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生活節上海獲利 台灣文創進軍中國關鍵不是錢

簡單生活節之所以成功,創辦人張培仁認為不僅在於活動本身,「因為我們找到對文化的定義及對生活的看法,用簡單的方式展現出來。」他進一步解釋:「文化創意產業其實是3件事:『文化』要從生活方式去累積;『創意』透過對生活的體驗,擷取養分化為作品;再由『產業』去擴大銷售。」

2014年簡單生活節到上海世博公園舉辦時 ,由張培仁與資深音樂人賈敏恕共同製作,成本高達人民幣2,400萬元(約新台幣1.2億元),規模是台灣的5倍。到2016年,適逢中國的人均GDP超過8,000美元(約新台幣24萬元)的時機,讓簡單生活節十多年來累積的know-how(專業知識與技能)獲得回報,轉虧為盈。

台灣文創活動如何輸出中國?面對不少煩惱找不到金主的策展人,張培仁強調:「錢不是重點,因為台灣不論在地關係、金源、人才都相對不足,唯一還有的優勢是我們文化塑造的獨特性。」他舉例,1995年成立魔岩唱片的第一張專輯《伍佰的Live—枉費青春》,當時主流市場及媒體對台語搖滾很抗拒,於是他將伍佰結合live house,變成一種聽音樂的方式,將伍佰推向一線歌手地位。

Legacy提供樂團表演場域,也成為樂迷朝聖地,圖為怕胖團。(翻攝自Legacy傳音樂展演空間臉書)
Legacy提供樂團表演場域,也成為樂迷朝聖地,圖為怕胖團。(翻攝自Legacy傳音樂展演空間臉書)

當年做「台客搖滾嘉年華」也引發熱潮,張培仁透露:「複製歐美文化,中國複製得比你快,台客是我們獨有,沒法瞎掰的。當你的原創內容讓人覺得迷人,形塑的生活方式被接受喜歡,這個生活方式是當代青年創作出來同時具獨特性的,而人家認同後也想加入你的東西,合作自然就產生。」

張培仁強調,光靠活動本身無法獲得巨大利潤,若把活動當成商業產品講求獲利,品質勢必被稀釋,但它卻是影響力非常大的傳播渠道,「台灣企業應該認知,文化產業是台灣命脈,對年輕人的未來極具影響!」還好有企業每年願意加入並協助,否則難以成就簡單生活節。


更多鏡週刊報導



文化風格這樣賣 打造青年增值平台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