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酒店high咖為何要表演盤腿走路?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新頭殼
韓國瑜在博恩夜夜秀節盤著腿走路。 圖/翻攝自博恩夜夜秀
韓國瑜在博恩夜夜秀節盤著腿走路。 圖/翻攝自博恩夜夜秀

[新頭殼newtalk]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很多自以為30公分起跳的鄉民們,就像我們準第一夫人說的,總是喜歡「對一個失業17年的男人霸凌」。

拜託一下這些持續霸凌我們韓總統的魯蛇們,你們以為女人就只會想嫁郭台銘連勝文嗎?你們相信就只有蔣萬安吳怡儂能讓女人花枝亂顫嗎?至少準第一夫人與新莊王小姐沒這麼庸俗吧?失業17年算什麼?

大家不要看不起康樂股長,真的,江湖沒這麼好混。哪個酒店high咖,身上沒幾手獨家的撩妹絕技?鍵盤小五郎掛保證,未來的韓總統,隨便上直播出幾招,就屌打你們這些假道學的酸民幾百里外。

2019年12月25日《新頭殼》報導〈韓國瑜上博恩夜夜秀 王丹:只有「傻眼」兩個字可以形容〉:

「中國民運人士王丹今(25)天在臉書發文表示,昨晚看了韓國瑜上博恩夜夜秀,『我只有「傻眼」兩個字可以形容』。

其中,他覺得最不可思議的是,韓國瑜在節目前堅決要『比賽盤腿』,然後坐起來,然後,盤著腿走路。這是幹什麼呢?堂堂一個總統候選人,你不是雜技演員好嗎?『我真的無法理解韓國瑜的思維,你可以盤腿走路,到底對國家有什麼好處啊』?……

王丹說,喜歡唱歌,喜歡開玩笑,會表演雜技,這,就是我們的韓總。『我覺得他也不是一個壞人啦,但是搞政治,真的是入錯行了』。做總統要有一個做總統的樣子,接地氣也是應該的,可是不是像這樣耍寶。……」

隨call隨到的酒店high咖

王丹就是典型的哈佛大學博士級酸民,本魯這種只能在哈爾濱佛教大學前賣素雞排的庶民都知道,武大郎走路這個橋段,就跟背誦心經一樣,這怎麼會是「雜技」?更不會是什麼「耍寶」?這都是酒店包廂裡基本必備的撩妹技。

但管大要提醒小朋友:「這動作難度很高,很危險,小朋友千萬不要學,叔叔是有練過的喔!」當然,本魯這麼說,有些網路上的老司機可能不相信,不過沒關係,且聽鍵盤小五郎一一道來。

聲色場合的經營型態,雖然千變萬化,但其中有幾個邏輯,古今中外都一樣。在台北還沒有酒店包廂,甚至還沒有卡拉OK伴唱機的舊石器時代,我們北投這裡的旅館,就已經有正妹陪酒與那卡西伴奏的服務了。

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通常那卡西就是2人或3人一組。但遇到有大方的客人要擺排場,後面的樂師會多到5人,甚至7人的。

不過好不容易才遇到樂善好施的財主,糾團的樂師若都找同行來伴奏,那利潤還剩多少?因此一定會混幾個還在實習的生手,付點來回車資就來濫竽充數,本魯從小自然也就成了那充數的濫竽。

因為也只有這種「大場面」,才輪得到本魯出場,也才會出現high咖。因此本魯更能領悟,high咖說穿了,也就是層次低一點的清客。

從前富貴人家會養些幫閒湊趣的文人,清客在應酬場合裡助興,就跟家妓一樣。只是現在有電話,有手機,要call人就容易多了。清客或high咖可隨傳隨到,當然就不必養在家裡,只要記在電話簿或手機通訊錄裡即可。

high咖雖是層次低了一級的清客,但必須比清客更能帶動氣氛。他們講話超幽默,肢體語言也特別豐富。

超級韓粉的補教名師高國華,要求韓國瑜說話時不要像海狗,腦袋好像少了一根螺絲,左右亂晃。又要求韓國瑜說話時要兇就兇,不要每次兇完又加一句玩笑話,前功盡棄。

但高國華是老師,他對韓國瑜的要求,是老師對學生講話時的樣子。酒店high咖若照高國華的方式說話,那就沒人會call他來助興了。

為何酒店裡一定要有high咖?

