蔡壁如打臉 柯文哲:除非永遠鎖國〉

《ET TODAY》報導〈被蔡壁如用「封城說」打臉 柯文哲:不清零無法解除管制〉

要換桌頭蔡壁如出場了吧?

2021年6月16日《聯合報》報導〈柯文哲:就算沒疫苗 台北市再一個月做得到清零〉:

「疫情趨緩,有專家建議可規畫2.5級警戒過渡版,對於未來何時可望解除三級警戒?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天說,北市府透過『精準疫調追殺』,就算沒有疫苗,『再給我們一個月時間應該夠,台北市要清零是做得到。』……」

媒體不約而同的報導蔡壁如「打臉」柯文哲,當然也不是無的放矢,因為三個星期前,清零並不是陳時中說的,也不是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其他官員所說,而是柯文哲自己在記者會上信誓旦旦的誇口,再過一個月,沒疫苗他也能將台北市清零。

但是眼看著再過10天,一個月的期限就到了,結果卻是幾乎全台各縣市都清零了,這幾天就只剩台北市還在地雷到處爆不停。蔡壁如現在跳出來PO文「除非封城,否則不可能真的清零」,表面上看似是在打臉柯文哲的「清零說」,實際上卻是一搭一唱的雙簧。

台語俗諺說:「一個童乩,一個桌頭。」一般人都以為童乩很厲害,外型高大魁梧,還有三角肩與狗公腰。尤其演到神明附身時上身赤裸,全身顫抖,腳踏七星步,手執七星寶劍猛往背部砍,無論說的是凡夫俗子聽不懂的胡言亂語,還是鬼畫符,看似威風八面,其實卻都還是需要桌頭來「即席口譯」。

童乩可以胡亂演,但桌頭卻不能胡亂說。桌頭不但要精通人情事故、時代脈動及藥理醫理,還要懂得察言觀色、捕風捉影及見風轉舵。因此圍觀者的重點是要聽桌頭說什麼,而不是看童乩演什麼。

葉克膜之母的桌頭,把祖國交辦的任務說得很明白,就是要大家「封城亂台灣」。但情勢不由人,侯友宜現在已經不敢再說封城兵推,其他藍營縣市長也都乖乖配合中央防疫了,只剩柯文哲一人還在裝神弄鬼的頑抗中央,但其他藍營縣市長都跑光了,柯文哲這童乩的獨腳戲也唱累了,當然就要換桌頭蔡壁如出場了吧?

更多新頭殼報導
許淑華爆「環南休市7天變3天」王定宇嗆法辦 會長不忍了!4點聲明反擊
「可惡至極」三峽26人群聚鬥毆!侯友宜嗆一定嚴辦:疫調送檢後重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