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水長流維穩 陸防大水漫灌通膨

許昌平/旺報觀點
旺報
人行不隨聯準會起舞。(本報系資料照片)
人行不隨聯準會起舞。(本報系資料照片)

在緊急降息兩碼之後,美國聯準會(Fed)又大動作降息四碼(1個百分點),將基礎利率調低到0%-0.25%,但是大陸卻沒有跟著降息。其中有二個主要理由,一是大陸的商業銀行在利差縮小成本壓力下,不願意再降低貸款報價利率;另外,大陸央行在貨幣政策上仍可能保持著比較保守心態。

利率是資金的價格,大陸的LPR(貸款基礎利率),又名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oan Prime Rate),是商業銀行對其最優質客戶執行的貸款利率,其他貸款利率可在此基礎上加減點產生,基本上是銀行買進資金後,再賣出的價格,如果調降LPR,等於銀行收入減少。

在銀行體系比較市場化的地方,利率是依著供需而決定的,銀行可以從貨幣市場、存款市場獲取資金,而這兩者價格應該差不多,Fed(美國央行)所謂的降利率,也是透過債券市場在公開市場上操作,釋放出資金,增加供給,來引導債券殖利率下降,而不是強制銀行這麼作。

但是大陸利率並不完全市場化,且國民儲蓄習慣還是非常強,存款部份表現出了高度穩定性,銀行和主管機關都偏好存款負債,這部份利率價格有一定僵化性;因此,人行想透過MLF來引導貸款利率下降,銀行這部份資金來源占比不大,賠本生意沒人要作。根據計算,假設5年期LPR下降10個基點,將會使銀行減少利息收入每年減少約100億元人民幣,更何況這次MLF也沒有下降。

當然Fed也承受了來自華府的政治壓力,美國總統川普一再施壓Fed要降息,在降息之後,他更公開表示「這是個好消息,令我非常高興」。相對之下,大陸貨幣政策就「收斂」得多,官員心態也可能比較保守,可能顧及到會「大水漫灌」,引發通膨,或認為疫情已穩定,不急著一次把閘門開得太大,但如果高層拚經濟決心強度夠,相信降息步伐必會加大加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