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永添專欄:中國一年下水24艘軍艦背後的問題

紀永添

回顧2019年,中國總共下水24艘軍艦,總排水量超過20萬噸,這包括2艘萬噸級的055型驅逐艦,7艘052D型驅逐艦,12艘056A型護衛艦,1艘075型兩棲突擊艦,1艘071型船塢登陸艦,1艘901型綜合補給艦。其中1艘055型驅逐艦與1艘052D型驅逐艦,還趕在年底以前於大連造船廠下水,自製的山東號航空母艦也在海南島的榆林海軍基地正式成軍服役,顯示出中國正積極擴建海軍的企圖心。

一年下水24艘軍艦

對比過去解放軍「小步快跑」的策略,以小批量興建軍艦的方式來驗證技術,目前的速度實在不可同日而語。歷史上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大量建造軍艦的例子並不多,最著名的就是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後期,為了補充戰損而大量興建各式軍艦與運輸艦,但中國目前並非處於戰時,因此中國大規模造艦的目的與原因,就非常耐人尋味了。

就政治上來說,中國揚棄過去韜光養晦的策略,開始挑戰美國的霸主地位,想將過去的近岸海軍發展成遠洋海軍,那積極造艦就是必然的結果。過去中國海軍的軍艦噸位較小,遠洋航行能力較差,無法像美國海軍一樣在全球各地巡弋,執行護航任務。在這個以全球貿易為舞台的世界,晉身世界強權的第一步,就是要能維護自己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的商業利益。中國以「一帶一路」為策略,打造自己的全球貿易網絡,必需要擁有能保護自己投資的武力為依靠。打造遠洋海軍並取得沿途的補給港口,可以說是整個國家發展戰略的一環,中國積極參與各國碼頭的建設以取得長期使用權,原因也在於此。比如中國已取得斯里蘭卡重要港口漢班托塔(Hambantota)的99年租約,在挖走台灣邦交國索羅門群島後,也試圖取得該國圖拉吉島(Tulagi)的深水港。

中國未來若計畫維持4艘航空母艦,就需要數倍於此的驅逐艦,再加上平日維護其它航道安全的小型艦隊。圖為遼寧號航母。(湯森路透)

要打造一支遠洋海軍,除了大型適合遠航的軍艦外,航空母艦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部份。因為從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航空母艦已經取代戰艦成為了海上作戰的主力,沒有空中掩護的海上艦隊等於待宰羔羊。但航空母艦本身又很脆弱,需要大批的護衛艦隊與補給船隊,組成航空母艦戰鬥群。中國發展055型這種超過萬噸的大型驅逐艦,應該是要擔任航空母艦戰鬥群的指揮旗艦,並與052D型組成護衛艦隊。中國未來若計畫維持4艘航空母艦,就需要數倍於此的驅逐艦,再加上平日維護其它航道安全的小型艦隊,如之前派遣到亞丁灣執行防範海盜任務的艦隊,中國未來需要的艦艇數量,將會遠遠大於過去只需要負擔沿海防衛任務時的規模。因此中國大規模造艦是在為將來與美國爭霸做準備,也是成為一個世界大國所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大批老舊艦艇無法退役

就軍事上來說,中國過去的「小步快跑」策略,每一次的改良型都只生產一艘或兩艘來驗證技術,並沒有大批生產,導致大批逐漸老舊的艦艇無法退役。中國的海岸線綿長,從渤海灣、黃海、東海、台灣海峽、到南海,所需要的海軍艦艇數量龐大,「小步快跑」的策略除了無法滿足艦艇更新的需求,過去長期使用俄系裝備,也導致水面作戰艦艇的綜合性能差強人意。在美、日、韓等國的新一代神盾艦紛紛服役時,中國海軍也面臨了巨大的壓力。因此從051C型與052C型的第一批次開始,中國就購入俄製垂直飛彈發射器與艦載相位陣列雷達,嘗試發展自己的神盾系統,這個努力經過十幾年後終於開花結果,發展出052D與055兩型驅逐艦與054A型護衛艦,都配備類似美系神盾艦的艦載相位陣列雷達與垂直飛彈發射器,並大量生產以替換老舊艦艇。

