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阿彌陀佛!原來都是嬌生卡佛?

·10 分鐘 (閱讀時間)
鄉民們以為全球慈善疫苗王大賽,冠軍就已經是國際佛光會了嗎?阿彌陀佛!這次不是中央卡佛,而是嬌生卡佛。(圖為高雄佛光山)   圖:林冠妙/攝
鄉民們以為全球慈善疫苗王大賽,冠軍就已經是國際佛光會了嗎?阿彌陀佛!這次不是中央卡佛,而是嬌生卡佛。(圖為高雄佛光山) 圖:林冠妙/攝

[新頭殼newtalk] 這一星期,鄉民們大概都看了這齣港片《賭俠》的續集上半場。船已經到公海了,只有這艘船的註冊國家,才有資格逮捕我;而巴拿馬總統跟我也有一點交情,因此我宣布:

「任何人只要有30萬支疫苗,就跟台東縣長饒慶鈴一樣,可以參加全球慈善疫苗王大賽。」

「請問縣長,30萬支疫苗的來源是什麼?」

「不要問我來源是哪裡,人命關天,中央別再刁難。」

「阿彌陀佛!本會跟你30萬,再大你20萬,總共50萬支。人命關天,中央別再刁難。」

鄉民們以為全球慈善疫苗王大賽,冠軍就已經是國際佛光會了嗎?阿彌陀佛!這次不是中央卡佛,而是嬌生卡佛。

2021年6月2日《中央社》報導〈疫苗採購嬌生只跟政府談 佛光山:就由政府出面〉:

「佛光山所屬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提議,進口最多50萬劑嬌生武漢肺炎疫苗,但外媒報導,嬌生只與政府機構協商,國際佛光會今天說,若須政府出面就由政府出面,總會目標僅是出資並捐贈給政府作調配。

路透社今天報導,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長趙怡表示,美國製藥巨頭嬌生公司(Johnson &Johnson)之前表態,有意願對國際佛光會出售武漢肺炎疫苗,會內本週將試圖與嬌生接洽。國際佛光會正在處理政府要求的文件。

然而嬌生回應,公司只跟政府機構和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等超國家組織(Supranational Organisation)協商疫苗採購事宜。

對此,趙怡告訴中央社記者,這個行動起初是海外會員表示,有私人管道可以跟原廠接觸、購買疫苗,因此總會這裡先行文給指揮中心希望能夠獲得授權。……」

雖然鄉民們也都知道,全球慈善疫苗王大賽還沒結束,因為有個台灣首富喊到500萬支,另一個台大教授喊到1000萬支。慈善疫苗王究竟是誰,大家可以盡量喊,反正未來沒到貨,就是中央卡我。萬惡的罪魁就是蔡英文,就是民進黨,就是綠共,就是1450,就是側翼。

「先喊先贏」的「佛牙之亂」

回到台灣史來看,這種國民黨與佛光山「先喊先贏」的故事,在「疫苗之亂」之前,也有過一次「佛牙之亂」。

1998年2月佛光山在印度國際三壇大戒戒會結束前,住持方丈也是國民黨中評委的星雲忽然宣布,有四位流亡印度的喇嘛,給了他一顆從西藏來的佛牙,預定3月將送往台灣。

但佛牙究竟誰送的?怎麼送的?跟這次的疫苗捐贈一樣,過程原委星雲始終語焉不詳。到了3月3日,星雲從泰國返台時,在中正機場直接宣佈,佛牙將於4月8日以專機運到台灣。

到了3月24日,佛光山倉促成立的國際護牙委員會執行長慈容法師又宣布,總統府資政吳伯雄、高雄市長吳敦義等政府首長約160人,將於4月7日乘華航包機前往曼谷迎接佛牙,而副總統連戰則會在4月9日將率文武百官到中正機場恭迎。

