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光影建築魔術師實現導演夢!

簡秀枝/光影建築魔術師實現導演夢!
簡秀枝/光影建築魔術師實現導演夢!

    讓・努維爾(Jean Nouvel,1945),趕上他的建築、電影分享大戲,不虛此行。

    這是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PSA)2019年壓軸建築展「切割與光影」,邀請建築師讓・努維爾與合作25年的法國卡地亞當代藝術基金會主席阿蘭・多米尼克・貝蘭(Alain Dominique Perrin),共同出席建築與電影發表會,感性敍述他們的合作與逐夢生涯。

    取名為「讓・努維爾:在我腦中,在我眼中……歸屬……(Jean Nouvelle:in my head,in my eye⋯belonging⋯)」的活動,自11月7日起至2020年3月1日,將以長達5小時的電影剪輯,以及建築微模式呈現,深受期待。

    這是讓・努維爾在中國舉辦的首次個人展覽。該展覽,有別於常規型的建築展示,由建築師把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7樓展廳,轉變為一間飽含光影力量的劇場,首度公開一部由他本人擔任監製的電影,同時展出6件以建築為原型的藝術作品,讓觀者沈浸式體驗該建築師設計實踐背後的所見與所聞,從而進入其思緒和情感的歸屬之地。

    讓・努維爾是公認世界最多產的建築師之一,他在全世界有2百多個建築項目,令同業稱羡。

    然而,追求卓越的他,一路以變化與創新,自我要求。大家有目共睹的是,他自事業初期,便堅決反對國際主義風格,所導致的千篇一律的建築。

    他非常關注建築物的在地性與情感,並憑藉新科技和新材料,營造建築與周遭環境、歷史文脈之間的和諧關係,激發人們產生共鳴與共響。

    舉例來說,光,就是讓・努維爾非常看重的建築元素,他擅長運用光的感染力,揭示建築中不同空間交融的複雜性與多樣性,並營造出獨特的流動性敘事。

    與電影結緣,其來有自。讓.努維爾認為,有關建築風格及理念,建築設計,從開始構思到施工完成,更象一部電影的形成,他經常把一個建築師同電影的導演相類比,他總是召集一隊專家來共同完成一個項目。

    努維爾通過材料,表現建築物的無形的透明性,藉以表達建築同它的基地以及時代的聯繫。而電影同建築都依賴光的表現。他以含糊,表示含糊,以複雜性,來表達複雜性。相對過去所重視的建築的靜止的畫面,努維爾更喜歡發展的,運動的景觀,這個景觀因為距離、層數、角度的不同而不同。他用光同空間來設計時代。

    讓·努維爾經常提及。建築師和電影導演的角色,十分類似的,創作建築的過程,如同拍攝一場電影。基於呈現在中國首展的契機,讓・努維爾實現了自己的「導演夢」,並把首部電影的世界首映會,留給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可說誠意十足,也為今年十一月上海藝術月,增加跨領域能量與深度。

    這部電影,拍攝了讓・努維爾在世界各地的逾百個建築項目,透過詩意的分鏡,和交叉蒙太奇,伴隨著建築師本人夢囈般的旁白,唯美動人。

    光影交錯間,映現出讓・努維爾建築生涯,綜合他的設計成就,也折射出他初次心嘉樸,對世界萬物及生命的關懷,卑微細緻。

    讓・努維爾也認為,這樣的展覽,始無前例,也許被視為離經叛道,但初心其實源自最單純的自我發想,作加注創意與思考邏輯,惜助影像媒體,將胸中層層疊疊的情感片斷,賦予實體形態和韻律,讓腦海中的瞬時記憶,定格化,成為永恆印記,進而激發全新的碰撞,建築人的文化立場與情感歸屬,一併獲得抒發與討論,不啻是光影魔術,點亮建築藴含情感與力量的嶄新升級,成為引領觀眾走進建築的多重途徑之一。

    讓・努維爾,是法國當代著名建築師之一,世界知名的建築大師。在建築師生涯中他獲得了一系列有權威性的獎賞,包括阿卡汗獎、2005年沃爾夫藝術獎和2008年普利茲克獎。

    讓・努維爾擅長用鋼、玻璃以及光創造新穎的、符合建築基地環境、文脈要求的建築形象,使作品充滿了魅力。他認為,建築設計的過程更多的是適用外部自然、城市、社會條件的結果。

「建築的將來,不是建築的」,對於努維爾來說,建築 的歷史觀點,同現代的觀點,都沒有提供一個切實可行的開始點。

「我們不能夠創造一個為了將來的建築,」他思忖。

    針對不同的城市文脈實體環境,努維爾設計的建築立面經常採用不同的處理手法,對於項目的先期條件以及變量進行絕對清晰的分析,建築師必須對建築實踐負責,對它的創造性,對它體現出來的外觀、記憶以及必要性負責。

「建築,必須是完全真實的!」

「如果失去了感性,對世界的認知會是怎樣?

沒有了詩意的爭辯,理性會是怎樣?

從單一的角度所發現的真理,會是怎樣?

無知的認知,不合理的理性,

片面的真理,皆由缺失想象所致。」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