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和外交過度依賴半導體 台灣將自陷風險

·5 分鐘 (閱讀時間)

作爲台灣的經濟後盾與外交利器,台灣半導體產業近來受到經濟學家、企業龍頭與戰略研究團隊的廣泛迴響,但是由於過度依靠王牌產業,台灣⽋缺的出⼝多樣性、資源投入優先排序、務實客觀的長期市場優勢預測等,將讓經濟暴露於⾼度內外部風險之中。

台灣在2021旱災缺⽔危機期間為了持續⽣產晶片,除了⿎勵農⺠暫停產季,甚⾄將原本⽤於農耕灌溉的⽔資源調⾄芯片廠使⽤。今年缺⽔危機讓台灣經濟的弱點浮出檯⾯,但是只要政府⺠間可以達成資源控管、國際合作經營、擴⼤研發規模等措施,不僅能提升半導體產業的總體價值,更能夠消減台灣過度仰賴半導體產業帶來的問題。

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價值

⽬前台積電負責⽣產全球84%的先進晶片總數,不單只是躍升國際龍頭,還象徵著台灣創新的⼀⼤勝利。政策制定者、經濟學家與策略研究員也認為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成功贏得了國際認可與外交籌碼。近幾⽉以來全球晶片短缺,各國紛紛向台灣合作,⽽江懷哲在Global Taiwan Brief 期刊中甚⾄認為全球晶片荒是「台灣難得的外交機遇」,是台灣展現⼯業實⼒的絕佳機會,也符合美、⽇、歐逐漸減少對中國經濟依賴。此外,美國參議院於今年七⽉通過的《美國創新與競爭法》中,寫出與台灣合作的可能⽅案,包括共同實⾏科技⺠主化、投資⾼科技研究發展、建立數位科技貿易聯盟等。

長期倚靠半導體產業的影響

台積電的成功並不是沒有代價。2019年期間,光是台積電就天天⽤掉了⼀成的新⽵⽔資源,在2021年缺⽔危機時也持續⽤⽔。即便台積電也積極實施節⽔措施,農業等其他產業仍然受到不⼩衝擊。⾯對⾃然資源耗盡、當地物價抬升、仰賴單⼀產業時,當地和全國經濟容易受到⼈⼝流失、氣候變遷、市場改變等因素⽽失序。

同時,台灣不會永遠是唯⼀半導體供應商。只要美⽇兩國保持研發進度,半導體產業的市場將會越來越競爭。德國⾺歇爾基⾦會亞洲計畫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表⽰,「美國會尋出適合國內發展的產業鏈,以培養出⾃⼰的⽣產能⼒。」此外,⽬前晶片短缺的確提供台灣不少機會,但未來可能衍⽣的通貨膨脹,加上增設廠房所帶來的成本,恐怕會造成經濟動盪。

單⼀化的經濟模式很難在容易變動的局勢中維持其穩定性。針對全球晶片供給鏈,美臺商業協會會長韓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更是在全球台灣研究中⼼(Global Taiwan Institute)舉辦的論壇中指出,「我們並不是要處理半導體產業的中國勢⼒,⽽是與之脫鉤⼀段時間,這當然會產⽣極⼤後果。」台灣持續受到中國威脅之際,是否能成為長期晶片供應商仍有疑慮。

換⽽⾔之,美⽅⾸要之務並非確保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未來,所以多元化發展才能幫助分散台灣經濟⾯臨的風險。

政府企業如何降低風險

⼀、控管資源分配:政府對於資源使⽤量應設立具體限制,如再⽣⽔使⽤量、⽔資源市場交易限額等。農業⽤⽔量彈性較⼤,比其他產業更適合調度⽀援,但長期犧牲農業以維繫⾼科技產業並非長久之計。實⾏控管機制能確保當地環境平衡、減少其他產業受創以及保障⽔權交易公平性。

⼆、國際合作經營:台積電在今年6⽉耗資120億美元在亞利桑那州設建晶片廠,預計2024年運作⽣產。台灣正因為⾯對種種地緣政治難題與國內資源緊縮,像台積電的海外企業合作對於台灣半導體霸權⾄關重要。允許企業到國外發展不僅能促進資源共享、增加海外台僑⼯作機會、提⾼對台灣技術的依賴性,也能減低對台灣造成的外部衝擊。

三、提供海外台廠租稅誘因:即便台灣商廠⾃然會到全球各地發展,政府提供國內外的企業租稅誘因仍然⼗分關鍵。無論是擴⼤台灣企業在美國設廠的能⼒,或是加強台美企業之合作,均能分散台灣的經濟壓⼒,同時也能減輕美國對中國的經濟依賴。

四、提供國內研究發展之福利措施:為了維持台灣半導體產業的競爭⼒,政府應持續投資研發設計⽽不局限於晶片製造。發起研發計畫不但能留住台灣本⼟⾼科技精英與跨領域⼈才,更可以吸引留學博⼠回國。開發軟體和軟硬體系統整合亦能幫助半導體展業的韌性與轉型。

雖然台灣半導體產業在全球供應鏈中佔有舉⾜輕重的地位,過度仰賴芯片經濟作為政治籌碼恐造成不容⼩覷的危害。台灣政府和企業應採取多元發展以減低⾃然資源不⾜、市場環境改變、⼈⼝和物價變化、地緣政治因素與⼈才外流等風險。台灣應建立資源控管、國際合作經營、擴⼤研發規模等作為對策。

若台灣過度仰賴半導體產業以換取外交籌碼,容易造成經濟相對集中化的風險。為了避免伴隨⽽之的危害,台灣應建立資源控管、國際合作經營、擴⼤研發規模等作為對策。

※本文摘自Global Taiwan Institute 全球台灣研究中⼼/作者為為全球台灣研究中⼼⽅案助理。

更多上報內容:

國慶影片誤植瑞士山脈惹議 外交部致歉並公開招標過程

外交部國慶影片糗爆!玉山竟變阿爾卑斯山 山友:丟臉丟到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