原本星雲還意氣風發地宣告,4月8日佛誕節當天,將在曼谷大理石寺的全民跪送下,由密教高僧貢嘎多杰仁波切正式致贈,而泰皇與泰國僧王也都會來拈香禮拜。星雲這麼大張旗鼓的宣布,讓4月7日星雲與吳伯雄、吳敦義等高官組成的赴泰恭迎佛牙團,人數已從原本宣布的160人擴增為220人。

但到了4月8日的典禮上,原本廣告裡宣傳會來的泰國總理、副總理、僧王、曼谷市長等等,一個也沒出現,唯一上台致辭的就只是一位副僧王。這下好了,蔡依林演唱會變成了蔡頭歌友會。但頭洗了一半。也只能繼續洗下去,台灣這邊照樣裝成沒事,繼續把這齣戲唱完。

4月11日國際佛光會在中正紀念堂廣場,又舉辦恭迎佛陀舍利顯密護國祈安法會。佛牙竟是由警車開道送來會場,政教不分到如此誇張的亂象,確實也是另類台灣奇蹟。最後副總統連戰還上香致辭,並同閣揆蕭萬長、星雲率領與會者,一起為星雲提倡的三好運動(說好話、存好心、做好事)宣誓。

佛教內部為何也有不同聲音?

撇開政教混雜的憲政亂象不談,雖然政治和尚星雲與國民黨連戰以下的黨政高層,將這顆來路不明的佛牙,吹噓得像是什麼無價至寶,但別說讀過韓愈《諫迎佛骨表》的一般民眾不信,佛教內部有些高僧也跳出來吐槽。

對洛杉磯僑情稍有涉獵的人都知道,宣化上人、盧勝彥與星雲這佛教三大山頭間,原本就故事很多。《真佛報》對佛牙事件,多次冷嘲熱諷。不僅宣稱要送星雲一條佛褲,還說:「佛褲比佛牙好,佛弟子輪流穿,只要一穿,保證往生西方。」

當然,佛教內部的宗派之爭,長期積怨引發的相互攻訐,十丈紅塵中的芸芸眾生原本是不用太關心。可是學術界裡,也有很多佛學史專家,認為大張旗鼓迎回的佛牙不過是顆假貨。《南海菩薩》月刊主編宗山,在該刊總179期撰文指出:

「根據佛教的史籍和星雲法師監修的《佛光大辭典》中記載,目前世上可知的佛牙只有兩顆,分別供養在斯里蘭卡的佛牙寺和北京的佛牙舍利塔。然今突聞星雲法師說世界上有第三顆佛牙,且欲迎供到台灣。」

宗山還舉藏傳佛教著名的多羅那他佛教史一書中,也不見有佛牙一詞為證,認為西藏從來就不曾擁有過佛牙。

但這都還只是佛教內部刊物的評論,佛教史學家江燦騰評論起佛牙,就更加犀利了。他在《自由時報》、《台灣日報》等報及電視新聞受訪時說:

「不論從實物或文獻來看,都沒有所謂的第三佛牙存在;西藏佛教沒有佛牙崇拜的傳統。因此,第三顆佛牙是沒有任何歷史證據的。」

江燦騰甚至點名反駁總府資政兼國民黨大老的吳伯雄:

「作為一位佛教歷史學者的我,面對反智的認知言論,以及明顯作偽的歷史證據,我若不發言,舉世的佛教學者乃至後代的子孫將嘲笑:我們當代的台灣佛教界沒有一個明眼人!然後,等著看連副總統、蕭萬長院長等人,迎假佛牙鬧國際的超級大笑話。」

北京與達賴竟然會同聲一氣?

