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永添專欄:台灣如何面對中國的無人機攻擊

紀永添
上報

日前沙烏地阿拉伯的兩處煉油設施遭到無人機與巡弋飛彈攻擊,導致該國的石油產能銳減一半,損失極為慘重。雖然美國與沙烏地阿拉伯都說,各項證據指向是伊朗在幕後策動這起攻擊事件,但伊朗已否認牽涉其中。而更令人感覺無比訝異的是,用來保護這些重要設施的愛國者飛彈,竟然沒有成功攔截到這些無人機與巡弋飛彈,也讓外界開始質疑精密又昂貴的愛國者飛彈系統是否毫無用處。而綜合目前可以得知的情況與專家們的研判,愛國者防空飛彈系統之所以沒有發現這些威脅,在於無人機與巡弋飛彈是以超低空、極慢速飛行。特別是開路的那十架無人機,其速度可能慢到連防空雷達都無法察覺,飛行高度也緊貼於地面,最後利用這種方式滲透成功,完成了攻擊任務,而這也讓我們首次見識到無人機時代的另一種可能攻擊模式。

無人機攻擊已成戰場新優勢

在無人機時代來臨之前,各國防空飛彈的發展方向都是朝攔截更快、更高的目標而努力,愛國者飛彈也不例外。隨著科技的進步,愛國者飛彈不止能攔截飛的更高的戰機,也能應付飛的更快的超音速飛彈,最後甚至還發展出攔截彈道飛彈的能力。彈道飛彈在彈道的末端,會以高空高速的方式朝地面目標俯衝,愛國者飛彈要攔截這樣的攻擊目標,所強調的就是偵測範圍更高又更遠的電子掃描相位陣列雷達,機動性更強且速度更快的防空飛彈,更靈敏的反應速度。這幾十年來防空飛彈的發展如果說是「以快制快」,雖不中亦不遠矣。但無人機卻剛好反其道而行,其速度可以非常的慢,也由於速度慢,就可以進行超低空飛行,甚至多軸無人機或旋翼式無人機還能在空中懸停,這種飛的慢又飛的低的特性,在今日已成為戰場上的新優勢。

因為飛行器一旦飛的夠低,防空雷達就很容易受地型或人造建物干擾,而不易識別目標,過去的戰機會進行超低空飛行,以躲避敵方的防空飛彈系統,也是一樣的道理。但是戰機的速度還是很快,已超過飛行員可以操控的範圍,必需依靠儀器協助進行超低空飛行。如美軍很有名的藍盾莢艙(LANTIRN),其最重要的一個功用,就是可以依靠AN/AAQ-13導航莢艙進行全自動超低空飛行。再加上還有地球曲率的因素,因此防空飛彈系統對超低空飛行器的有效攔截距離,會大幅度縮小,這會讓整個防空網出現漏洞。超低空飛行的戰機就是利用這些漏洞滲透整個防空網,攻擊敵方的防空系統,這是非常典型的戰術。而無人機的飛行高度可以比戰機更低,防空飛彈系統在面對無人機時,有效攔截距離會更小,而讓整個防空網的漏洞變的更大。

一架F-14D攜帶著LANTIRN吊艙。(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但無人機並不是無敵的,相反的在低空慢速飛行的無人機其實很脆弱,多數的短程防空飛彈都可以輕易擊落這些無人機,甚至是最簡易的防空機炮都有很好的防禦效果。問題在於沙烏地阿拉伯過去沒有想到會面臨這樣的攻擊,因此防空系統並沒有這樣的配置。而且沙烏地阿拉伯並不是特例,因為絕大多數國家的短程防空飛彈系統或防空機炮,都負責野戰防空或重要設施防護,而與主要的飛彈防空網分屬於不同單位,未能起到填補防空網空隙的功能,台灣也不例外。特別是使用美製愛國者飛彈做為防空網主力的國家,最常見到這種情況。這也讓俄羅斯見縫插針,積極向沙烏地阿拉伯推銷S-400防空飛彈,並強調可與鎧甲-S1防空系統配合,以填補這樣的防空漏洞,而鎧甲-S1就是一款結合了短程防空飛彈與機炮的自走型低空防禦武器。

