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特朗普的政治遺產

David Sloan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經過四年的跌宕起伏,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任期將於1月20日結束,而他的政治遺產將被研究數十年。自從他入主白宮以來,他的政府一直備受爭議,醜聞不斷。他處理新冠疫情的方式、在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暴力襲擊事件中的角色以及隨後的二度彈劾都將給他的這個總統任期蒙上陰影。

看待特朗普的政治遺產,有兩大截然不同的視角:保守派、富裕的商業階層和宗教右派可能會把他尊為當代最偉大的總統之一。但大多數美國人對他不屑一顧。皮尤研究機構(Pew Research)的一項民意調查就證明了這一點,該調查發現他離任時的支持率只有29%,是他擔任總統以來最差的一次。不過,他的支持者和盟友還是稱贊他撼動了建制派,並迅速落實了2016年的一些競選承諾。

重塑司法機構

特朗普對聯邦法院系統的影響無疑將是他最持久的政治遺產,無論好壞都將影響幾代人。他任命了三名可在最高法院終身任職的大法官,鞏固了高等法院的保守傾向,這可能會影響到社會的各方各面,包括性少數群體LGBTQ+面臨的問題、生育權利、醫療保健、移民和勞工政策等。特朗普還任命了200多名聯邦法院的法官,這些法官在自己的任期中可能會做出有利於共和黨和保守派的裁決。

“他(特朗普)提名了這些法官,這是他與基督教右派和共和黨精英們達成的協議”,喬治華盛頓大學副教授、全球政治管理中心研究主任康菲爾德(Michael Cornfield)如是說。根據2019年的一份報告,每四名巡回法院法官中就有一名是由特朗普任命的,他毫無懸念地選擇了頑固的保守派,這是他向支持者做出的競選承諾。

減稅政策

特朗普在上任第一年結束時簽署了一項法案,將美國企業稅率從35%大幅永久削減到21%。個人的稅率也有所降低,不過只是暫時的,而且幅度較小。

特朗普的減稅政策對最富有的美國人和大公司而言是一個福音,許多大公司將多余的錢用於股票回購和高管獎金,而不是給員工漲工資。

減稅政策最終殃及納稅人。無黨派的國會預算辦公室估計,減稅將使國家的赤字在10年內增加1.9萬億美元。特朗普的批評者擔心,在保守派著眼於削減社會安全網項目以平衡預算之際,最低收入者和最弱勢群體可能會付出代價。

重新談判貿易協議

特朗普上台的部分原因是,他承諾廢除和重新談判美國與其他國家之間的舊貿易協議。他確實做到了,盡管有時很混亂,他引發了與中國的貿易戰,並給本國國內企業帶來了不確定性。但他成功地終結了一個可以追溯到克林頓時期的重要貿易協定——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特朗普新簽署的美墨加協定(USMCA)取代了之前的舊協議,甚至連其批評者都承認新協議更好。

他曾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是“我們國家最糟糕的貿易協定”。而他簽署的美墨加協定包括更新的勞動保護條款和一些環境和勞動條款。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2019年的時候就此協定表示“當然,毫無疑問,這個貿易協定比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要好得多,但是,就我們在這裡的工作而言,它比政府最初提出的版本也要好得多。”“這是美國工人的勝利——我們為推進這一勝利感到非常自豪。”民主黨人佩洛西被視為特朗普的死敵之一。

美國優先

衡量特朗普政府政績的標准並不總是和他的政策有關,也關乎他如何轉變美國人和世界對華盛頓的看法和關系。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議程不清不楚,但卻成功引起了世界其他國家的注意。在2016年總統競選的早期階段,特朗普對奧巴馬政府的外交和貿易政策嗤之以鼻。早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中,特朗普就稱奧巴馬政府“混沌無能”,並稱“特朗普當選後將把大家再次變成贏家”。從一開始,特朗普就以一種非常規的、不可預測的方式執政。

華盛頓特區兩黨政策中心主席格魯梅(Jason Grumet)分析道:“特朗普總統與很多機構對立。他打破了以往的政府規範。”特朗普將其“不按常理出牌”的作風帶到了世界舞台上,挑戰長期以來的外交規範。2017年,他宣布,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並稱該協定“對美國非常不公平”。他還宣布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並試圖與朝鮮獨裁者金正恩發展外交關系。

推特治國

即使特朗普的推特賬號現在被封,他對如何利用社交媒體進行競選和執政也產生了不可否認的影響。他在社交媒體上建立了自己的政治品牌,並在整個任期內通過社交媒體攻擊政敵、解雇政府官員,並與忠實支持者直接互動。這種執政風格被戲稱為“推特治國”。

“奧巴馬總統使用社交媒體的方式較為傳統,”美國大學傳播學院教授莫利卡(Jason Mollica)向德國之聲介紹。然而,特朗普“顛覆了我們看待社交媒體的方式”。 他的我行我素和雷人雷語使他獲得了一個大多由白人和宗教保守派組成的選民團體的青睞,他們認為自己被所謂的華盛頓精英剝奪了權利。這為共和黨帶來了新的支持者。

“政治上,他得以促成一個人們從未見過的聯盟”,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大學政治學家威爾遜(Laura Merrifield Wilson)告訴德國之聲:“因為他帶來了自己的非主流支持者。”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David Slo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