052D型擁有比較成熟的設計,淘汰俄系圓陣型垂直飛彈發射器,並大幅改善了052C的艦載相位陣列雷達與作戰系統,擁有更強的防空能力。圖為052D貴陽號。(湯森路透)

除此之外,中國也正在全力加強兩棲登陸的作戰能力,071型船塢登陸艦目前已經下水8艘,最新曝光的075型兩棲突擊艦在下水艤裝後,很有可能會在今年成軍服役。而一般認為075型兩棲突擊艦絕對不會只興建一艘,已知可能有另一艘在興建中,還有一艘即將動工。中國大批興建兩棲登陸艦,除了是要替換老邁的舊型登陸艦,最主要還是在針對南海局勢與台灣問題。這從071型的8艘船塢登陸艦,全部配屬在東部戰區海軍與南部戰區海軍,就可一目瞭然。過去中國的兩棲運輸能力其實不夠支援一場大規模的渡海攻擊,因此歷次演習中都會大量徵調民船,有所謂「萬船齊發」的場面。但在未來075型與071型全數到齊後,再搭配前兩年所興建的6艘072A型第二批次戰車登陸艦,中國已擁有全新一代的兩棲登陸艦隊,將對台灣產生極大的威脅。

就技術上來說,過去「小步快跑」的策略其實為後來的大規模造艦,累積了不少的技術經驗,有極大的貢獻。如目前生產數量最龐大的052D型驅逐艦,總計將高達25艘,但其前代的052B型卻只生產了2艘,052C型的第一批次也是只有生產2艘。第二批次在修改了第一批次的諸多設計缺點後,時隔數年才又建造了另外4艘,而且其主要的目的很可能是要消化已採購的武器系統。052D型可以說是綜合了之前的諸多經驗,擁有比較成熟的設計,淘汰了問題很多的俄系圓陣型垂直飛彈發射器,並大幅改善了052C的艦載相位陣列雷達與作戰系統,擁有更強的防空能力。055型更以052D型為基礎,放大艦體到突破萬噸,可以配備更多的防空飛彈與長劍-10型巡弋飛彈,大幅增加攻擊能力。必需要承認中國長期的努力已經獲得一定的成果。

055型更以052D型為基礎,放大艦體到突破萬噸,可以配備更多的防空飛彈與長劍-10型巡弋飛彈,大幅增加攻擊能力。圖為055級導彈驅逐艦南昌號。

很難長久維繫龐大的造艦產業

不過在短時間內大規模造艦,雖然可以瞬間增加海軍實力,宣揚國力,卻也有很多的缺點。最顯示易見的問題,就是這些幾乎在同一時間興建的艦艇,會在同一個時間需要替換,而且在短期內必需支出大筆的造艦費用,產生極大負擔。另一個方面,大規模造艦必需僱用大批的造船工人,但這樣的造艦規模不可能長期持續下去,因此除非有周詳妥善的計畫,可以讓這些造船工人接下來轉移去建造民用船舶,否則也容易造成大批失業潮。中國在跟美國爆發貿易戰後,國內經濟快速下滑,已經影響到中國政府的財政能力,雖然官方媒體宣稱不會影響到航空母艦的發展,但言下之意是航空母艦之外的計畫將會受影響。同時經濟下滑也代表著民用船舶市場的萎縮,難以消化這批造船工人,中國若想維持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造艦產業,可能有一定的難度。

