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還原歷史 黑貓中隊出任務「等於做人體實驗」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以冷戰時期為背景的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耗費導演楊佈新6年的時間,從美國CIA解密檔案中尋找蛛絲馬跡,再穿越三大洲逐一還原史實。他戲稱這是一個中年大叔的熱血計畫,影片順利完成後他反而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接下來可能去開Uber賺錢。」

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圍繞著中華民國空軍最神祕的一段史實,駕駛U─2偵查機,從桃園或泰國的軍事基地啟航,前往中國大陸拍攝偵查空照圖。這項計畫起源於台美的軍事情報合作與交換,卻也因為中國大陸與美國的關係逐漸正常化而喊停,整個「黑貓中隊」遭到裁撤,國防部也把相關紀錄悉數銷燬。其中2位成員葉常棣與張立義,在任務中遭共軍擊落被俘近20年,直到1990年9月才得以返台,大眾才知道原來曾有「黑貓中隊」的存在。楊佈新則是從日後的CIA檔案解密,慢慢找到當年的相關紀錄。

楊佈新回憶6年前第一次找到「黑貓中隊」的成員,希望可以還原史實,而受訪的飛官表示「不要神話我們」,雖然談論的是他們個人最輝煌的歲月,誰也不希望被過度吹捧。楊佈新也提到因為拍攝「黑貓中隊」引發了一些討論,例如「跟黑蝙蝠中隊比,誰才是英雄」,他認為這個問題留給觀眾決定,拍攝的動機也不是要討論誰是英雄,或者為何讓兩位被俘的成員關在對岸那麼久,而把焦點放在「給未來的台灣一個夢想」。

記者會上兩位當年參與「黑貓中隊」的飛官也現身說法,邱松州說全隊隊員有一半會不見,但不見得是因為出任務犧牲,「很多不是出生入死」。U─2偵查機還沒有設計完備,飛行員就得上去飛,等於做人體實驗,「我們同期同學摔飛機,也沒有新聞報導。」另外一位飛官蔡盛雄則說,他加入時恰好處於中國大陸與美國的關係逐漸正常化,因此「黑貓中隊」就被打壓,經常只有待命,這個經驗讓他有所感悟,「永遠不要相信別人會幫你忙。」

在五十多年前要駕駛U─2偵查機,並非像電影戲劇演的那樣輕鬆容易,因為當時很多科技都不完備,飛行員要穿上類似太空衣的壓力衣,才有辦法在高空中飛行。蔡盛雄說偵查機不是戰鬥機、轟炸機,不會配備武器,「武器就是兩打鉛筆。」因為穿上壓力衣後,動作變得很笨重,就連拿筆寫字都會因手滑而握不住,又無法彎腰去撿,所以只好再拿一支筆,因此飛行時要準備很多鉛筆備用。

導演楊佈新說拍攝紀錄片過程中,帶領現存的「黑貓中隊」成員回到當年起飛的0523跑道,頗有「西出陽關無故人」的感慨。雖然基地早就廢除,但起飛跑道還在,他希望紀錄片的誕生,可以讓「黑貓中隊」不只有對岸的官方說法,也能有台灣的觀點。

更多鏡週刊報導
比《太陽的後裔》更帥 黑貓中隊紀錄片揭飛官光榮歷史

新歌獻給追夢者 王若琳自曝2年前「為工作放棄真命天子」

相關新聞影音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