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不怕失業 也不會失業的職涯

█記者許昌平╱文摘
中時電子報

旺報【█記者許昌平╱文摘】

就業終結之後,如何擁抱多職身分、多元所得的工作新浪潮?薪資停滯,企業收傘,工作化整為零,如何才能夠不窮忙、不瞎闖?面對不可逆的工作大勢,不管是否擁有正職,所有的工作者都應該知道:「零工經濟」將帶來什麼衝擊,其中又蘊藏著哪些機會!

天下雜誌出版的《零工經濟來了》一書,作者穆卡伊(Diane Mulcahy)是哈佛大學公共政策碩士。百森學院(Babson College)講師。創造「零工經濟」(Gig Economy)一詞。這堂搶破頭的MBA創新課「創業與零工經濟」,被選為「全美商學院十大創意課程」之一,教你精準布局專業、人脈、財務,不隸屬於任何組織,也能擁有高所得,經營不依賴單一保障、不怕失業也不會失業的職涯!

零工經濟是靠一技之長吃飯的經濟,要在零工經濟時代立足,不是要做更多,而是事事都要更有規劃。本書結合作者的自身經驗,與許多零工經濟工作者實際驗證的做法,在工作組合、人脈網絡、財務安全、時間管理等面向提出具體而務實的架構與規劃工具,破除一般人對離開組織之後沒人脈、高風險的擔憂。

用工作組合 取代全職職位

多樣化意味著要建立工作組合。建立組合最常見的方法,是從一份有酬工作開始。對許多讀者來說,全職工作或者重大合約工作,是工作組合的主力。大部分就業機會都是短期的(在大部分年齡群,工作期間的中位數都低於五年),所有就業都缺乏保障,所以工作會隨著時間改變。增加其他有酬工作,可以在所得上做為緩衝,提升安全感,防止財務走下坡。

但是工作組合裡的工作,不必樣樣都有酬。工作的價值並非完全取決於酬勞。工作組合納入個人專案和義工工作,有助我們探索興趣、學習技能、重燃熱情、實踐某些人生待辦事項,或純綷為了樂趣參與活動。這世界有各式各樣的工作機會,機會是否值得爭取,也有各式各樣的理由。幾乎每種工作,都有助於培養和精進技能、擴大人脈,給我們一個立足點,迎接未來的機會。

我們永遠無法判斷哪些工作、技能或經驗,日後對我們最重要,或是能為完美的機會做好準備。唯有跟著興趣和好奇心走,全力以赴,才是上策。在考量工作組合的內涵時,以下可做為選擇工作的依據。

引你入門的工作

許多人夢想做完全不同於現在所做的事情,但又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成功過渡到新領域。若是這樣,你可以找個能給你機會接觸新領域的工作,與新產業或部門的人見面、互動,並建立關係。

例如,凱薩琳在一家廣告代理商擔任全職工作,但她經常發現自己在腦中描繪完美的生活空間。她真正的志趣是室內設計,不是廣告。她沒有設計業的人脈和經驗,只有無比的決心,於是在一家高檔家具店找了一份週末兼差的工作。這份工作給了她管道,可以開始在當地的室內設計業建立聯絡網。她設法認識同事,許多是人面廣的設計師;她也會和來店為客戶物色家具的設計師打交道。凱薩琳光靠著接觸其他室內設計師、向人請教,就開始學到這一行的基本面:如何向客戶推銷、收多少費用、如何管理專案、如何確定專案範圍,以及常見錯誤。在那家商店工作一段時間後,凱薩琳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位客戶。不到一年,她辭去全職工作,自己開了一家室內設計公司,業務蒸蒸日上。零售業的兼差工作,正是她了解新產業和創業的敲門磚。

實驗性質的工作

工作組合可以讓我們有機會,在低風險下實驗新構想、嘗試新機會。實驗性質的工作可以讓我們測試某個機會,發現不喜歡就捨棄,轉而嘗試別的機會。就像試營運,我們可以利用短暫的工作機會做初步測試,成功時繼續加碼,不成功就喊停,換別的機會。我們藉此以有限的時間、金錢和資源,獲取寶貴的資訊,知道什麼行得通、什麼行不通,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以副業試水溫,吉兒就是一例。吉兒在紐約市從事步調快速的企業法律工作。在同一家公司待了十年之後,她覺得是該異動的時候了,於是考慮從舊企業世界,跳槽到新創企業服務。為了探索創業家的生態,她開始參加創業週末營(Startup Weekend),和一群創業家共事,研擬商業構想,為提案籌募資金。她在聯合辦公空間租了一張短期辦公桌,藉此接觸創業家。她先在幾家新創企業擔任公益法律顧問,以熟悉他們面對的法律問題,並累積解決問題的經驗。

吉兒最後決定回到大企業工作,但是她實驗性質的新創企業工作經驗,擴大了她的商業與法律技能、拓寬她的人脈,也讓她做出更專業的職涯選擇。吉兒的例子顯示,副業不必發展成全職工作才算成功。我們能透過副業得到寶貴的資訊,對於接下來的去向,做出更好的決定。

邊做邊學的工作

我們可以藉由工作組合,讓自己有機會以較低的風險,在工作上依自己的步調學習。舉例來說,我剛成為兼任講師時,是容易緊張又生嫩的演說人。想到參加專業會議,面對一大群同事講話,我就覺得壓力很大。可是在一群學生面前,講授我設計的課程,談論我熟悉的主題,我反而較沒有壓力,也比較有安全感。我利用副業性質的講師工作,以每週的課堂講課練習演說。我實驗各式各樣的演說技巧、找到自己的聲音,並請同事和學生給我建言,等到白天工作的公開演說變多,我已經做了足夠的練習,所以能夠從容鎮定,勝任愉快。講師的副業,給我實地練習公開演說的機會。

你真正想做的工作

我們可以透過工作組合,確保我們持續從事一直想做的事,避免一再拖延人生計畫,也就是先關注「應該」做或符合別人期望的事,卻把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往後延遲.....直到某個可能會來、也可能不會來的那一天。拖延人生計畫本身就是一種風險:我們很可能陷入日後讓我們難以自拔的名利地位,無法分身去做想做的事。

拖延人生計畫也有目標可能變個不停的風險。例如,我們可能向自己保證,一旦財富達成某個數字,就不再做企業律師或投資銀行家,但是五年後,我們完全套牢在那種生活方式中,心目中的目標數字又變高了。我們不斷拉高目標數字,也就永遠無法滿足,無法停下手中的事,轉而去做想做的事。工作組合讓我們可以今天就開始追求真正想做的事,不再過拖延的人生。

你可能還想看