一般國家即使有大規模造艦的能力,也會採取比較細水長流式的造艦計畫,很重要的一個關鍵原因,就是要維持造艦能量。民選政府會傾向讓造艦計畫能有助於維持長久的工作機會,同時在國會的監督下,也會避免突然出現非常龐大的造艦費用,排擠到其它的醫療、教育、社會福利支出。拉長造艦期程的好處,還包括可以累積前面下水艦艇的操作經驗,修改錯誤,讓後來才開工興建的同級艦艇不會有類似的問題。很多時候在後期才開工興建的同級艦艇,也可獲得更新、戰力更強的新武器系統,前面先下水服役的艦艇,則在歲修保養時再一併升級。正常國家常在長遠的規劃下,依序輪流興建大型的驅逐艦與補給艦、中型的巡防艦或登陸艦、小型的巡邏艦、掃雷艇、飛彈快艇,甚至海岸巡防單位的艦艇,以達成維持造艦能量的目標。

075型兩棲攻擊艦1號艦下水出塢。(圖片摘自網路)

回過頭來看台灣的問題,一方面在於國軍的規模較小,不太可能不斷造艦,另一方面則是台灣上一次興建成功級飛彈巡防艦時,當時現役的陽字級驅逐艦都是二戰結束前後下水的老邁艦艇,已經急需汰換,所以在短時間內建造成功級巡防艦與外購康定級巡防艦來取代。但接下來希望發展的第二階段造艦計畫,以成功級巡防艦基礎,發展田單級小神盾艦的方案,又因為預算排擠等因素而取消。導致海軍的主力艦艇多年未補充新血,在中國近來大規模造艦的威脅下,讓海軍發展新一代巡防艦的壓力極大。國軍過去一直有三軍輪流進行重大軍購的傾向,這也是國防資源有限下,不得不為的結果,再加上外購武器的困難處境,都讓台灣無法保有持續造艦的能量。在政府近年來推動國艦國造的努力下,或許可以參考國外的例子,以改善目前的情況。

瘋狂造艦已引發印太地區軍備競賽

以鄰國日本為例,水面艦艇全部為國造,這對日本而言已不成問題,但為了保有更困難的潛艦造艦能力,日本長期以下水一艘,退役一艘的方式,來控制現役潛艦的數量,又維持著潛艦的生產線。當然這是個極為昂貴的方式,讓日本海上自衛隊退役的潛艦都服役不到二十年,但也因為日本選擇這麼高昂的方式來維持自己的潛艦造艦能力,更能顯示出這件事的重要性。台灣接下來將要自己建造潛艦與新一代的巡防艦,在規劃造艦期程時,是否應該要考慮如何維持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造艦能力。潛艦產業園區在生產完國造潛艦以後,是否能繼續生產水下無人潛艇?新一代巡防艦生產完畢以後,是否可以接續發展新一代二級艦?資源有限更要聰明規劃。海軍急待新戰力的迫切感可以理解,但建立可長可久的造艦能量,長期來說對海軍的幫助更大。

日本決定採購可垂直起降的F-35B戰機。(湯森路透)

中國選擇以瘋狂造艦的方式,來彰顯國力,但這是兩面刃,短時間內快速提升海軍戰力,也引發美、日等國家的警覺與疑慮。美國已經一改過去的態度,願意協助台灣生產潛艦,日本決定採購可垂直起降的F-35B戰機,並修改出雲級直升機護衛艦,打造真正的航空母艦,南韓也打算再興建更大型的兩棲突擊艦,未來也有可能進一步發展成航空母艦。這些發展在某種程度上,都可以視為是在回應中國的擴軍。換句話說,中國的大規模造艦,已引起了印太地區的軍備競賽,這對中國而言,是否是個對的方向,恐怕有待歷史的評價。畢竟前蘇聯會瓦解,過度投資軍武導致經濟凋敝,是關鍵原因之一。而美國帶頭的圍堵與反制,也促使中國一帶一路的戰略開始碰壁,斯里蘭卡政府試圖收回租借給中國的港口,就是一個警訊,值得中國政府三思。

※作者為軍事研究者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