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考古新發現 見證漢唐風華

記者洪肇君╱綜合報導

旺報【記者洪肇君╱綜合報導】

大陸國家文物局22日召開「考古中國」專案進度報告會,聚焦甘肅、青海、新疆的考古新發現,從吐谷渾的慕容氏墓到新疆有唐朝安西都護府的烽鋪交接木牌,沿絲綢之路的古文物出土,見證漢唐風華。

甘肅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縣的一座墓葬,剛被確認為武周時期(武則天稱帝時)吐谷渾王族成員的喜王慕容智之墓。出土大量的彩繪陶、漆木、石、銅、鐵、金銀器及革製和絲麻織品等遺物220餘件組。

唐與吐谷渾政軍關係

墓裡有「大周故慕容府君墓誌」一方,顯示墓主為「大周雲麾將軍守左玉鈐衛大將軍員外置喜王慕容智」,因病於天授二年三月二日薨,終年42歲。墓誌記載,慕容智為拔勤豆可汗、青海國王慕容諾曷缽第三子。對吐谷渾政權發展史、唐王朝與吐谷渾政治軍事關係,以及絲綢之路民族關係史有重要價值。

青海都蘭縣的荒漠戈壁上,血渭一號大墓,2017年被盜,2018年追回被盜文物646件。聯合考古隊重新發現了墓園、排水設施及墓祠等建築基址,是青藏高原發現結構最完整、布局最清晰的高等級墓葬。又出土文物369件,以綠松石為主,另有金器、鐵刀、水晶珠、織物、皮革、漆器、陶片等,工藝與裝飾圖案帶有西亞薩珊波斯和中亞粟特等民族風格。

填補焉耆鎮防禦體系

青海烏蘭縣希裡溝鎮泉溝一號墓,帶墓道的長方形磚木混合結構多室墓,後室西側木槨外墓底坑壁上有暗格。發掘領隊仝濤表示,「墓葬內設置密封的暗格,在中國乃至全世界的考古史上,都沒有先例。」格內有一長方形木箱,裡頭有一件珍珠冕旒龍鳳獅紋鎏金王冠和一件鑲嵌綠松石四曲扳指金杯。鎏金王冠前後各飾一對翼龍,兩側各飾一立鳳,後側護頸飾雙獅,周身鑲嵌綠松石、藍寶石、玻璃珠等,冠前簷綴以珍珠冕旒。

新疆克亞克庫都克烽燧遺址,清理發掘出土遺物800餘件(組),包含紙文書、木牘633件(組)。副研究員胡新軍說,「紙文書出土時多呈團狀,經初步釋讀,確認克亞克庫都克烽燧遺址為一處遊弈所級機構駐地,孔雀河烽燧群一線的軍事防線,被稱為樓蘭路。」文書為唐武周至開元年間,烽鋪及上級機構間的軍事文書,記錄孔雀河沿線烽燧各級軍事設施名稱,譬如安西都護府等,填補了歷史文獻關於唐代安西四鎮之一焉耆鎮軍鎮防禦體系記載的空白。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