在有粉味的場所工作,即使是樂師僕役,不分年齡長幼,也都要跟風塵女子一樣,第一眼就要分辨出每個客人的位階。就像我們在看那些想問鼎大位的男性,工作的經驗讓我們的鼻子比狗還靈。

拿這次的幾位男性總統候選人來說,郭台銘是全台首富,去酒店就一定是郭台銘付錢,他還需要表演這些給雜技,耍寶給酒店妹或其他客人助興嗎?

同樣的,宋楚瑜是大內外放,權傾一時的省長,要5毛給1塊,去酒店也一定是所有客人都巴著他,他當然也不需要表演這些給雜技,耍寶給酒店妹或其他客人助興。

因此只有唯一的high咖,才需要身懷絕技,炒熱場子的氣氛。失業17年還可以夜夜笙歌,又不用自己付錢。high咖當然要有幾個能立刻逗樂酒店妹,讓賓主盡歡,氣氛瞬間變high的壓箱底絕活。

當然,有些鄉民或許會不服氣,認為金主上酒店既然已經花了錢,就乾脆多找幾個正妹來換換口味,幾次下來,總會遇到一兩個也會炒熱氣氛的酒店妹吧?何必花錢招待high咖?還要為high咖也花錢叫個小姐陪坐?但這就是不懂歡場生態的外行話。

酒店妹要求的是年輕,年輕當然是本錢,但年輕也可能是炸彈。這些見識還不夠的正妹,往往不認識知名人物,自然是一開口就出包;姿色特優的又容易恃寵而驕,或是太過人來瘋,往往high過頭讓場面失控,鬧得賓主都尷尬。

更可怕的是有些正妹太會搞氣氛了,成了紅牌,反而引發其他正妹的妒忌。這是生張熟魏的歡場,不是規矩森嚴的宮廷,她們不擅於後宮心計,往往只會明爭,不會暗鬥。所以酒後一言不和大打出手,甚至幾個打一個的圍毆,會讓場面更難堪,助興不成反敗興。

high咖心裡苦,但high咖不能說

同性相斥,異性相吸。在職場如此,在歡場更是如此。所以在酒店裡要炒熱氣氛,金主往往都要找幾個熟識的high咖來當陪客。

這些猥瑣又沒錢的中年男子,不會搶了主人與主客的鋒頭。老藍男見過的世面夠多,知道在這樣的場合裡,每個男人之間的位階與關係是什麼?進退之間的分寸,自然拿捏得比年輕正妹嫻熟。

就像談話性節目一樣,主持人的費用往往高於所有來賓的總和。有些很會講話,甚至很有觀眾緣的來賓,電視台就找他們來獨挑大樑,以為可以節省一點主持費。但是會講話的人,甚至長相好的人,不見得能當稱職的主持人。

職場裡是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歡場裡也一樣,千妹易得,一咖難求啊?控制場面與節奏,這真的既要有天分,也要有夠多的經驗。

韓國瑜在節目最後找博恩「活動筋骨」,這一壓軸橋段當然不是即興演出,而是酒店high咖要炒熱氣氛,早就演練過幾百次的萬年老梗。無論在直播時邀博恩,或在包廂邀正妹,都不會先說我們來挑戰「盤腿走路」,而是說我們現在花15秒來「做3個動作」。

這種號稱只有15秒的「酒店團康活動」,也有標準SOP。第1個動作之前,酒店high咖一定先誇獎對方年輕,骨頭軟,然後要好幾個正妹一起盤腿,盤好後再說要雙盤腿,這樣就能刷掉一批筋骨較硬的妹。

剛通過第一關能雙盤腿的妹,正在得意洋洋時,酒店high咖又提出的2個5秒動作,就是要站起來。這不只是靠筋骨軟,還要核心肌群夠強,通常正妹到這一關就挑戰失敗了。然後酒店high咖自己用膝蓋站起來,再用膝蓋走幾步,這樣氣氛就自然炒熱了。

選戰到了最後關頭,為了國安考量,總統候選人身邊都是隨扈,通訊也都可能被監控,為了600萬要來負荊請罪已不可能,只能用直播演出盤腿走路來隔空安撫。這就跟孵蛋前要寫「寶貝」「安心」的密碼,內外都要兼顧,哪一邊都不能爆掉啊!

鄉民們別以為盤腿走路只是在耍寶,這是酒店high咖的必備絕技,因為攘外必先安內,或許high咖心裡苦,但high咖不能說吧?

更多新頭殼報導
管仁健觀點》趙少康為何要對韓國瑜雪中送炭?
管仁健觀點》吳斯懷是民進黨派來臥底的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