星雲等人對於這顆佛牙的來歷,起初還有點煞有其事的說法。例如《中央日報》最初說這顆佛牙曾藏在西藏布達拉宮,後來又由自稱保存佛牙30年的貢嘎聲言,原藏印度那蘭陀寺,由西藏國王丘極泊巴迎請到西藏,供奉在薩迦遮楚秋的囊極拉齊寺,文革時該寺被毀,貢嘎是在1968年一次朝聖中,意外撿到佛牙而輾轉送到印度的。

但這樣的說法,又被外界一直吐槽。到了4月7日,《中央日報》乾脆宣稱:「西藏人民大都知曉有佛牙曾存在西藏。」無奈佛光山與國民黨這邊,說得固然都頭頭是道;偏偏人家西藏流亡政府那邊,就是不願配合演出。

4月10日到東京參訪的達賴,在回答記者問到關於佛牙來歷時,竟然回答:「我也是從報上才知道這件事的。」到了5月2日,達賴又在美國對記者說:「我還沒有辨識真假佛牙的能力。」達賴這兩記巴掌,打得星雲與國民黨都受傷不輕。

《中央日報》原本宣稱:「西藏人民大都知曉有佛牙曾存在西藏。」偏偏達賴不知道,而江燦騰又說:

「玄奘留印長住那蘭陀,從未聽聞寺中有佛牙之事;何不翻看著名的《大唐西域記》和義淨的《南海寄歸內法傳》,看能否找到那蘭陀寺有佛牙的記載?假如沒有,那星雲大法師必須拿出新證據,否則即撒謊欺騙社會。」

對於活佛達賴的耳光,星雲只能忍辱吞下;但對江燦騰這種學者,星雲就直接開罵了:

「佛牙是12位德高望重的仁波切聯名保證的,江燦騰他不採信,那要信什麼?請問江燦騰的學術地位,是由誰來肯定的呢?」

星雲的「見笑轉生氣」,讓非佛教的中研院社會研究所研究員瞿海源,也開始加入戰局,4月7日在《台灣時報》說:

「就算佛牙是神聖的,但也不能說就不必有證據。迄今支持者的說詞再繁複,甚至強詞奪理,也都無法證實佛牙是真。對於佛牙真假的爭議,星雲法師理不足以服人,卻對發表學術見解的學者身份質疑,是很要不得的虛妄。」

政教合一下的這顆佛牙,迎拒之間也攪亂了原本就已山頭林立的台灣佛教界。法鼓山聖嚴法師公開宣布沒時間關心;慈濟的證嚴法師自己不去,但派了部分弟子去打個卡;中國佛教會理事長淨心法師只去了機場,不去中正紀念堂。

不過台灣這邊巴掌,星雲可置之不理;偏偏北京那邊也不幫國民黨,反而站在達賴這邊。4月8日,連戰帶領的國民黨高官,在中正紀念堂前恭迎佛牙時,北京的中國佛教協會負責人卻透過新華社說:

「在西藏地區從來沒有釋迦牟尼佛牙的文字記載和說法,歷代的達賴和班禪從來沒有談及在西藏有佛牙之事,這第三枚佛牙我們不知從何而來。」

整天跑北京朝聖促統的星雲,與兩次總統落選後,跑北京跪舔得更勤快的連戰,這次卻都被北京重重打了一記耳光。

其實在星雲自己掛名監修的《佛光大辭典》,有關「佛牙」的條目下,也沒記載這顆現存於台灣的佛牙。在帝制時代唐憲宗迎佛骨,尚且被韓愈說成是「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穢之餘,豈宜令入宮禁?」也難怪社會學者瞿海源說:

「佛牙有什麼神力來解救這個富裕而貪婪的社會?人心也不會因一時的傳教而有所改變,更何況主事的僧俗本身的身心,又何嘗是正的?是善的?」

現在國民黨還在進行中的這場「全球慈善疫苗王大賽」,會不會又是1998年「佛牙之亂」的翻版,鄉民們,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更多新頭殼報導
彰化+10足跡曝!麻將場橫跨13鄉鎮 王惠美拜託:別再打牌了!
文化大學314人接受快篩 14人呈陽性送檢疫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