鎧甲-S1 on 8x8 輪式卡瑪茲-6560 運輸-起豎-發射-雷達綜合戰鬥車。(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快的越快、慢的越慢的空中攻擊

當然,俄羅斯人是在商言商,鎧甲-S1防空系統在之前敘利亞戰事中的表現也曾受到很多質疑。不過這其實凸顯了一件事,那就是未來的防空網,不能只要求攔截更高、更快的目標,也要開始考慮極慢速低空無人機的可能威脅。而或許應該這麼說,在超高音速(hypersonic)飛彈與無人機已成為未來最具威脅性的攻擊武器後,快的越來越快,而慢的越來越慢,讓傳統的防空飛彈系統已經無法全面防禦來自空中的威脅。使用彈道飛彈當載具的超高音速飛彈,其彈頭會從接近太空邊緣的超高空俯衝而下,速度超過五倍音速以上,傳統的防空飛彈系統目前仍然沒有辦法攔截,而無人機緊貼地面緩慢飛行,也讓防空飛彈系統難以在一定距離外有效反制,雖然各國都已開始研究反制超高音速飛彈與無人機的系統,但都尚未達到成熟運用的階段。

目前最被寄予厚望的是高能雷射系統,因為雷射的光速遠比超高音速飛彈的速度更快,能有效攔截超高音速武器,同時雷射武器的反應速度也比傳統防空飛彈的發射速度更快,更能應付低空無人機的蜂群攻擊。而最重要的是,雷射武器的單次發射成本,遠比目前的防空飛彈要低很多。今日一枚防空飛彈的造價動輒上百萬美金,用來攔截造價更貴的先進戰機當然划算,但是對付便宜的無人機,則明顯太過浪費,甚至連造價較便宜的短程防空飛彈,可能都比無人機還要貴。因此在計算成本與反應速度下,高能雷射或微波武器,就成為了最佳的選擇。不過這種先進武器,牽扯到極複雜的技術,美國國防部評估還要數年時間才能真正成軍服役,而且雷射系統的造價昂貴,因此目前要反制慢速低空無人機的攻擊,最便宜的武器恐怕還是高射炮。

中國全力耕耘無人機領域

台灣因為長期受到中國的武力威脅,因此早就建構了世界上數一數二嚴密的飛彈防空網,包含美製的愛國者飛彈、國造的天弓飛彈、較舊型的鷹式飛彈等各種防空飛彈,除了可以應付戰機的攻擊,也有局部攔截彈道飛彈的能力。但現在的問題是,台灣的飛彈防空網未來是否能有效防範中國的無人機攻擊?中國在近期的建政七十周年國慶大閱兵時,才剛剛公開了兩款最新型的無人機,其中一款是被稱為「無偵-8(WZ-8)」的超音速無人偵察機,可能採用火箭引擎為動力,將可由轟-6轟炸機掛載,於空中發射,一般認為可大幅提升中國對東海、南海地區的監偵能力。另一款被稱為「攻擊-11」的無人機,又稱為「利劍」,採用匿蹤外型的設計,據推測應該可以在航空母艦上起降,並具備一定的攻擊能力,未來的威脅性絕對不容台灣小覷。

「無偵-8」超音速無人偵察機。(圖片翻攝環球網)

