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古典的崑曲與日本舞踊+三味線相遇 臺日共同製作新編《繡襦夢》

記者賴淑禎/台北報導
台灣好新聞報

由國光劇團與橫濱能樂堂合作《繡襦夢》臺日共同製作計畫,結合日本的舞踊、三味線傳統藝能與崑曲,進行跨國界、跨文化的創作,歷經三年籌劃,6月份在日本開啟世界首演之後終於回到台灣,9月8、9日在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舉行台灣地區首演,演出兩場,9月14、15、16日於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演出四場。

這項演出包括傳統崑曲、傳統舞踊、新編《繡襦夢》的三段式表演,讓觀眾可以更深刻體會崑曲與舞踊各自的藝術內涵與跨界結合的高難度。首先傳統崑曲《繡襦記‧打子》由國光當家老生唐文華與京崑小生溫宇航演出;第二段傳統舞踊《汐汲》由藤間惠都子、水木佑歌主演;第三段演出為新編《繡襦夢》,溫宇航與旦角劉珈后主演。

由國光劇團與橫濱能樂堂合作《繡襦夢》,是臺日歷經三年的共同製作,結合雙方的文化及表演藝術。(圖/記者賴淑禎攝)

國光劇團張育華團長表示:這項演出緣起於橫濱能樂堂館長中村雅之三年前來台尋找合作對象,經由台灣文化部與駐日臺灣文化中心的媒合,確定與國光劇團合作。中村館長指出:日本近幾年吹起一股「台灣旋風」,台灣是日本2018年「跨年連假最想去旅行的國家排行榜」第一名。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台灣鉅額捐款感動日本,至今仍傳為佳話。日本人視台灣為「距離與心意」都極為貼近的國家,因此中村有心藉由此項合作讓台日雙方都更認識彼此的傳統文化。

這項演出選擇以崑曲與日本的傳統藝能舞踊、三味線合作,題材則是與能劇故事《松風》相呼應的中國古典故事「鄭元和與李亞仙」,由國光藝術總監王安祈與林家正共同編劇。王安祈表示:新編《繡襦記》翻轉傳統的大團圓節局,依循能劇「夢幻能」的敘事方式和思想情感,讓男主角鄭元和在垂暮之年回顧一生,對自己的生命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旦角飾演的「繡襦」是鄭元和思念的愛侶李亞仙親手織成,因為情感浸潤而有了生命,成為男主角回憶與想像的媒介,雖然結局仍是分離,但心靈得到些許安頓。

在這項合作擔任戲劇顧問的台北藝術大學林于竝教授說:崑曲與能劇各自擁有六百年的歷史,也各自擁有嚴謹的表演內涵,促成二者合作是非常高難度的挑戰。雙方從題材到合作模式都經過長久的溝通磨合,最終決定以崑劇的表演作為基礎條件,拆解歌舞伎的樂器(音樂)元素、在能劇的舞台空間下,創作一齣新的舞台作品。邀請三味線名家常磐津文字兵衛作曲,融入長唄的吟唱師及三味線操琴師,由中村雅之館長填寫三味線唱詞,挑戰全新的表演形式。主演溫宇航也特別向日本舞踊藝術家學習舞踊,並將舞踊持扇身段化用到舞台表演中。

《繡襦夢》以崑劇的表演作為基礎條件,拆解歌舞伎的樂器(音樂)元素、在能劇的舞台空間下,創作一齣新的舞台作品。(圖/記者賴淑禎攝)

這項合作六月份在日本橫濱、新潟、愛知三地的能樂堂演出,回到台灣,將先後登上臺中國家歌劇院與臺灣戲曲中心的現代劇場舞台,鬼才導演王嘉明表示,一組團隊花了兩三年的時間,只為了短短60分鐘的瞬間。他巧妙比喻:面對這樣一個時空工程,林于竝老師是工程顧問,編劇安祈老師和林家正完成設計草圖,導演像是把圖立起來的結構設計,音樂統籌柯智豪和常磐津文字兵衛是技術工程師,主演溫宇航和劉珈后是工頭與工班,服裝設計矢內原充志、髮妝設計張美芳、操偶石佩玉等進行室內裝潢,而《繡襦夢》從日本能樂堂搬回台灣的鏡框式舞台,舞台設計高豪杰像是進行都市更新重建生活。

國光團長張育華坦言,雙方這次的合作從劇本完成到音樂、服裝乃至排練等各個環節,都存在著許多藝術理念的衝突與拉鋸,所幸雙方也都付出極大的誠意與耐心,以謙卑的態度進行深度磨合;對內堅持傳統,對外追求探索,國光經由這次強烈的文化差異與碰撞,開拓未來藝術創造的新方向,也讓國光品牌更進一步的向上提升。日本表演藝術評論家大岡淳表示:這齣戲「嘗試了日本傳統音樂與台灣戲曲音樂的融合,實現了崑曲與夢幻能的交融。」

更多新聞推薦

落實轉型正義 促轉會:明年5月前完成撤銷威權時期有罪判決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