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壽的豐足 茶壽的旨趣

蘇慧貞

中國時報【蘇慧貞】

這一周前後,我們在秋光金燦、秋風翩飛的祝福中,用各式各樣的聚會、討論、展演和行動,感念成功大學創校88歲!

年初和同事發想「88」圖像時,88年次前後的年輕同學參與定調,獲得一致認同;他們說,1983年,哲學大師馮友蘭以「何止於米、相期以茶」祝賀好友88歲大壽,同時也期盼兩人到108歲還能相聚。

「米」字可看成由兩個八,再加一個十構成;「茶」字則草字頭代表雙十,下方加入八十八。米和茶,在衍生旨趣上,也可看成從基本豐足,邁向有精神層次的視野和風雅,成就不同座標。對於一所期許自己在成為台灣重要高教基地之後,也有能力引領跨世紀發展的大學而言,我們不正在走過「米壽」試煉、跨向「茶壽」奮鬥中嗎?

是啊,這一周前後,我們看見平均不足20歲的跨學院同學,經過近1年課餘時間的自我學習,在學術經典殿堂-麻省理工學院、近萬人與會的「世界遺傳合成生物學大賽」,拿下台灣參賽10多年來第一次「第一大獎」,在近萬人、全球轉播現場,證明我們有能力是唯一、是貨真價實的第一。

我們也看見,堅持在高能物理領域寂寞努力,也隨時參與數百位各國頂尖學者共同合作探索宇宙新現象的年輕老師,終於成就被美國太空總署譽為史上最艱難太空維修計畫關鍵系統,隨著載運火箭順利升空,也期待順利發掘的新知在人類歷史展開新頁,這些影響都與88年前的想像迥然有異,但卻層層疊之、穩健開拓台灣新局!

成大校歌:「喜天下菁英薈萃、不辭千里、來集斯堂」,唯我們既已翩然飛舞若蝶,也將壯闊翱翔如鵬,如詩人所說,在厚實、溫暖個性下,矗立成為嘉南平原上最有意義的風景,「預言著一個石頭也會開花的世紀」!

(本文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校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