而且除了這兩款新曝光的無人機以外,中國過去也已發展過很多的無人機,包括已經外銷多國的彩虹無人機與翼龍無人機兩大系列。彩虹無人機從彩虹-3型開始成熟,彩虹-4型已具備一定的攻擊能力,外銷的國家就包括了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拉克。未來的彩虹-5型將擁有更大的機體,合理推測滯空能力與武器酬載也將會進一步提升。而翼龍系列目前有1型與2型,類似美國的MQ-1與MQ-9,也已成功外銷到數個國家。綜合來看,中國全力耕耘無人機的領域已頗有成果,試圖以這種新型武器,發展不對稱戰力的企圖昭然若揭。因此可以想見的是,中國未來一定會利用無人機來強化他們在台海戰爭中的優勢,甚至在平日就會利用無人機來進行文攻武嚇、製造事端、或試探台灣的防禦反應速度,而這也是未來台灣防空能力的重大挑戰。

美國的MQ-9無人機。(圖片摘自維基百科)

台灣可能面臨蜂群式的自殺攻擊

中國的無人機除了可能從台灣海峽對面的機場起飛執行任務外,中小型的無人機也很有可能會從水面艦艇上發射,而讓台灣更防不勝防。如中國的075型兩棲突擊艦首艘已經下水,未來將會陸續服役,這款擁有全通式飛行甲板的兩棲攻擊艦除了可以搭載武裝攻擊直升機與運輸直升機外,更有可能成為解放軍中小型無人機的移動起降基地。這些中小型無人機除了擔任偵察任務,也可以用來消耗台灣的防空飛彈,或模仿此次伊朗攻擊沙烏地阿拉伯煉油廠的方式,以超低空慢速飛行來進行滲透,突襲台灣位於海岸線附近的空軍基地、防空飛彈陣地或重要基礎設施等。台灣目前的防空網,可能很難有效攔截這樣的攻擊,而雖然台灣重要的空軍基地或軍用設施,都有部署短程防空飛彈或防空快炮,但否能反制無人機的攻擊,其實頗令人存疑。

而或許應該這麼說,目前台灣的短程防空系統,如復仇者系統、捷羚系統、天兵系統,並不足以塡補防空網在面臨超低空慢速無人機滲透時所出現的空隙。一來部份野戰防空系統隸屬於陸軍,二來在數量上也沒有辦法機動填補可能出現的空防漏洞,特別是除了負責機場防衛的天兵系統與部份防炮營擁有高射炮外,目前台灣的地面部隊是沒有防空火炮的。原因在於飛彈化時代來臨後,高射炮的實用性常常受到懷疑,台灣陸軍在加強野戰防空能力的計畫上,就選擇購買中科院自製的陸射版劍二飛彈,與美製的肩射型刺針飛彈。這樣的決策不能算錯,畢竟中國武裝直升機與戰鬥攻擊機的威脅也越來越大,但是不能忽視的是,飛的更慢更低的無人機,也將成為新威脅,而且在中小型無人機造價低廉的情況下,台灣可能要面臨蜂群式的自殺攻擊。

陸射型天劍二防空飛彈發射車。(中科院提供)

在短期內,反制超高音速飛彈與無人機的技術還不會成熟,台灣需要以別的方式來反制這些幾年後就要一一面對的新威脅,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煉油廠遭到無人機攻擊之後,國軍有必要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嚴肅的問題。俄羅斯向沙烏地阿拉伯推銷鎧甲S-1防空系統,雖然不是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但也顯示出未來陸軍的野戰防空系統,可能肩負的任務將不僅只是保護地面部隊的安全,還會包括填補防空網漏洞、保護重要經濟設施、以更便宜的方式來反制敵方無人機的滲透或蜂群式攻擊。國軍在積極發展雲豹輪型裝甲車的各車系時,並未規劃防空構型,陸軍在決定購買陸射版劍二防空飛彈時,否決了中科院的「炮、彈合一」設計。這些決策分開來看都有其道理,但若合在一起考慮,並審視未來台灣所可能面臨的新威脅時,就值得三思了。

※作者為軍事研究者

更多上報內容:

紀永添專欄:美國駐軍台灣是個不划算的計畫  

紀永添專欄:台灣百萬後備大軍的迷思

紀永添專欄:台灣陸軍的最大問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