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現場:又一次天塌下來的紐約

李濠仲
上報

數天前,繁忙的紐約仍是車水馬龍、人聲鼎沸。身為「世界門戶」,意謂當時已然全球大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極可能從世界各地傳入,但多數人對即將而來的病毒風暴卻未有警覺。很長一段時間,紐約人因為「前期檢測試劑盒不足、測試效率過低」,進而對確診人數產生嚴重偏差錯覺;但當時不少公衛專家根據各國現況,早已點明平靜出奇的紐約非常不對勁。

果然,自二月底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緊急授權美國各州自製檢測試劑,3月2日,一名有伊朗(當時伊朗已有388例確診/實際應該更高)旅遊史的女性於紐約確診,後續就一發不可收拾。事實上,自此之後急速竄升的疫情,僅是快速回填過去一個月多來紐約人遭社區感染的實況,於此之前,病毒早是如入無人之境地快速傳播。僅僅三周,紐約州確診已達1.6萬例,超過全美確診半數。

就算檢測試劑稍微跟上腳步,同時擴大接受病毒檢測的人群標準,反映紐約的基本受創,終讓原本無關痛癢的民眾一夕驚醒,紛紛採取避疫行動,但雪上加霜的是,縱然美國醫療水準發達,瞬間湧入的肺炎患者,卻嚴重暴露此地醫療資源短缺的困境(多有劍指川普上任後大行刪減醫療預算)。以擁有4000張病床、500台呼吸器的紐約市立醫院來說,完全不足以支應「義大利等級」的感染規模,偏偏情勢正朝那個方向發展,有紐約醫生更以「天塌下來了」(The Sky Is Falling)形容眼前慘狀。紐約醫護人員還警告,病毒漫溢若再控制不住,紐約醫療設備最多再撐十天。

數天前,繁忙的紐約仍是車水馬龍、人聲鼎沸,而今一夕驟變。(攝影:李濠仲)

病毒感染讓全城措手不及,終使紐約州州長古莫(Andrew Cuomo)原欲採取循序漸進的防疫措施,不得不即刻改弦更張,從一定程度關閉商業活動,到以行政命令要求全州半數勞動人力居家工作,隔天再將居家工作人數提升到75%,再隔天就是百分之百,全州幾乎已進入「暫停模式」。所有非必要工作者全都不准出門,民眾外出連剪頭髮都不行,僅准予採買日常民生所需或是必要的就醫看診,甚而禁止公園群聚運動,例如打籃球、踢足球,只可從事不會和人近距離接觸的慢跑或遛狗等,嚴格勸諫人與人之間保持180公分以上的距離,夜間八時社區自主宵禁,收音機廣播全天候發布「STAY-AT-HOME」的訊息,原本日夜轉動不停的紐約核心曼哈頓區於是出現罕見的冷清。從而美國各州都發布了相同的居家禁令,3月23日周一上班日,全美至少有8000萬人行動受此限制。

於此之際,雖然絕大多數人仍處於健康未受感染狀態,但官方的研判讓任何人都沒有放鬆餘地,因為估計很可能會有40%到80%的紐約州州民遭到感染。這也造成近期稍有身體不適的紐約人多少會忐忑不安,其中未必是直接對「死亡」心生恐懼,而是這起病毒傳染力極強,儘管居家庇護措施減少了病毒傳播機會,但如果先前就已帶原,亦有很大的機會會傳染給家中其他親人,接續必然的隔離操作,將又大幅增添同屋簷下一家人日常生活的難度。

紐約多數商家已暫停營業,所有餐飲業也僅保留外帶和外送服務。(攝影:李濠仲)

尤其為避免醫療系統過度受到壓迫,接受新冠病毒檢測尚有嚴格標準,不是每個疑似患者都可接受檢查,最讓人不安的,就是很多人會在不知情,或輕症狀態下,繼續傳播病毒,家中有老人或小孩,則更讓人提心吊膽。又就算不是罹患這起無藥可救的肺炎,紐約目前依舊流感未退,加上即將而來的花粉症熱季,又或者日常百態下多有不同身體病痛,這段時間絕大多數人再不舒服也都是忍耐著「以拖待變」,或者拿出先行儲備的居家藥品自行應急。

此外,紐約物資充裕,前一波超商搶購潮之後,貨源很快就又補齊,問題在就算每戶人家一次可以囤積十天半月的物資,之後仍有出門補貨的必要,疫情繼續延燒,每趟出門還是有一定風險。多數店家都先暫時歇業,仍提供餐食的商店,已全數改行外賣和外送,不僅如此,現在就連出門搭公車,也都規定乘客一律要從後門上車,避免和司機近距離接觸,因為一旦其受到感染,恐將導致極受倚賴的紐約大眾運輸作業,尤其對需要以此行動的社會弱勢會是嚴重打擊(已有地鐵員工感染造成一線停駛)。

再者,先一步停課受影響的紐約百萬學生,在漫長沉悶的居家庇護下,3月23日起校方的線上教學系統終於陸續啟動,而這都還是家中網路設備資源充足的家庭才得以享有的些許教育彌補。即使權宜變通的線上教育上路,也還有長期「封閉社交」下的兒童心理層面問題有待面對。

病毒肆虐,尚不得藥醫,紐約按下「暫停鍵」(New York State on " PAUSE"),對整體經濟嚴重的傷害已不在話下,更不只是個人生活、工作、社交一時的不便而已,那是每個人從食衣住行育樂,從外在行動到內在心理的全面搖撼。你的健康已不只是你自己的健康,你的風險也不只是你一個人的風險,一如紐約州州長古莫形容的,這次疫情就像當年911恐怖攻擊一樣,瞬間帶來了極大的破壞,也令一切突然改變。

居家禁令公布,曼哈頓出現從未有過的冷清,原本兼具通勤和觀光作用的市區纜車現在也少有人搭乘。(攝影:李濠仲)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直播】柯文哲出席北水處 「飲水思源頭—台北好水探秘」影片首映會

【影片】廣告演很大 信義快速上演頭文字D?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