築牆其實另有所圖!川普圍牆不只是邊界 更具有深長的論述和情緒暗示

·4 分鐘 (閱讀時間)

雖然川普圍牆也是這股築牆趨勢的一部分,但他的主張攫獲支持者的想像,也持續搶佔媒體版面。不過,他收回了最早開出一些誇張支票,後來承諾只擋美墨之間三千一百四十五公里邊界的一半,其他部分就靠格蘭河(Rio Grande River)和崇山峻嶺的天險。

對川普的牆有很多務實的反對意見:預估金額從四十億美元暴增五倍之多;能否在他第一任任內完成頗令人懷疑;此外,雖然他在很多場合宣稱要由墨西哥埋單,但這極不可能。

(延伸閱讀:築牆所為何來?屹立 28 年的柏林圍牆 預告了今天很多築牆阻隔人民的嘗試

然而關鍵問題是:川普圍牆到底能否有效減少美墨邊境的非法移民(有些人認為叫「無證移民」比較好)?懷疑此舉能否發揮顯著效果的理由很多。首先,雖然公認美國有一千一百萬名非法居留者,但來自墨西哥的不到半數。

其次,雖然大家普遍以為無證移民都是非法入境美國,其實不然。事實上,合法入境但待到簽證過期的「逾期停留者」人數龐大。到二○一四年,他們占無照人口歷史累計總數的百分之四十二,而且這股風潮有愈演愈烈之勢──在同年(2014)列入無照人口的人裡,有百分之六十六是逾期停留。

光是這些數字就足以顯示:即使川普如願蓋了圍牆,效果也將相當有限。還有一個議題與此有關,也值得一提:川普的築牆方案並不是從零開始,而是擴建現存圍牆。

因此,我們不妨做個參照,看看過去二十多年不斷築牆、不斷將邊界軍事化的成效如何。道格拉斯.梅西(Douglas Massey)對此有詳細記錄。他發現,其中一個後果是讓移民轉移陣地,把越界點從以往的艾爾帕索(El Paso)和聖地牙哥(San Diego)換到索諾拉沙漠(Sonoran Desert)。

雖然從索諾拉沙漠越界的成功機會也不小,但過程更危險,費用也更高,到頭來只是讓「蛇頭」賺得更飽,移民則更不可能回墨西哥之後再重新越界。

你也許想問:他們為什麼會這樣先越界、再回國、又越界呢?原因很簡單:從十九世紀開始,這一大片區域就已形成單一經濟區。人口流動在這裡是家常便飯,墨西哥人會退休回鄉、會回家照顧親人,或者只是回去一趟參加婚禮。

如果川普圍牆進一步阻礙他們往返,結果恐怕會是永久越界的人變得更多。這實際上是把非法移民困在美國,而不是送他們回去。梅西算過防堵措施對返回家鄉的負面影響:第一次越界後十二個月內返國的可能性,在一九八○年是百分之四十八,到二○一○年降為零。

(延伸閱讀:客死異鄉或重返掌權?知名的流亡人士之一拿破崙的最終結局​​​​​)

說圍牆和柵欄對控制移入潮完全沒用,是誇大了點,然而,它們的效果也經常被過度誇大。就美墨之間的問題來說,我們有充分理由相信:在鼓勵移民回國上,減稅、便利匯款,以及與墨西哥政府合作提高返墨者的投資,效果會遠遠好過築牆。

這也告訴我們:築牆其實另有所圖──主要是緩和本地人長久以來對外國人的怒氣。川普說他要建一道「又大又漂亮的牆」,因為牆是具體可見的提醒:「這裡歸我們,那裡歸他們。」菈潔.巴斯布里奇(Rachel Busbridge)在以巴邊界也觀察到類似的現象。

她說,牆是「主權的展演」,是浮誇地宣告一塊實體空間「是我們的」。她也解釋,牆「反映出深層的權力不對稱⋯⋯對各方國族的主觀和心理來說,具體的牆具有深長的論述和情緒暗示」。

換句話說,牆能釋出強烈的訊息──不只是「你們不准過來」而已,還有「我們想幹什麼就幹,因為我們更強」,這正是川普的支持者想聽到的。簡言之,對民粹領袖來說,做出決心控制移民的姿態,遠比想出辦法控制移民重要。

*本文摘自《看得見的人類大遷徙:44個代表性主題,透過影像與資訊圖表,勾勒出人類移動的複雜歷史與多元樣貌,麥田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羅賓寇恩

為牛津大學國際移民研究所前任所長以及榮譽教授。他曾在奈及利亞、加勒比海地區、美國、加拿大、南非和英國擔任學術職務,同時在許多其他國家開展研究。英國最重要,研究國際移民以及其文化和社會後果的學者之一。他先前著作包括《身分前線:英國人與其他》《全球僑胞:何謂移民及其敵人》。

更多上報內容:

希特勒曾經想用她的形象打造充氣娃娃 但是這位女演員拒絕了

每個奴隸在船上的空間比棺材還小!新興帝國靠著為大西洋市場供應奴隸來鞏固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