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秀枝》愛,讓張乾琦義無反顧

·3 分鐘 (閱讀時間)
簡秀枝》愛,讓張乾琦義無反顧
簡秀枝》愛,讓張乾琦義無反顧

【愛傳媒簡秀枝專欄】「不去做,覺得自己會窒息!」旅居奧地利的台灣當代藝術家張乾琦,如此說。此話一出,彷彿解釋了馬格蘭攝影社當年為什麼選擇張乾琦為絡身會員。

身為影像探索者,有形無形的「錬」,讓擁有紀錄影像的靈魂,即使出生入死,也要按下快門,那個快門,也許是他已經凝視數個月,甚至數十年。

張乾琦獲選為2021年第28屆東元人文奬,他於10月24日專程從奧地利專程返台,完成14+7天的防疫隔離,主要是為了參加頒獎典禮,並且以「鍊,不思量,自難忘——馬格蘭攝影社張乾琦的圖像意義」為題,發表演說。

在一群科技人與企業家當中,綁著馬尾的張乾琦,顯得很特別。新買的西裝加領帶,別著鮮艶花束,看得出張乾琦的盛重其事。

他特別把近年來創作的幾個主題,進行剪輯,帶領與會者進入他的影像世界。

「靜態影像可以是流動的,動態影像可能是是沈靜的,兩者相融於音影之中。」他說。

從事報導攝影三十餘年,屢獲國際肯定。近十多年來,更在攝影的基礎上,開展對録像與聲音的探索,作品深具人道關懷與獨特美學,為紀錄影像開拓不凡的格局。

由於張乾琦是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的唯一亞洲人(華人),專業地位十分受肯定。東元基金會在受獎者文章中,開門見山形容張乾琦是「讓台灣觀點站上世界頂尖舞台的台灣詩人」,相當傳神。

張乾琦成家很晚,對膝下的一對兒女,疼愛有加,這3個禮拜的隔離期間,靠著越洋視訊連線,互通訊息,疏解離別之苦,甚至不惜在防疫旅館浴缸養小魚,藉以拍攝人臉與小魚群共戲水的短片,娛樂千里遠的骨肉,濃濃父愛,令人動容。

他為東元基金會設計邀請卡,卡片有著可愛玩偶,配合閃爍燈影,上面書寫著,「過去我總認為,沒有攝影,我根本一無是處。直到有孩子後才了解,若沒有愛,我會比一無是處還要虛無。」彷彿以他常年國際奔波、工作至上的過來人經驗,告訴所有忙碌的專業人士,工作再重要,親情是無可替代的。

張乾琦從高二開始,因為發現暗房顯影的奇妙就愛上攝影,從此為攝影而活。他以龍發堂精神病患為主題,拍攝《The Chain鍊》,細訴病患,被不仁道對待;他反諷台灣婚紗攝影生態的《I do I don我願意》,揭露台灣仲介越南新娘的《Doble Happiness 囍》、思索跨國移動時空轉換的《Let Log時差》,還有北韓軍人主政下的惶恐人性、非法移民的紐約中國城,北京360度無死角的監控、香港反送中,群眾無視隔阻、辣椒水,催淚瓦斯,完全無視民眾的感受與安危,讓人瞠目結舌。

潻黑的現場,籠罩著肅穆不安,些許悲悽,些許荒唐,張乾琦掌鏡下的光怪陸離,但深切的人性關懷與道德省思,也叫人百感交集。

就在冰冷、殘酷的鏡頭之後,張乾琦最後還是把影片,拉回他的家,一對殷切企盼他回家的兒女身上。

家,還是飄泊人最後終點,因為在那裡,有痴痴等待,還有純純的愛!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